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十二回 Chapter 9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二
大戰青龍 犀牛

孫大聖著風向東地上頃刻青龍洞口雲頭八戒行者:「消停進去看看師父生死如何再好爭持。」沙僧:「如何?」行者:「自有法力。」

大聖咒語:「!」變做火焰蟲兒真個

展翅神通變化不可自有徘徊
石門傍邊穿打探妖魔動靜
一個個盡皆中廳裡面全無消息四下門戶通關不知妖精何處過廳向後啼泣乃是唐僧在後行者暗暗

長安十數登山涉水苦熬
西域佳節金平上元
不識佛像皆因
威武但願英雄大權。」
行者聞言滿心歡喜展開唐僧:「西方景象不同此時正月蟄蟲為何?」行者忍不住叫聲:「師父。」唐僧:「悟空正月螢火原來。」行者本相:「師父不識真假多少路程多少心力一行不是好人下拜燈光盜取酥合香將來吩咐八戒沙僧看守至此不識地名功曹傳報青龍日間方回師弟不曾兩個不便交戰不知師父下落所以變化進來打聽打聽。」唐僧:「八戒沙僧如今在外?」行者:「在外方才妖精睡著開門出去。」唐僧點頭稱謝

行者使解鎖師父往前中廳叫道:「小的緊閉門戶小心火燭怎麼巡邏?」原來小妖征戰一日辛辛苦苦睡著聽見叫喚卻才幾個器械可可師徒兩個小妖一齊喊道:「和尚開鎖那裡?」行者不容分說粗細打死兩個其餘器械中廳:「大王不好不好和尚在家打殺。」聽見起來。」唐僧手軟行者不顧師父一路向前小妖架不住三兩推倒打開徑自出來叫道:「兄弟何在?」八戒沙僧等待:「哥哥如何?」行者變化解放師父驚覺顧不得師父出來講說一遍不題

唐僧捉住依然使執著燈火問道:「怎樣開鎖猴子如何不然。」慌得唐僧戰戰兢兢:「大王爺爺徒弟孫悟空七十二變化火焰蟲兒進來不期大王知覺大王撞見徒弟不知好歹打傷兩個喊叫著火顧不得走出。」呵呵大笑:「驚覺未曾。」小的前後緊緊關閉

沙僧:「閉門師父我們動手。」行者:「打門。」賣弄神通盡力石門粉碎卻又厲聲:「出來。」小妖進去報道:「大王不好不好前門和尚打破。」十分煩惱:「著實無禮。」披掛結束兵器小妖出門此時三更時候半天月明走出便這裡行者抵住八戒大刀沙僧

棍杖妖魔膽氣鋼刀䌋,塵沙次後彩霞釘鈀解數隨身鐵棒英豪降妖人間妖怪藤條一身大刀門扇和尚神通壁廂性命壁廂唐僧劈臉爭勝藤條翻覆豪華
多時不見輸贏大王一聲:「小的上來。」兵刃八戒絆倒在地幾個水牛揪揪沙僧沒了八戒𡅃大王架子一個行者難為脫身當時八戒沙僧唐僧唐僧滿眼垂淚:「可憐毒手悟空何在?」沙僧:「師兄捉住我們。」唐僧:「必然那裡求救我等不知何日。」師徒悽慘不題

行者慈雲寺寺僧接著:「老爺?」行者:「妖精神通廣大弟兄多時小妖八戒沙僧。」眾僧害怕:「爺爺這般騰雲駕霧捉獲不得老師。」行者:「不妨不妨師父自有伽藍揭諦甲等暗中護佑只是妖精本事汝等可好馬匹行李上天求救。」眾僧膽怯:「爺爺上天?」行者:「天宮舊家當年齊天大聖因為蟠桃如今沒奈何唐僧取經將功折罪一路除邪師父汝等不知。」眾僧磕頭禮拜行者唿哨即時不見

大聖西天門外太白金星增長天王四大講話行者慌忙施禮:「大聖那裡?」行者:「唐僧天竺金平慈雲寺元宵酥合香白金五萬年年受用三尊佛像降臨不識好歹不是好人燈光隨風功曹報道青龍大王大王大王上門一陣變化師父知覺八戒沙僧苦戰因此玉帝來歷。」金星呵呵冷笑:「大聖妖怪相持看不出出處?」行者:「認得認得只是大有神通不能。」金星:「那是犀牛天文成真乾淨自己下水洗浴名色天花江海之中開水以此為大王只是見面。」行者連忙唱喏問道:「長庚一一明示明示。」金星:「斗牛乾坤玉帝便見分。」行者拱手稱謝天門

不一通明殿下先見四大天師天師問道:「?」行者:「金平地方元夜妖魔不能特來玉帝求救。」四天行者寶殿啟奏其事玉帝傳旨:「天兵相助?」行者:「西天長庚犀牛可以降伏。」玉帝天師同行斗牛下界

及至二十八宿星辰天師:「聖旨孫大聖下界降妖。」閃過應聲:「孫大聖我等何處降妖?」行者:「原來長庚老兒隱匿不解二十八宿中的何必勞煩旨意?」:「大聖那裡我等奉旨端的去來。」行者:「金平東北青龍犀牛。」:「犀牛不須我們只消宿上山下海。」行者:「不比望月乃是修行得道千年切勿調一時不住費事?」天師:「你們旨意豈可趁早飛行。」那天行者

:「大聖不必遲疑出來我們隨後動手。」行者近前:「。」原來八戒幾個小妖裡邊罵詈報道:「大王和尚在外。!」:「敗陣一日怎麼那裡救兵。」:「甚麼救兵快取披掛小的用心圍繞。」不知死活一個個走出行者喝道:「不怕打的猢猻又來了。」行者猢猻二字咬牙鐵棒調小妖圈子行者壁廂一個個兵刃:「孽畜動手。」自然害怕:「不好不好小的性命。」呼呼呵呵小妖本身原來水牛黃牛滿亂跑本相放下還是蹄子一般東北大聖緊追放鬆東山山頭山澗山谷打死活捉盡皆唐僧八戒沙僧

沙僧認得隨同拜謝:「如何到此?」:「吾等孫大聖玉帝調。」唐僧:「悟空徒弟怎麼不見進來?」:「犀牛吾等向東逃遁孫大聖追趕掃蕩到此特來解放聖僧。」唐僧頓首拜謝朝天八戒攙起:「師父不須只管星官一則玉帝聖旨則是師兄人情掃蕩不知如何降伏我們收拾細軟東西出來掀翻等候師兄。」:「元帥有理捲簾大將保護安歇吾等。」八戒:「正是正是協同必須。」星官即時

八戒沙僧細軟寶貝許多珊瑚瑪瑙珍珠琥珀寶貝美玉在外師父山崖進去起火灰燼卻才唐僧金平慈雲寺正是

」,好處實有
花燈美景
自古原來到底
緊閉須臾懈怠參差
星官駕雲向東妖怪半空中看不見直到西洋大海遠望孫大聖海上吆喝兩個雲頭:「大聖妖怪那裡?」行者:「兩個怎麼會子冒冒失失?」:「我見大聖戰敗妖魔追趕掃蕩救出師父師弟師父付托府城慈雲寺多時不見車駕回轉追尋到此。」行者聞言方才:「如此卻是多累多累妖魔趕到此間下海緊緊岸邊抵擋兩個岸邊去來。」

大聖開水波濤深處妖魔水底生苦近前喊道:「。」妖精抵住星官措手不及正在危難行者叫喊撥轉心裡飛跑原來頭上開明後邊星官孫大聖

西海中有夜叉遠見犀牛分開水勢認得孫大聖水晶宮龍王慌慌張張報道:「大王犀牛齊天大聖趕來。」龍王敖順太子:「快點水兵犀牛精辟孫行者相助。」得令點兵頃刻間黿一齊吶喊騰出水晶宮擋住犀牛犀牛不能前進退大聖攔阻慌得逃生四散奔走龍王圍住孫大聖叫道:「消停消停不要。」上前在地鉤子穿

龍王號令兩個協助星官即時小龍前來按住大口小口叫道:「宿宿孫大聖不要。」頸項

吩咐犀牛水晶宮卻又向前追趕回來宿黿簸箕圍住:「饒命饒命。」走近揪住耳朵叫道:「孫大聖發落去來。」

當即干戈水晶宮報道:「。」行者一個血淋淋在地下一個耳朵在地近前仔細:「不是。」:「不是身子星官。」行者:「既是如此也罷鋸子皮帶犀牛龍王父子。」穿穿:「金平刺史積年然後。」

龍王父子西海犀牛駕雲金平行者祥光半空中叫道:「金平刺史佐貳府城內外軍民乃東大唐西天取經聖僧每年供獻假充犀牛我等元夜師父天神收伏山洞妖魔不得以後再不供獻勞民傷財。」

慈雲寺八戒沙僧唐僧山門聽見行者半空言語即便師父丟下擔子風雲空中行者降妖行者:「剝皮帶來在此。」八戒:「兩個索性官員看看認得我們左右星官下地?」:「近來。」八戒:「幾年和尚。」犀牛彩雲之上縣官城外家家香案天神

時間慈雲寺長老行者:「有勞宿星官救出我等不見得勝不知何方捕獲?」行者:「前日尊師上天查訪太白金星識得妖魔犀牛指示當時玉帝差委直至洞口交戰宿救出尊師宿趕到西洋大海龍王相助所以捕獲到此。」長老讚揚稱謝不已佐貳首領那裡高燒滿焚香朝上禮拜

少頃八戒發起戒刀頭一隨即鋸子孫大聖主張星官上界進貢玉帝聖旨自己帶來向後自己靈山佛祖心中大喜即時拜別大聖彩雲

縣官留住師徒四眾一壁廂告示曉諭軍民不許大戶一壁廂犀牛製造鎧甲官員一壁廂無礙錢糧民間空地降妖唐僧四眾建立碑刻千古以為

師徒索性領受二百四十大戶八戒遂心滿意受用寶物以為不得起身長老吩咐:「悟空餘剩寶物慈雲寺以為那些大戶人家不明只管取經佛祖不便。」行者前件一一處分

次日五更早起八戒自在酒飯:「怎的?」行者喝道:「師父走路。」:「長老正經二百四十大戶三十怎麼?」長老:「胡說早起強嘴悟空金箍棒。」聽見手腳:「師父常時我愛勸解今日怎麼?」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