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十三回 Chapter 9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三
給孤 天竺國朝

斷然留情必定滿
不論成仙成佛安排清淨絕塵飛昇上界
寺僧天明不見了三藏師徒:「不曾不曾不曾求告活菩薩。」正說南關幾個大戶眾僧:「昨晚不曾防禦今夜駕雲。」眾人拜謝滿城官員盡皆大戶人家往生祭獻不題

說唐四眾宿一路半個一日高山唐僧悚懼:「徒弟前面山嶺峻峭小心。」行者:「這邊路上將近佛地斷乎妖邪師父。」唐僧:「徒弟雖然佛地不遠前日寺僧天竺國都二千不知多少。」行者:「師父你好禪師心經忘記。」三藏:「《般若心經隨身衣缽禪師一日一時顛倒?」行者:「師父只是不曾師父。」三藏:「不曾?」行者:「。」自此三藏行者再不旁邊一個八戒一個沙僧說道:「嘴巴一般妖精出身不是那裡禪和子講經那裡說法虛頭架子甚麼曉得』、『』。怎麼聽講。」沙僧:「二哥大哥師父走路曉得那裡曉得講經?」三藏:「悟能悟淨亂說悟空無言語文乃是。」

師徒正說卻倒走過許多路程幾個山岡路旁三藏:「悟空前面

不大也是琉璃碧瓦也是八字隱隱不知幾千百年潺潺流水朝代時分開山山門禪寺』;留題上古遺跡』。」
行者禪寺」,八戒禪寺」。三藏馬上沉思:「『』……『』……莫不是舍衛國?」八戒:「師父師父幾年再不見識今日識得?」三藏說道:「不是舍衛城給孤給孤獨長者太子講經太子:『除非黃金滿布園地。』給孤獨長者聽說黃金布滿園地太子世尊說法莫非就是這個故事?」八戒:「造化若是就是這個故事我們送人。」大家一會三藏馬來

山門山門背包推車坐下他們師徒四眾大家有些害怕讓開三藏生怕惹事不住:「斯文斯文。」這時大家收斂金剛殿後走出威儀不俗真是

滿月菩提樹
飄風芒鞋石頭
三藏問訊還禮:「師從?」三藏:「弟子玄奘東土大唐皇帝西天拜佛路過造次便宿明日。」僧道:「荒山十方常住隨喜長老東土供養幸甚。」三藏隨即同行迴廊方丈相見賓主坐定行者垂手

話說這時寺中聽說到了東土大唐取經僧人寺中不問長住長老一一參見這時長老開齋八戒要緊饅頭素食直下這時方丈知識三藏威儀耍子八戒吃飯沙僧看見八戒說道:「斯文。」八戒著忙起來說道:「斯文斯文空空。」沙僧:「二哥天下多少斯文肚子你我一般。」八戒方才三藏了結左右三藏稱謝

寺僧東土三藏說到古跡答曰:「舍衛國給孤獨園又名祇園給孤獨長者講經金磚之前乃是舍衛國那時給孤獨長者正在舍衛國居住荒山長者因此給孤後邊還有基址近年時雨滂沱金銀造化每每。」三藏:「。」問道:「寶山許多騾馬行商為何在此歇宿?」眾僧:「喚做百腳太平近因天氣循環不知怎的幾個蜈蚣常在傷人不至於其實不敢山下喚做雞鳴雞鳴過去那些客人惟恐不便荒山宿雞鳴便。」三藏:「我們雞鳴。」師徒正說唐僧

此時上弦月三藏行者步月道人報道:「我們老師中華人物。」三藏急轉一個和尚向前作禮:「就是中華師父?」三藏答禮:「不敢。」老僧稱讚不已:「老師高壽?」三藏:「虛度四十五院主?」老僧:「老師痴長花甲。」行者:「今年一百我有多少年紀?」老僧:「師家神清月夜眼花看不出。」一會向後看看三藏:「給孤基址何處?」老僧:「後門就是。──開門。」一塊空地還有碎石三藏合掌

檀那須達多金寶濟貧
千古長者何方?」
緩緩後門臺上忽聞啼哭三藏靜心不知苦痛感觸心酸不覺眾僧:「何處悲切?」老僧眾僧回去煎茶無人方才唐僧行者下拜三藏攙起:「院主為何?」老僧:「弟子年歲百餘通人之間景象老爺師徒弟子一二他人不同悲切這位師家明辨不得。」行者:「且說?」老僧:「舊年今日弟子忽聞一陣風弟子下榻乃是一個美貌端正:『女子此地?』女子:『天竺國王公主因為。』模樣當日眾僧傳道:『妖邪。』僧家慈悲不肯他性每日粗茶粗飯女子聰明眾僧點污作怪尿白日胡話思量父母啼哭進城打探公主全然故此收緊放出老師到了國中施法辨明辨明一則救拔良善昭顯神通。」三藏行者切切

正說兩個和尚安置回去八戒沙僧方丈突突:「明日雞鳴走路此時。」行者:「甚麼?」八戒:「這等甚麼景致?」因此老僧唐僧就寢正是

暖風
點點銀漢明明
雞鳴前邊行商長老喚醒八戒沙僧收拾行者寺僧起來安排點心在後八戒歡喜行李馬匹三藏行者辭謝老僧行者:「悲切。」行者:「城中察理。」行商嚷嚷一同大路寅時雞鳴巳時城垣真是金城天府

虎踞龍蟠形勢
流水環帶福地錦標
旌旗輦路春風
國王有道衣冠五穀豐登
當日旅店師徒進城一個會同三藏:「外面異樣和尚白馬進來。」聽說官差三藏施禮:「貧僧東土唐朝欽差靈山見佛隨身有關大人。」答禮:「衙門使理當請進請進。」三藏喜悅教徒相見看見嘴臉醜陋暗自心驚不知戰兢兢只得三藏驚怕:「大人我等徒弟相貌心地惡人』,何以?」

聞言方才心性問道:「國師唐朝在於何方?」三藏:「南贍部洲中華。」:「幾時?」三藏:「貞觀十三十四萬水千山到此。」:「!」三藏問道:「天年幾何?」:「天竺太祖太宗五百餘年現在爺爺山水花卉皇帝改元二十八。」三藏:「今日貧僧見駕倒換關文不知?」:「正好近因國王公主娘娘二十青春正在十字街頭駙馬今日正當熱鬧之際我國王爺退倒換關文此時好去。」三藏欣然行者

三藏:「好去。」行者:「師父。」八戒:「我去。」沙僧:「二哥嘴臉不見怎的朝門大哥。」三藏:「悟淨悟空還有細膩。」:「除了師父嘴臉差不多。」三藏穿袈裟行者街坊士農工商文人墨客愚夫:「。」三藏行者:「這裡人物衣冠宮室言語談吐大唐一般俗家先母也是姻緣結了夫婦此處風俗。」行者:「我們看看如何?」三藏:「不可不可你我不便嫌疑。」行者:「師父給孤老僧一則真假這般皇帝公主喜報那裡視朝理事去來。」三藏聽說行者那裡卻是

拋下是非
那個天竺國王山水花卉前年后妃公主花園月夜賞玩一個妖邪公主變做一個公主唐僧今年今日到此假借國家唐僧採取元陽

正當午時三藏行者人叢樓下公主拈香祝告天地左右五七玲瓏公主觀看唐僧來得過來親手唐僧頭上唐僧毘盧帽子雙手衣袖之內樓上齊聲喊道:「和尚和尚。」十字街頭那些商人濟濟行者一聲出醜跌跌爬爬不敢相近霎時行者

樓上大小太監唐僧下拜:「貴人貴人賀喜。」三藏還禮眾人回頭埋怨行者:「。」行者:「頭上埋怨怎麼?」三藏:「怎生區處?」行者:「師父放心便朝見八戒沙僧等候若是公主便倒換關文國王:『徒弟吩咐一聲。』那時其間辨別真假。」唐僧無已行者轉身

長老公主玉手擺開儀從回轉朝門黃門:「萬歲公主娘娘一個和尚現在門外。」國王見說退不知公主何如只得公主唐僧金鑾殿正是一對夫妻萬歲千秋殿開言問道:「僧人得中?」唐僧俯伏:「貧僧南贍部洲大唐皇帝西天拜佛關文特來倒換路過十字之下不期公主娘娘貧僧頭上貧僧出家異教貧僧死罪倒換關文打發靈山見佛我國陛下天恩。」國王:「乃東聖僧正是千里姻緣使』。寡人公主二十未婚今日年月俱利所以以求佳偶可可不知公主如何。」公主叩頭:「常言』。誓願在先結了天地神明今日聖僧前世今生豈敢駙馬。」國王欽天監選擇日期一壁廂收拾妝奩曉諭天下

三藏聞言不謝:「。」國王:「和尚不通駙馬為何不在享用念念只要取經推辭錦衣推出。」長老魂不附體只得戰兢兢叩頭啟奏:「陛下天恩貧僧一行四眾還有徒弟在外領納只是不曾吩咐一言到此倒換關文西。」國王:「徒弟何處?」三藏:「會同。」隨即差官聖僧徒弟關文西聖僧在此駙馬長老只得起身侍立

苦行恨惡

六根貪欲本來
清淨管教解脫超然
當時差官會同宣召唐僧徒弟不題

行者樓下唐僧喜喜歡歡八戒沙僧:「哥哥怎麼喜笑師父如何不見?」行者:「師父。」八戒:「地頭不曾見佛取得?」行者:「師父十字之下可可當朝公主打中師父師父太監公主駙馬?」八戒聽說:「早知我去沙僧憊懶之下公主標致停當大家造化耍子何等有趣。」沙僧上前:「嘴巴骨子銀子──自誇要是連夜退遲了晦氣進門?」八戒:「不知還有風味自古:『皮肉粗糙骨格堅強可取。』」行者:「收拾行李師父我們保護。」八戒:「哥哥師父駙馬宮中皇帝女兒交歡不是爬山保護怎的那樣把子年紀豈不被窩?」行者揪住耳朵:「這個不斷胡話?」

吵鬧報道:「聖上差官。」八戒:「端的我們為何?」:「公主娘娘打中駙馬故此差官。」行者:「差官那裡進來。」行者施禮不敢仰視只管暗暗說道:「雷公夜叉?」行者:「為何沉吟?」慌得戰戰兢兢雙手聖旨亂道:「公主有請主公有請。」八戒:「這裡刑具慢慢不要。」行者:「成道收拾朝見師父議事。」正是

迴避恩愛
畢竟不知國王話說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