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十四回 Chapter 9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四
宴樂花園 情慾

孫行者隨著宣召門外黃門即時不下國王問道:「聖僧駙馬高徒何方居住出家經卷?」行者近前殿護駕喝道:「不要立下。」行者:「我們出家人進一步。」隨後八戒沙僧近前長老便起身叫道:「徒弟陛下。」行者師父侍立忍不住一聲:「陛下駙馬如何侍立世間貴人貴人。」國王聽說大驚失色退殿觀瞻只得繡墩唐僧行者

祖居東勝神洲花果山水簾洞天母至人大道復轉仙鄉嘯聚洞天福地下海登山齊天大聖玩賞天仙日日朝朝快樂蟠桃天宮五行山下五百年未嘗茶飯東土西方觀音教令天災大難正在瑜伽悟空行者。」
國王這般慌得龍床將來御手長老:「駙馬也是。」三藏滿口謝恩國王

:「第二高徒?」八戒

先世為人一生混沌高地正在之際忽然真人句話解開三言當時省悟投師二八工夫之前滿飛昇天府玉帝元帥逍遙蟠桃酒醉戲弄嫦娥官銜投胎托生造惡無邊觀音指明善道皈依佛教保護唐僧西天悟能稱為八戒。」
國王膽戰心驚不敢精神耳朵呵呵大笑三藏:「八戒收斂!」方才叉手斯文

:「第三位高徒皈依?」沙和尚合掌

凡夫輪迴雲遊海角浪蕩天涯衣缽隨身心神因此虔誠孩兒姹女滿三千四相天界捲簾大將龍車封號將軍蟠桃失手打破玻璃流沙改頭換面造孽傷生幸喜菩薩遠遊東土皈依等候唐朝佛子西天自新復修大覺悟淨和尚。」
國王見說女兒活佛正在驚喜之間陰陽:「婚期已定本月十二壬子通利婚姻。」國王:「今日何日?」陰陽:「今日初八戊申猿猴進賢。」國王大喜當駕打掃花園閣樓駙馬高徒安歇安排合巹公主匹配國王退不題

三藏師徒花園天色八戒:「一日吃飯。」即將米飯八戒方才住手少頃鋪蓋各自

長老左右無人行者叫道:「悟空猢猻番番倒換關文怎麼我去看看如今這般怎生?」行者:「師父:『先母也是夫婦。』那個給孤長老就此檢視真假皇帝有些晦暗公主何如。」長老:「公主便怎的?」行者:「火眼金睛見面認得真假善惡富貴貧窮辨明。」沙僧八戒:「哥哥近日相面。」行者:「相面孫子。」三藏喝道:「且休調嘴只是如今何以?」行者:「十二必定公主出來參拜父母觀看還是女人駙馬享用國內榮華也罷。」三藏聞言嗔怒:「猢猻卻是悟能我們八分舌頭無禮了當不得。」行者聽說念咒慌得面前:「若是女人拜堂我們一齊大鬧皇宮。」

師徒說話不覺早已正是

沉沉花香珠箔火光鞦韆留影羌笛四方空無杜鵑蝴蝶夢銀漢白雲故鄉正是人情淒涼
八戒:「師父有事明早。」師徒果然安歇

金雞國王殿

宮殿紫氣樂透
旌旗
露珠
舞蹈海晏一統
文武百官:「祿安排十二今日駙馬花園。」吩咐儀制會同祿安排奉陪奏樂春景八戒應聲:「陛下師徒自相今日花園飲宴我們教師駙馬不然這個買賣生意不成。」國王醜陋說話粗俗扭頭嘴巴耳朵有些風氣親事只得依從便:「安排駙馬安排師徒不便。」朝上叫聲:「多謝。」退傳旨后妃公主上頭十二

巳時前後國王唐僧花園內觀好去

雕欄奇葩雕欄翡翠黃鸝幽香滿上衣之上吹簫之間推敲白雪文集珠玉假山曲水牡丹亭薔薇芍藥異香蜀葵爛熳杜鵑花含笑鳳仙花巍巍處處胭脂錦繡東風滿嬌媚光輝
一行君王良久儀制邀請行者國王唐僧各自飲宴歌舞鋪張陳設真是

崢嶸閶闔曙光
春色花草天光
笙歌繚繞玉液
君悅玩賞
此時長老國王敬重只得勉強隨喜四面春夏秋冬翰林名士

春景

一氣大地萬象
桃李爛熳香塵


薰風遲遲
音調
秋景

梧桐珠簾
蘆花


天雨暗淡朔風
自有報道滿
國王唐僧恣意便道:「駙馬必定善於吟哦不吝珠玉如何?」長老忘情明心見性國王不覺一句:「大地。」國王大喜侍衛官:「文房四寶駙馬緩緩。」長老欣然不辭

春景

大地花卉更新
和風海晏


指南白晝光輝
黃鸝
秋景

橙黃松柏
錦繡笙歌


瑞雪氣味
酥酪袖手高歌
國王大喜:「袖手高歌』!」新詩奏樂

行者受用有些長老見長國王八戒發作應聲叫道:「快活自在今日受用一下睡覺。」沙僧:「二哥修養如何睡覺?」八戒:「那裡知道俗語:『挺屍。」

唐僧國王八戒:「越發甚麼去處只管大呼小叫倘或國王傷害性命?」八戒:「沒事沒事我們親家便不好常言:『不斷不斷。』大家耍子怎的?」長老二十禪杖行者長老喊叫:「駙馬爺爺。」起來突突囔囔:「貴人駙馬未成王法。」行者:「胡說胡說。」

他們宿明早依舊宴樂

不覺正值十二祿三部:「奉旨駙馬妝奩鋪設合巹完備葷素五百。」國王駙馬啟奏:「萬歲正宮娘娘有請。」國王退皇后嬪妃引領公主昭陽宮談笑真個花團錦簇富麗妖嬈勝似天堂殿不亞於有喜新詞



欣然結婚恩愛嫦娥皓齒如花重重五彩千金


妖嬈嬌媚毛嬙傾國傾城妝飾釵環豔麗清高一線窈窕


玉女可愛異香馥郁脂粉交加天臺福地國王笑語嬌態笙歌繚繞喧嘩千般人間


蘭麝仙子美人嬪妃宮主雲鬢霓裳嘹喨繽紛當年今朝幸喜
國王后妃引著公主來迎國王喜孜孜昭陽宮坐下后妃朝拜國王:「公主初八聖僧心願衙門完備今日正是佳期合巹不要錯過時辰。」公主走近下拜:「小女萬千一言啟奏傳說聖僧徒弟十分醜惡小女不敢恐懼發放不致禍害。」國王:「孩兒幾乎果然有些醜惡連日花園管待今日殿打發關文。」公主叩頭國王殿傳旨駙馬

原來唐僧指頭日子十二計較:「今日卻是十二如何區處?」行者:「國王識得有些晦氣不為不得公主見面得出真假方才動作只管放心如今一定打發我等應承閃閃緊緊。」

師徒當駕儀制行者:「去來去來必定我們送行師父會合。」八戒:「送行必定黃金白銀我們也好人事回去丈人再會耍子。」沙僧:「二哥亂說大哥主張。」

行李馬匹那些國王行者近前:「汝等關文上來花押交付汝等盤纏靈山見佛取經回來還有駙馬在此懸念。」行者稱謝沙僧取出關文國王黃金白金二十八戒原來財色心重行者朝上:「聒噪聒噪。」便轉身慌得三藏扯住行者牙根:「你們不顧?」行者把手三藏手掌眼色:「這裡我等回來。」長老不信不肯放手看見以為國王駙馬殿長老只得殿

行者朝門各自八戒:「我們當真?」行者言語只管接入行者八戒沙僧:「兩個在此切莫出頭甚麼事情含糊答應說話師父。」

大聖毫毛仙氣:「!」變作本身模樣八戒沙僧同在真身半空變作一個蜜蜂

口甜隨風飄舞顛狂穿搖蕩
辛苦飛來飛去釀成何嘗只好留存名狀
輕輕朝中遠見唐僧國王左邊繡墩愁眉不展焦燥毘盧悄悄叫道:「師父切莫憂慮。」句話只有唐僧聽見凡人知覺唐僧聽見始覺不一:「萬歲合巹排設宮中娘娘公主伺候萬歲貴人。」國王不盡駙馬進宮正是

心動念念
畢竟不知唐僧在內怎生解脫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