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九十五回 Chapter 9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五
玉兔 歸正

唐僧憂愁隨著國王後宮鼓樂異香撲鼻不敢仰視行者暗裡欣然毘盧頂上運神火眼金睛觀看兩班強似錦帳春風真個

娉婷一對對美西施蛾眉微顯笙簧宮商角徵羽抑揚高下妙舞
行者師父不動暗自誇稱:「和尚和尚錦繡足步瓊瑤。」

皇后嬪妃簇擁公主一齊迎接:「萬歲萬萬。」長老戰戰兢兢行者早已知識公主頭頂露出一點妖氛十分兇惡耳朵叫道:「師父公主假的。」長老:「假的如何現相?」行者:「使出法身就此。」長老:「不可不可后退使法力。」

行者一生性急那裡一聲本相趕上揪住公主:「孽畜這裡弄假成真在此這等受用不足師父。」國王后妃跌跌爬爬一個西藏性命便

春風蕩蕩春風蕩蕩園林擺動飄搖牡丹芍藥芙蓉臺基無力塵埃玫瑰春風石榴花瓣在內東西枝條皇宮南北風雨無數
三藏一發手腳戰兢兢國王:「陛下使法力真假。」

妖精掙脫衣裳釵環首飾花園土地取出急轉行者行者隨即使鐵棒劈面兩個吆喝花園內鬥大顯神通駕雲空中

金箍鐵棒有名無人
一個真經到此一個
聖僧要求配合精液
舊年公主變作人身愛惜
大聖妖氛救援活命虛實
行兇鐵棒迎面
嚷嚷兩相雲霧滿天白日
兩個半空滿城百姓心慌長老國王:「娘娘公主假作徒弟方知好歹。」那些妃子膽大衣服釵環皇后:「公主穿丟下身子和尚天上必定妖邪。」此時國王后妃仰視不題

妖精大聖半日不分勝敗行者一聲:「!」半天好似妖邪妖邪手腳清風碧空之上逃走行者咒語鐵棒祥光一直趕來將近西天望見旌旗閃灼行者厲聲叫道:「天門擋住妖精不要。」真個那天天王四大元帥兵器攔阻妖邪不能前進回頭使行者相持

大聖鐵棒仔細一頭一頭模樣叱咤一聲喝道:「孽畜甚麼器械降伏免得打碎。」妖邪:「不知兵器

羊脂玉成形不計
混沌判處
源流凡間本性生來上天
一體金光四相五行瑞氣三元
殿
因為天竺嬋娟
唐僧宿緣
佳偶兇頑
這般器械頭大金箍棒
一下。」
行者聞說呵呵冷笑:「孽畜之內不知手段在此支吾現相降伏性命。」怪道:「認得五百年大鬧天宮理當只是親事父母故此情理不甘。」大聖三字心中大怒鐵棒劈面妖邪來迎西天門前相持

金箍棒那個結婚降世這個唐僧這裡原來國王正經引得妖邪致使如今輸贏鬥嘴英雄鐵棒金光湛湛天門來往十數妖邪
妖精行者十數行者緊密取勝金光敗走大聖隨後大山妖精金光入山寂然不見回國暗害唐僧規模雲頭國內

此時申時國王三藏戰戰兢兢:「聖僧。」那些嬪妃皇后見大雲端下來叫道:「師父。」三藏:「悟空不可聖躬公主端的如何?」行者叉手:「公主妖邪半日不過清風天門吆喝天神擋住十數化作金光山上無處尋覓恐怕特地回顧。」國王聽說唐僧問道:「既然公主妖邪公主在於何處?」行者應聲:「公主公主自然。」后妃恐懼一個個上前:「聖僧公主明暗。」行者:「此間不是我們說話陛下殿娘娘轉回師弟八戒沙僧保護師父好去降妖一則內外懸掛辨明心力。」國王感謝不已唐僧攜手殿后妃一壁廂一壁廂八戒沙僧須臾行者前事兩個用心護持大聖殿一個個禮拜不題

孫大聖南方山上尋找原來妖邪到此使石塊不出行者一會不見動靜真言山中土地山神審問叩頭:「不知不知恕罪。」行者:「叫做甚麼名字此處多少妖精罪過。」:「大聖喚做山中只有亙古至今妖精五環福地大聖妖精還是西天路上。」行者:「到了西天天竺國王公主妖精荒野變做公主模樣國王駙馬唐僧樓下有心唐僧配偶元陽識破宮中現身捉獲首飾使半日清風西天十數不能金光至此如何不見?」

聽說行者尋找山腳幾個頂上中看石頭門擋土地:「此間妖邪鑽進。」行者即使鐵棒石塊妖邪裡面一聲出來行者鐵棒山神倒退土地妖邪囔囔突突山神土地:「引著這裡找尋?」支撐鐵棒退空中

正在危急之際卻又天色行者愈發恨不得打殺之間有人叫道:「大聖動手動手留情。」行者回頭原來太陰姮娥仙子彩雲當面慌得行者鐵棒躬身施禮:「老太那裡迴避。」太陰:「對敵這個妖邪仙藥玉兔私自關金走出目下特來他性大聖。」行者連聲:「不敢不敢怪道使原來玉兔老太不知他攝天竺國王公主卻又聖僧師父元陽其實怎麼便?」太陰:「不知國王公主不是凡人宮中十八年前玉兔下界投胎國王皇后當時得以降生玉兔舊年私走荒野只是不該唐僧不可留心識破真假未曾。」行者:「既有這些因果不敢只是玉兔國王不信太陰玉兔國王明證明證一則顯老手段二來下降因由然後國王公主。」

太陰手指妖邪喝道:「孽畜歸正。」玉兔真個

一塊上點胭脂在地一堆伸開長生
大聖不勝欣喜向前引導太陰姮娥仙子玉兔天竺國界此時黃昏看看樓上擂鼓國王唐僧殿八戒沙僧退彩霞光明孫大聖厲聲叫道:「天竺陛下皇后嬪妃寶幢月宮太陰兩邊嫦娥這個玉兔卻是家的公主真相。」國王皇后嬪妃朝天禮拜唐僧拜謝滿城香案叩頭念佛觀看豬八戒忍不住空中霓裳仙子:「姐姐相識耍子。」行者上前八戒:「這個甚麼去處?」八戒:「閑散耍子而已。」太陰嫦娥收回玉兔上月行者八戒落塵

國王殿行者前因:「大法公主公主何處?」行者:「公主不是就是月宮仙子十八年前玉兔下界投胎生下玉兔懷恨所以舊年關金下來拋荒變形因果太陰親口今日明日。」國王聞說心意慚惶不住流淚:「孩兒自幼登基城門不曾出去那裡?」行者:「不須煩惱公主現在給孤天明公主便是。」:「騰雲駕霧未來過去因由明日便端的。」國王安歇此時二更正是

滴漏月華叮噹
杜宇落花三更
寂寞鞦韆落空銀漢
一天星斗夜光
當夜不題

國王退妖氣精神五更復出臨朝唐僧四眾公主長老朝上行禮大聖一同問訊國王欠身:「公主孩兒。」長老:「貧僧前日給孤宿寺僧相待當晚步月觀看基址忽聞詢問本寺老僧之外屏退左右一遍:『舊年老僧忽然一陣風女子女子:「天竺國王公主因為夜間至於。」』老僧知人即將公主僻靜惟恐本寺污染妖精公主識得日間胡言亂語茶飯無人思量父母悲啼老僧打聽公主無恙所以不敢聲言徒弟有些神通老僧千叮萬囑貧僧到此查訪不期玉兔變作公主模樣卻又有心元陽幸虧徒弟威顯認出真假太陰公主。」

國王見說詳細放聲大哭驚動前因痛哭良久國王:「?」三藏:「只有六十。」國王傳旨:「東西殿太師衛國皇后公主。」當時一行

行者空中到了眾僧慌忙:「老爺步行今日天上下來?」行者:「老師在於何處出來排設香案天竺國王皇后。」眾僧不解老僧老僧行者下拜:「老爺公主如何?」行者公主唐僧太陰玉兔一遍老僧磕頭拜謝行者攙起:「安排。」眾僧女子一個個驚喜便香案山門之外穿袈裟鐘鼓等候

多時果然

繽紛滿天荒山
千載清河長春
草木沾恩野花有餘
古來長者留遺明君
國王山門之外眾僧齊整俯伏孫行者中間國王:「到此?」行者:「到了你們怎麼半日?」隨後唐僧長老後面公主胡說老僧:「就是舊年公主娘娘。」國王即令開門隨即打開國王皇后公主認得形容不顧近前摟抱:「受苦怎麼這等折磨在此受罪?」真是父母子女相逢他人不同抱頭大哭一會即令公主沐浴更衣回國

行者國王拱手:「還有事奉。」國王答禮:「有事吩咐。」行者:「名為百腳近來蜈蚣黑夜傷人往來行旅甚為不便蜈蚣可以降伏可選大雄山中毒蟲改換改換一道敕封供養公主。」國王領諾差官進城名為寶華工部重修封號喚做寶華給孤」;老僧報國」,永遠世襲三十六僧眾

公主相見安排筵宴公主賀喜后妃母子聚首國王君臣飲宴不題

國王傳旨丹青聖僧四眾供養在華樓上公主新妝殿唐僧四眾唐僧西國王那裡一連著實盡力放開受用

國王他們拜佛心重不住金銀二百寶貝師徒毫不鑾駕老師差官后妃臣民不盡及至前途眾僧不忍行者不肯回去無已地上仙氣一陣眼目方才脫身正是

出離真空
畢竟不知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