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Yuan 《元史》

卷一 本紀第一: 太祖 Volume 1 Annals 1: Taiz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太祖

  太祖法天啟運皇帝蒙古太祖世祖義兒阿蘭既而阿蘭寡居天窗金色神人臥榻阿蘭驚覺義兒義兒狀貌奇異沉默寡言家人阿蘭:「後世子孫。」阿蘭分家不及義兒:「貧賤富貴貲財!」青白所得蒼鷹野獸義兒以為

  逐水義兒出入生理一日:「義兒得無?」自來義兒:「所屬。」以為壯士義兒之前

  義兒歿禿生子小兒田間草根以為乘車:「輒敢?」死者忿馬群諸子不及:「以往不能。」既而乘勝唯一長孫乳母積木第七民家贅婿不及十數竿牧馬父子先後真識:「。」紿:「?」:「。」問曰:「經過?」:「。」:「前導?」:「。」同行相去刺殺紿問曰:「何為?」乘隙刺殺前行數百童子數人熟視紿童子於是登山四顧童子真率臣屬形勢營帳以便往來部族

  歿歿歿歿歿併吞部落盛大至元十月追諡神元皇帝

  塔塔兒部長太后凝血武功族人赤烏嫌隙眾多赤烏:「何為!」太后禿牧馬左右射殺以為赤烏合謀三萬駐軍大戰

  之中赤烏民眾相近出獵:「今夕宿?」:「宿四百糗糧奈何?」宿飲食明日合圍使左右:「赤烏兄弟車馬飲食無人有人太子?」赤烏不能來歸赤烏:「車轍。」不能赤烏

  功德日盛赤烏部多非法赤老

  之前革囊之前革囊:「?」所為於是頗有左右:「汝等復仇。」遣使塔塔兒部長金主丞相完顏迎擊有為六十徵兵舊怨五十:「?」沙磧數月

  來歸部長封爵故稱祿嗣位殺戮叔父百餘西夏相與稱為部長發兵河西回鶻回回三國契丹既而中道橐駝安置

  未幾與其部長脫脫資財因此足以有為敗走脫脫

  部長不服前鋒軍勢高山馬鞍未幾日暮營壘明日潛移異志退既而吾等察知不備遣使:「我人太子雪恥?」木華黎博羅赤老以往大敗須臾大敗以為

  赤烏赤烏部長大戰敗走魯班塔塔兒赤烏白馬部長不成遣人大敗自由:「性行我輩?」等至帳下:「吾輩西夏道路?」至於不能

  駐軍起兵塔塔兒部長大敗

  不知於是魯班塔塔兒合為禿河岸:「同盟。」士卒告之起兵

  壬戌發兵塔塔兒塔塔兒二部誓師:「遺物軍事。」既而族人背約分之

  脫脫敗走既而魯班塔塔兒北邊高山不動阿蘭大戰使進攻既而不能滿溝澗大敗起兵道經

  長子朮赤禿頗有違言明日:「他人鴻雁寒暑常在北方鴻雁。」意謂不可不成乘隙:「太子通信不利父子。」:「我等太后諸子。」大喜遣使:「巧言不足。」合力使者往返:「太子遺骸喋喋不已。」縱火牧地

  癸亥父子遣使:「向者相從。」許親以為中道有所不成圉人其事阿蘭前鋒火力最後親兵之中退

  駐軍阿里:「叔父來歸河西土地人民西日沒遣人來歸資財半月未嘗毫髮不以為意傾覆民人國家魯班塔塔兒五部海東無不五者?」:「向者何如。」:「事勢至今不可唯有竭力戰鬥多言何為?」左右阿里告之:「無主伯父不可中輟於是汝等推戴本心至於如此三河祖宗肇基他人所有善事無常如此汝輩!」一言

  遣使進兵河水同盟妻子形勢微弱勝敗未可知危懼河水渾水艱難沙陀大敗稽顙河源使:「太子不知所在舊好束手來歸。」遣人使皮囊及至使嚮導軍士:「今日!」出走部將西夏既而西夏龜茲國龜茲國宣佈號令

  部長太陽遣使白達達:「東方無二右翼。」以是來歸

  甲子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