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Yuan 元史

卷一百二十五 列傳第十二: 賽典赤贍思丁 布魯海牙 高智耀 鐵哥 Volume 125 Biographies 12: Ajall Shams al-Din Omar, Buluhaiya, Gaozhiyao, Tiege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賽典赤贍思丁
賽典赤贍思丁回回貴族太祖西征宿衛征伐

太宗即位達魯花赤太原平陽達魯花赤燕京斷事即位六部燕京採訪使未嘗

世祖即位宣撫司燕京宣撫使中統平章政事至元元年陝西西四川行中書省平章政事九千五百六十五二百五十五二百二十五屯田七千二十一三百三十一五千陝西四川大小官屬節制

四川萬壽強兵嘉定對壘誠意不為侵掠萬壽心服未幾萬壽置酒左右左右未可:「將軍。」萬壽嘆服大軍襄陽進兵牽制於是水陸並進嘉定順流浮橋戰艦二十八行省興元糧餉

十一:「雲南親臨委任失宜使遠人不安。」受命退訪求雲南地理山川城郭遠近平章政事行省雲南五十金寶

方鎮雲南左右甲兵以為:「天子雲南非人背叛來安以至。」:「汝輩。」明日滿等至對曰:「吾等兄弟。」拜跪設宴金寶飲器大喜過望明日:「未有名爵不可以國事行省斷事。」由是政令所為

十二:「雲南元帥行省節制。」:「雲南州縣萬戶戶主。」十三雲南郡縣雲南無禮男女往往自相配偶不為子弟不知讀書拜跪婚姻死者棺槨奠祭教民播種創建孔子廟由是文風雲南不便山路盜賊出沒行者往來劫掠

不已京師:「愛民誣告!」處治:「不知以便?」叩頭拜謝:「死罪平章。」

交趾湖廣發兵不利遣人逆順禍福兄弟交趾大喜雲南賓禮

憂色從者:「出征不幸無辜平民使聊生從而。」不可遣使:「奉命。」奮勇請進不可俄而進攻大怒鳴金萬戶叱責:「天子安撫雲南未嘗殺戮無主軍法。」左右叩首從事:「平章如此不祥。」舉國由是西南有所貧民秋毫酒食酋長衣冠

雲南至元十六六十九百姓北門交趾遣使十二慈父慈母使者號泣雲南省成規不得大德元年安遠濟美功臣太師三司咸陽

廣東宣慰使元帥建昌雲南行中書省平章政事

大夫雲南宣慰使元帥至元十六大理以軍招安三百十二二百衛兵十二入五十麾下

其父歿雲南省撫綏世祖近臣十七大夫雲南行中書省左丞右丞建言三事其一雲南省簿貿易其一雲南元帥元帥行省領軍元帥其一雲南官員子弟達官子弟

二十一榮祿大夫平章政事冗官金九百餘屯田課程專人五千二十三蒙古皇太子交趾論功二十八陝西行省平章政事二十九佐理功臣太師三司左丞延安

十二伯顏平章政事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法兒宣慰使雲南行省平章政事雲南行省左丞太常禮儀使伯顏平章政事虎符太師三司左丞元王

至元臣子宿衛世祖應對至元十四兵部郎中明年河南同知河南強盜往往群聚山林劫殺行路官軍失利招安土豪未幾來自:「良民。」左右出入無間放還日後招集為首身長七尺羅拜異常驚怖失措姓名隨侍左右戶外飲食歡心相繼

二十一雲南轉運使明年陝西明年河北道同知南京三十兩浙運使大德江東宣慰使陝西御史再改雲南行省右丞

不便更張不可左丞京師協力施行由是一切規避徭役往往王府宿衛有司不勝供給朝廷宿衛三分之二馬龍左右不問正反軍糧地理遠近不同夤緣姓名倉廩處所更番

雲南平章孔子廟學校祭祀教養大德所有文學教官文風大興王府繁多牧人民家宿草場使得以

廣南強悍金印雲南遣使數月:「。」不得已置酒

大德國主不臣遣人:「平章官府不便一切。」國主使者白象:「古來未有所致方物。」國主世子利害有為飛語朝廷遣使臨問使者

大德四川行省左丞江浙行省至大元年榮祿大夫江西行省平章政事明年明年正月曆元功臣

達魯花赤湖南宣慰使

海牙
海牙吾人海牙臺海海牙就學未幾國書騎射十八宿衛

太祖西征海牙勞苦氈帳居里可汗太祖使燕京理財使太后太宗中宮軍民燕京中山中山園田民戶二十真定達魯花赤

辛卯使虎符民戶未幾斷事使如故斷事生殺倚勢海牙小心號泣海牙使既而不懼:「無可。」使出以資葬埋死者

法制未定有罪海牙非法不能死者征討之際往往朝廷海牙斷事順天及至州縣萬一十二家人海牙:「懼罪思歸皆可。」多產家人:「何以!」海牙:「豈可!」執法如此

世祖即位宣撫海牙使真定真定富民出錢海牙使中統法行金銀太后真定金銀由是真定不可得海牙幕僚平章:「太后金銀至上真定南北要衝居民商賈甚多何以為政金銀太后推戴不亦!」不能五千賴以便順德宣慰使虎符來朝帝命慰勞海東青至元六十九

海牙孝友大宅燕京祿幼時叔父阿里海牙貴顯阿里海牙海牙宿無間以太五千相等之一海牙廉使:「!」子孫世祖:「海牙子孫所知。」大德三司司徒追封魏國

五十三自有

耀
耀河西曾祖大都府尹右丞耀本國進士賀蘭山太宗訪求河西故家子孫賢者耀召見

皇子西涼儒者耀儒者已久一旦便皇子即位耀:「儒者自古國家不用養成以資蠲免徭役教育。」:「儒家何如巫醫?」對曰:「治天下方技所得。」:「前此未有以是。」海內儒士徭役無有

世祖即位召見儒術治道反覆辯論免役公文俘虜耀:「無有陛下古道天下。」翰林學士郡縣區別得數對曰:「金色淺深不可才藝淺深不可。」耀:「綱紀御史臺。」至元御史臺

西夏中興按察使西北遣使入朝:「本朝舊俗漢法漢地建都城郭制度漢法何如?」使耀稱旨即日就道至上震悼功臣金紫光祿大夫司徒追封寧國

耀使安在近臣十六出入恭謹久之指揮使翰林禮部侍郎

嘉興境內宿白晝十數下令旬日生擒江東按察使陸梁聲言宣城怯懦城門:「示弱何所。」洞開城門出入貿易自便既而不敢討平樞密院西使鹽官州連結短長江南御史御史東道使盜竊三萬有司平民數百因為未幾御史大體儒者

元年六十佐理功臣太傅三司追封寧國

太尉江南道行御史臺大夫


迦葉迦葉西域叔父浮屠兄弟:「世道擾攘將亡東北天子。」太宗禮遇宗師奉使國師天下釋教用事迦葉萬戶:「迦葉西尚未臣服。」近侍以往國主不從發兵國主貞元代國

歿穎悟不為嬉戲對曰:「赤子。」對曰:「。」世祖即位香山永安對曰:「國師。」召見秀麗語音清亮丞相宿衛

世祖親愛國師世祖敬慎友愛如初:「國師。」於是十七:「漢人欲求漢人不敢。」久之湯藥日益親密

至元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