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Yuan 《元史》

卷一百三十九 列傳第二十六: 乃蠻台 朵兒只 朵爾直班 阿魯圖 紐的該 Volume 139 Biographies 26: Naimantai, Duo'erzhi, Duo'erzhiban, Alutu, Niudega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木华黎五世曾祖追封嗣国追封身长七尺大德奉命白金宣徽院使大夫北行旧制三十十万进退失措以为至治甘肃行省政事虎符甘肃兰州宁夏甘州甘州宁夏千里台下宁夏六十。   陕西行省政事关中入粟四方富民河南关中关中河南宿怨使不得京兆食人入关贫民五百以往:「明年。」不敢明年西行御史大夫金币奉命太宗皇帝后嗣,威望礼貌。   至顺元年上都留守虎符亲军指挥使进阶三司北行枢密院金印奉命北边尤重诸军万户金银以为至元国王金印安边睦邻海东西域以此为北行丞相国王枢密院辽阳行省丞相六十上疏辞职军士贫乏四百二百五百绥远功臣太师三司追封。   长野宿大夫给事监察御史河西访使西使参知政事御史


  木华黎脱脱宿至孝读书不屑章句君臣行事爱民至治大夫集贤学士未及一时同寅器重历元国王上都大都文宗国王上都便道辽阳至元太师伯颜国王伯颜六千:「王位祖宗不宜不得宗族。」于是国王辽阳行省丞相安靖民用河南行省丞相辽阳河南连系政事不从汉人为人宽弘江浙行省丞相民心将士威信数月九龙方面丞相故事:「父老得无今天承平相位谨守法度先人名为?」   御史大夫丞相丞相丞相监修国史太平丞相朝廷稽古经筵以求沙汰僧尼隐逸太平》。留守致贺鸿二相家臣察知相者家臣其事:「不送。」王家明日不知丞相变色:「公事下而上丞相!」使不为知者丞相国王辽阳十四脱脱参议建言:「异姓。」:「国家天下效力小子贿赂!」淮南脱脱节制脱脱六合既而脱脱官爵兵权扬州十五五十二。   集贤学士丞相上都南坡遇害从子只得大体太平一时政权出于太平趋附凝然太平中外。   帖木兒翰林学士国王


  木华黎祖母从父仁宗读书十四文宗上都簿左右无能汉字文宗:「!」工部郎中元统元年监察御史上疏宗庙不宜时政五事其一:「三月癸卯望月四月戊午皇上疏远消弭灾变以为。」:「。」:「正直前后辅导使嬉戏俚俗不及日新。」:「枢机赏罚民心。」:「盗贼。」时日薄蚀风暴河北山东:「刑罚觊觎侥幸何以奸臣。」:「天下出于不足阴阳旱灾中书省督责户部减省无名赏赐。」:「常作佛事权宜停止。」:「官府日增。」铸钱山东田赋河南姬妾海外。   正月元日大明殿纠正班次:「百官失仪不敬。」官位百官御史大夫传旨不可:「御史奉诏?」:「不可大夫。」西佛事内廷醉酒失火守戒宫殿震惊传旨不可一日传旨丞相伯颜御史大夫家家:「御史我家面目见人?」答曰:「奉法而已不知。」从子亲军指挥使不法无赖加害。   太府监学士供奉学士学士经筵学士同知经筵世家经术左右以为盛事元年学士翰林学士大夫于是经筵翰林经筵翰林学士承旨经筵上前敷陈翻译大宗听讼之际当事同僚年老:「四十公论神人。」同僚实力访使江南御史江西行省山中使参知政事同知经筵提调》,祖宗安得今日年号其一安可以为书名不能而已音乐:「中书省?」:「人居后世陛下。」御史监察御史章甫御史大夫江浙行省政事:「安在?」大夫印绶辞职:「。」:「安得?」出涕杜门宾客。   辽阳行省政事大夫疾苦乡民公府大小不一得以高下称量孤老兴废巨细太常礼仪使使正使。   河南政事大夫:「治国西御史来者。」:「湖广绝后。」数论:「祖宗杀人倡乱数人中华足以人心。」丞相脱脱脱脱郎中员外帖木兒擅权正色危急陕西御史大夫中途商州轻骑昼夜兼程鸿不许:「阴阳拘忌!」举措相聚论事:「多事如此得以常例?」行省一会便宜讨贼诸军商州修筑为兵所藏大钱精兵兽皮葫芦精锐褒奖国家兴元凤翔驿以便。   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河南西御史蒙古海牙十二左右:「湖广。」未几果然也先帖木兒脱脱脱脱御史十二关中遮道涕泣:「?」重庆江陵道路不可不从。   湖广行省澧州诸军人心帖木兒丞相:「丞相不安。」眷属供给军食朝廷无不河南四川军饷伯颜承顺不为官军武昌伯颜无不供需失期:「珍味军食无人便当还乡。」脱脱助教使敬礼:「祥瑞。」素有黄州驿四十。   扶持名教为己任人才以为留心经术未尝五言诗字画翰林学士承旨临川:「安国留神末艺。」经筵大义遗言》,》,》,国政》。稽古游艺五者爱民知人五者宰辅五者兴学理财五者国政名曰》,

阿鲁图
  阿鲁图阿鲁图环卫翰林学士承旨枢密院至元广平脱脱相位脱脱相者脱脱阿鲁图五月丞相监修国史丞相出入一时朝野二相三史阿鲁图总裁三史十月阿鲁图阿鲁图政事帖木兒太平:「太祖世祖混一典章图籍陛下三国儒士纂修阿鲁图总裁汉人文书未解。」:「未解史书儒士作文国人行善以为一朝行恶以为其间有为宰相仿效善恶。」阿鲁图舞蹈。   郎中建言诸事阿鲁图:「左右所以赞助宰相郎中有所我辈行事何必文字有所郎中建言左右建言一己我辈?」一日刑部尚书有所:「柔软刑部。」阿鲁图:「庙堂强壮尚书不枉何必强壮?」左右大体如此。   阿鲁图脱脱阿鲁图:「我等岂能相位退休?」以为不从监察御史阿鲁图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