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Yuan 《元史》

卷一百九十五 列傳第八十二: 忠義三 Volume 195 Biographies 82: Loyal and Righteous Acts 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伯顏,​​駙馬都尉丞相高昌駙馬都尉江浙行省丞相倜儻好學音律同知信州建德伯顏淳安叛賊十六衢州達魯花赤明年樞密院判官阿魯衢州紀律伯顏:「阿魯官軍國賊!」出境賴以浙東元帥守禦衢州頃之江東使大夫

十八二月江西二十信州明年正月伯顏及至力戰王子大聖樞密院判官屯兵城中伯顏開門出迎羅拜伯顏四顧攻城伯顏士卒:「今日不用!」大都諸軍左翼南門信陽右翼北門沿海諸軍中軍西門斬首兵力二月木柵萬戶紿相見可解明日伯顏伯顏伯顏:「不可!」是日鏖戰不少四月:「。」參謀臨城:「?」:「江西。」:「如此元朝臣子?」:「信州不下忠義何為?」:「睢陽?」使者伯顏:「。」軍民五月六月攻城晝夜不息百餘魚貫伯顏士卒不能萬戶大聖伯顏力戰不勝自刎部將妻子奮力遇害勇敢使:「不為降生汝等中一!」竿廣大

  受者小民伯顏膂力戰敗痛罵不屈

伯顏信州:「天子危急視乎上報天子無可太夫人。」即日:「不得。」:「忠臣!」太常簿伯顏也先福建江東送行御史臺朝廷

  濟寧鄆城好學帝師:「帝師天子王公大臣俯伏作禮?」:「而已異教?」御史山南道使湖北十年江浙行省參知政事十二二月海運平江海口客船信令不虞縱火倉猝軍民擾亂走入崑山鬱鬱不解政事帖木兒不得帖木兒餘杭討賊海上不得政事調不利抗直有為進言:「內空虛無奈何?」:「報國不克而已!」上馬中途街巷縱火無援怒叱:「逆賊至此何謂!」中槍也先中槍翰林學士承旨榮祿大夫追封魯國忠烈

  高昌中書省檢校太師家奴擅權​​歷數監察御史家奴然而氣節權貴朝臣莫不廣東使兵部尚書未幾贛州達魯花赤奸惡肅然十一潁州修築之間守御畢備於是勇士三千練習皆可有為往往境內十六江西行省參政十八江西下流文才使使力戰四月萬戶不從朝廷

使:「。」

  瀏陽篤學春秋》,泰定進士衡陽縣調大冶官府為難毅然不可豪強助教功臣列傳》,翰林國史編修四川行省儒學便道還家無何湖南瀏陽兄弟使不幸」。以為瞠目厲聲大罵不可

同時至道瀏陽至元乙亥進士石林書院官兵亡者俄而舉家遇害

  江夏元統元年進士同知平昌平昌久之推官湖廣行省禿武岡禿十二荊門荊門不守荊門四川行省政事咬住江陵居多既而安陸荊門晝夜血戰不絕支解

未幾潛江達魯花赤安達勇敢出擊萬戶海牙印綬安達同年進士宿州判官潛江

  存吾茶陵至順元年進士桂陽臨武縣臨武父老告之:「儒士父老子弟》、 《》,。」學校民間俊秀禮讓文化大興茶課不過五十建德徽州推官疑獄政績卓然十二攻破湖南傾家茶陵茶陵十五儒林寧國推官富民會長寧國西南城固江浙行省參知政事哥兒不為力戰遇害

國學生下常寧儒學湖南常寧賴以外援長子武昌江夏大使起義茶陵

  慶元象山翰林書寫滿調廣東元帥國史院編修推官十二民兵綠水兵力不支陽城民兵使不輟支解大夫禮部郎中象山縣

  永嘉從江西京師平江鎮撫仇家行省勇於討賊白刃未決:「男子漢不可。」:「。」大罵

  蒙古元統元年進士京畿漕運使安陸十二安陸得數乘勝城中軍民不可朝服公堂白刃逆順使不屈怒罵不忍明日:「守土!」布囊大哭滿飲酒食肉紿自經河南行省參知政事寧夏夫人

湖廣公使不知湖廣:「我等豈可!」唾罵十字不止號泣投江

  帖木兒國賓高昌宿十三轉而江東使襄陽達魯花赤十一鄖縣端子聚眾官吏帖木兒民兵未幾行省帖木兒其所諸軍討賊退谷城光化谷城樊城主簿脫因光化遣使襄陽同知也先不能從子光化首級:「帖木兒谷城相持未知歿。」於是也先萬戶也先木耳帖木兒討賊明年正月襄陽也先帖木兒二百監利縣達魯花赤咬住同知三山安陸同知濱江糾合水工五千以軍給以五十水陸石首中興岳州元帥不得襄陽不虞二十七生擒潛江數百三十萬戶堂主是日咬住一面不能帖木兒重創使:「報國。」:「死生叔父。」既而帖木兒帖木兒怒罵遇害家奴舉家死者二十六

  溫州瑞安進士同知神祠上馬便平反上官十年建寧崇安鉛山有法入境十一同知建寧江西民兵建陽進兵浦城十二元帥邵武夾攻邵武雲梯火砲晝夜攻擊元帥和尚邵武江浙參政同知福建宣慰使元帥邵武建寧縣十三統建崇安浦城民兵泰宁建寧縣邵武江浙行省節制建寧邵武諸軍十四政和松溪江南台中督軍建寧鎮撫萬戶麾下使不備交鋒遇害四十三故吏椿儒士崇安哀泣喪父歲時監察御史觀行巡察其事大夫福建宣慰使元帥

  伯顏濱州沾化湖廣使永州祁陽湖州烏程信州推官福建使伯顏未幾邵武五萬險阻楊梅伯顏西門解散伯顏麾下數百伯顏不復反顧長槍伯顏:「公有?」伯顏:「天子不幸?」左右伯顏嚼舌出血;「反賊何以不可丞相叛逆百萬雷擊汝輩小丑無遺!」厲聲不能伯顏:「。」不變哭聲;「不共戴天!」母子

  伯顏出入明年起兵討賊:「。」以為將軍無有四面青衣官軍大敗遂平大夫濟南輕車都尉追封太原

  其先曾祖進士第一河南府子孫河南調連江縣

十三江西官軍羅源縣羅源連江接壤真定才識​​:「一方。」於是壯士百餘羅源福州福州眾多前鋒鏖戰三時下馬忿大罵不少不絕喉舌使

工商夜半發火驚擾自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