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Yuan 《元史》

卷二百〇一  列傳第八十八: 列女二 Volume 201 Biographies 88: Exemplary Women 2

  真定京師生子德政未幾舉家德政至孝天大德政德政默禱其事

  寧海二十八不良扶侍惟謹撫育一百

  奉化二十一歸於未合;「異志!」九十五

  戶部主事成婚不再:「業已未成夫婦已定餓死!」不肯服藥: 「二十六半百。」

  餘杭山谷居家澗水倉卒鄰人器械藥療奉養二十餘年

  建寧中途

  汴梁儒士給以棺木紿:「寬大衣服其中。」所有鄰里同居:「。 」

  病死:「年少婦人不幸​​!」縊死

  不忍獨生自縊

  龍泉兵亂入山輿既而輿:「否則。」二十七

  龍泉姿容其父不勝早死不受

  柔順十三官軍大罵右臂不絕明日

  高郵姿女方其父不得已伏地其父欣然

  見道其中:「縊死。」如此

  大都十四:「病者。」:「生子保護。」:「設有復有兄嫂。」左右飲食惟恐:「。」自殺家人親舊已經

  良鄉:「撫育。」歿居喪子女既而親屬:「!」:「知人在此。」慟哭縊死

  浦城通經文天祥》,十五青田浦城山谷持刀:「。」:「不受。」桂林桂林千年厲聲既而

  姿色十五亂麻山中所得:「否則。」:「。」:「。」二十九

  賢妻李氏汴梁二十姿容十五李氏:「豈能!」於是三百

  儒士聰慧經傳十八十五許昌:「詩禮相傳。」:「父母逃難。」須臾

  字素紹興十六石門從容:「蜂起萬一而已使。」倉皇幼女

  杭州十六杭州臨安倉皇:「。」母子:「看守日暮。」受辱縊死母子:「受辱!」自縊繼而乳母自縊滿哀求

  至孝十七作亂官軍紿:「我家。」:「。」遇害

  平陽二十驅迫不能​​,紿:「所藏。」​​

  儒者鼓琴十八倉皇流涕:「!」父母:「不如早死。」明日東湖之上不從射殺

  宗頤儒家

  夫妻晉寧前妻未幾:「不復成立。」家事辛勤就學十八晉寧長子驅迫既而惡少官軍其事長子次子:「次子長子。」次子:「可加!」不易次子:「天理人情。」長子次子以為二十四其事

  也先蒙古大寧達魯花赤大寧十八也先尼寺所得不肯也先:「達魯花赤不能。」自縊帖木兒十四姿

  十八家人:「二十。」:「家婦二十八不幸。」孫女一門死者

  濟南姿色通書十八:「詩書冰雪清白!」:「急於!」自縊

  建康溧水十五孀居癱瘓數年至孝十二:「而已!」入室

  山陰十九與其山谷紿:「。」

  二十二寧鄉山中造紙其中

  集賢大學士侄女十九遼陽儒學夫婦不知指示金銀大言:「詩書冠冕不幸遇難守節不知。」不變慟哭不絕:「武昌女兄使。」遇害寺僧貞烈退合葬

  紹興湖州德清稅務提領十九紹興兵變:「元朝臣子。」:「。」縊死十七:「父母何以獨生!」

  龍泉

  十九十七許嫁:「?」:「父母。」相繼自縊自縊

  茶陵教授二十茶陵婦女驅逐子曰:「年老汝等善事。」李氏抱持不得:「從小地下。」

  房山二十涕泣伏地:「地中。」不從:「瘦小不可婦人。」莫不

  二十:「婦人。」

  免於年三十:「女子適人終身不幸!」寢室自縊

  羅氏信州弋陽聰慧列女傳》。二十家世同居百餘羅氏無間軍功判官羅氏宜人二十信州羅氏弋陽不免:「時事如此萬一遇難。」羅氏自刎二十九

  十九適人二十鄉民作亂西:「未娶。」:「豈能!」紹興新昌

  天台守節不再二十鄉民避難驅迫以前紿:「欲求。」十八

  長樂二十一海賊投江其父臥病:「!」既而言陳明日逆流​​慟哭:「!」

  二十二歿十九不再姿色欲娶之:「烈女失身。」痛哭縊死

  李氏房山二十五李氏及其家奴李氏:「不得與其受辱。」:「。」李氏自殺李氏貞節」。其事

  儒士矢志守節迫脅:「地下! 」遇害

  

  高麗使帖木兒二十七十二月:「安能!」

  藍田人監察御史不二河東不能分給家人

  華氏大同不受大罵家人

  觀音蒙古大都:「國族年少不容!」自縊

  家人:「狀元不可。」

  明理進士:「進士!」軍士大罵含糊

  大都大都姿色合謀:「我等豈可!」男女

  河南千夫戰死紿:「三月有心。」天寧寺浮圖: 「河南名家湖南不敢失節。」

  進士永平永平夫婦玉田縣仁者:「不幸。」二十九

  太原治家嚴肅十八太原避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