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Zhou 《周書》

卷42 列傳第34 蕭撝 蕭世怡 蕭圓肅 蕭大圜 宗懍 劉璠 柳霞 Volume 42 Biographies 34: Xiao Hui; Xiao Shiyi; Xiao Yuansu; Xiao Dahuan; Zong Lin; Liu Fan; Liu Xia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梁武帝成王儀表十二國學觀經屬文豐縣一千給事太子洗馬舍人東魏使梁武帝辭令可觀中書侍郎賓館黃門侍郎寧遠將軍郡守輕車將軍巴西梓潼郡守

  作亂武陵王使武將將軍散騎常侍益州刺史尊號成都三千鼓吹一部)〔西大將軍都督十八諸軍益州刺史守成梁州刺史

  太祖大將軍尉遲抗拒成都不滿萬人倉庫五旬挑戰殺傷外援》。於是文武益州歃血歸國

  元年大將軍三司歸善一千一千世宗殿》,便晨昏在外保定元年禮部大夫陵縣五百

  刺史禮讓至元所有歸家然後固執不可:「延見獲罪甘心。」滿三百

  高祖文學博士:「陛下臨朝治天下草木是以微臣侍奉天慈深海涓埃稱職督察閭里。」高祖:「三事所謂實用盡忠退公私至公。」去職

  建德元年三千四百五十九高祖舉哀武殿三百布帛三百使大將軍大都諸軍益州刺史

  算數醫方留意雜文數萬

  仁厚屬文將軍蜀郡太守中郎將巴東成都中外記室參軍郡守車騎大將軍三司

  梁武帝鄱陽太祖故稱聰慧大同元年豐城五百給事太子洗馬殿太子中舍人將軍刺史路由至于江陵

  太宰太常中衛長史樂子拜謁山陵使西將軍臨川內史道路擁塞平南將軍桂陽內史屬於平江刺史刺史舟師武帝執政車騎大將軍散騎常侍刺史

  保定大將軍河南豫州刺史來歸使大將軍三司一千三百刺史苛察刺史

  風儀談笑一時隋文帝丞相開皇吏部侍郎後坐

  梁武帝武陵王風度好學尊號宜都三千寧遠將軍守成尉遲大將軍三司安化一千

  世宗一千五百保定大夫咸陽郡守政績刺史詔令衛國襄陽

  建德太子九百師傅調

  王建方正史記史記莫不太子是以,《東序就學,《愛日小心翼翼安樂戰兢天道人道不絕馳道後世萬國周長七百),無德不及皇極職司
太子勞問

刺史三千七百大將軍元年大夫洛州刺史大象大將軍開皇刺史隋文帝四十六文集四十,《,《淮海

  文帝聰敏神情三都賦孝經》、《論語》。母喪便成人大寶元年二千將軍丹陽肆虐明年景平建康喪亂之後寓居善覺佛寺江陵二千寧遠將軍琅邪彭城太守

  汝南:「不出可以。」曉諭相繼人事門客左右不過三兩之間而已》、《》、《》、《五經要事指明應答:「河間好學臨淄東平。」使其實信宿

  長安太祖保定:「汝南子孫舊章陵縣寧縣一千。」加大車騎大將軍三司田宅奴婢牛馬殿招集學士。《梁武帝四十,《文集九十一本江陵手寫

  深信因果安閒

  濟南優遊朝廷由來久矣追蹤松子陶朱辛苦一生
  知足北山人間南山流水叢林煙霧風雲果園在後花卉饘粥家僮耕耘牧羊歲時可以可以古今稼穡不可性命帝王不知飄塵少選萬物天道昧昧安可
  人生浮雲朝露百年四時躡足出處
  建德:「湘東》,抑揚攘羊。」:「使不足世祖》,顯宗》,君子日月四海安得安得蓋子在其中。」大笑

  其後大軍晉州:「?」:「晉州肇基所謂以此以此。」以為元年二千二百開皇內史侍郎西郡守

  好學著述舊事三十,《、《喪儀、《文集二十三司大象刺史

  字元南陽世祖永嘉之亂柴桑宜都郡守子孫江陵梁山

  聰敏讀書晝夜鄉里小兒學士普通秀才不及不對荊州長史:「多士一有少年。」引見記室宿使龍川》,便鎮江刑獄參軍掌書記建成縣令去職之內廬舍以為孝感所致

  荊州江陵尚書侍郎:「開國故人西鄉賓客尚書侍郎帷幄股肱歲時安縣一千。」吏部郎中尚書吏部尚書景平建業鄉里荊州

  江陵入關太祖車騎大將軍三司世宗殿刊定保定六十四二十

  世祖永嘉喪亂廣陵方正好學居家天監著作

  居喪讀書文筆十七器重范陽之外假借年少使不為酒後京兆:「。」:「?」本意以為不平:「不可!」辭謝淮南建康一日家信號泣居喪風氣而後終於分散還都退東宮王國常侍

  慷慨功名邊城不樂宜豐徐州刺史輕車府主簿記室參軍刑獄梁州記室參軍南鄭記室太守未有賦詩:「平王徒然。」參軍記室將軍西參軍:「文學葛洪書生。」鄱陽雍州刺史司馬

  武陵王中書侍郎使者乃至以為黃門侍郎長史使平度記室:「殿下足下)〔大禍使大廈使。」正色:「緩頰已定丈夫立志死生殿下大義天下。」不為臨別:「想見。」:「威靈。」於是遣使益州刺史長史蜀郡太守

  白馬西南鄭不得太祖:「使。」太祖僕射:「古人何以。」:「。」南鄭太祖一家而已太祖不許移時不退:「烈士。」太祖:「如此。」

  太祖長安太祖:「?」:「今日所見晉文。」太祖:「不得?」:「亡國晉文失信。」太祖:「。」於是太祖不許中外記室黃門侍郎三司

  居家

  天地在於散亂徘徊皎潔朝陽慘烈
  雪山流沙萬有埋沒河山之上籠罩寰宇之中
  飄颻無窮颯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