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九十五 西南夷兩粵朝鮮傳 Volume 95: Traditions of the Southwest Yi peoples, the two Yues, and Chosun (Korea)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南夷君長十數夜郎西靡莫十數以北君長十數邛都耕田其外西桐師以東葉榆昆明君長地方可數千里以東君長十數莋都以東君長十數冉駹土著西以東君長十數白馬西南蠻夷

  楚威王使將軍莊蹻黔中以西莊蹻楚莊王苗裔滇池三百平地肥饒千里兵威欲歸黔中郡不通五尺道商賈以此殷富

  建元大行王恢東粵東粵兵威使番陽唐蒙南粵南粵枸醬問所從來:「西北牂柯江番禺。」長安賈人枸醬夜郎夜郎牂柯江百余足以行船南粵財物夜郎西桐師不能臣使上書說上:「南粵左纛地東西萬餘里名爲外臣長沙豫章水道難行夜郎所有精兵十萬牂柯不意一奇通夜。」郎中萬餘夜郎多同威德使夜郎旁小邑繒帛以爲不能還報以爲犍爲治道僰道牂柯江司馬相如西使相如郎中南夷都尉當是時西西南夷數歲道不通死者西南夷數反發兵興擊耗費使公孫弘還報不便御史大夫朔方西南夷專力匈奴西南夷都尉犍爲自保

  元狩元年博望侯張騫使大夏竹杖問所從來:「東南身毒可數千里賈人。」西千里有身大夏西南中國匈奴隔其道身毒國道便亡害於是天子西南夷身毒求道歲餘昆明使:「?」夜郎各自不知廣大使者大國天子注意

  及至南粵使犍爲南夷且蘭遠行老弱與其使者犍爲太守罪人南粵校尉校尉不下中郎將郭昌引兵道者且蘭斬首數萬遂平南夷牂柯郡夜郎南粵南粵已滅夜郎入朝以爲夜郎南粵且蘭冉駹震恐邛都沈黎郡冉駹文山廣漢西白馬武都

  使南夷兵威風諭入朝數萬東北靡莫同姓侵犯使者元封天子擊滅靡莫首善西舉國入朝於是以爲益州郡王印西南夷君長夜郎王印

  二十三孝昭始元元年益州長吏牂柯二十四三萬水衡都尉蜀郡犍爲奔命萬餘牂柯葉榆水衡都尉蠻夷益州太守乘勝溺死四千明年王平大鴻臚田廣明並進益州斬首五萬畜產:「鉤町亡波君長人民斬首亡波鉤町大鴻臚廣明賜爵關內食邑三百。」武都執金吾韓增大鴻臚廣明

  河平夜郎鉤町漏臥舉兵相攻牂柯太守發兵以爲道遠不可太中大夫蜀郡持節和解不從木象大將軍王鳳:「太中大夫使和解蠻夷王侯王侯相攻輕易使國威可見和解太守動靜如此一時王侯不勝忿殄滅自知毒草水火屯田不可罪惡未成未疑漢家郡守士馬大司農調穀積要害處選任太守秋涼王侯不軌以爲不毛之地聖王不以中國宜罷郡放棄王侯先帝累世不可斷絕已成形然後。」

  大將軍於是金城司馬陳立牂柯太守臨邛連然不韋蠻夷及至牂柯夜郎不從未報從吏出行興國斷頭:「將軍。」興頭皆釋兵降鉤町漏臥震恐入粟妻父迫脅二十二都尉長史使奇兵絕其餉道反間都尉萬年:「不決不可。」引兵敗走戲下都尉引兵天大水道蠻夷平定西征詣京師巴郡盜賊巴郡太守二千石賜爵左庶長天水太守農桑天下四十左曹衛將軍都尉

  王莽篡位漢制鉤町以爲怨恨牂柯州郡不能蠻夷益州將軍馮茂犍爲賦斂益州出入疾疫死者騷動將軍廉丹大發天水隴西騎士廣漢犍爲十萬二十萬人斬首其後軍糧前後士卒死者數萬蠻夷任貴太守自立復舊

  南粵趙佗真定秦並天下桂林南海象郡雜處十三二世南海任囂龍川趙佗:「陳勝作亂豪桀南海興兵自備諸侯番禺險阻南北東西千里頗有中國人長吏召公告之。」南海陽山:「自守。」已滅桂林象郡自立南粵武王

  高帝已定天下中國勞苦十一陸賈南粵使使百粵南邊長沙接境

  高後有司關市鐵器:「高皇帝使高後讒臣別異蠻夷隔絕器物長沙王中國擊滅南海。」於是自尊武帝發兵長沙高後將軍隆慮士卒大疫不能歲餘高後罷兵因此兵威財物閩粵西甌東西萬餘乘黃左纛稱制中國

  文帝元年鎮撫天下使諸侯四夷即位盛德真定歲時奉祀從昆弟官厚賜寵丞相使陸賈先帝使太中大夫謁者使:「皇帝南粵苦心高皇帝側室道里遼遠壅蔽未嘗高皇帝群臣孝惠皇帝即世高後不幸不衰變故不能孝惠皇帝宗廟功臣王侯不得不即位將軍隆慮昆弟長沙將軍將軍博陽昆弟真定遣人存問修治先人前日發兵不止長沙尤甚士卒將吏寡人父母不忍犬牙高皇帝所以長沙』,不得擅變:『不足以爲不足以爲以南自治。』雖然並立一乘使仁者以來使如故使五十三十二十存問鄰國。」

  陸賈南粵頓首明詔貢職於是下令國中:「皇帝賢天子自今以來帝制左纛。」:「蠻夷長老昧死再拜上書皇帝陛下老夫高皇帝以爲南粵使貢職孝惠皇帝即位不忍所以老夫高後用事細士信讒臣別異蠻夷:『蠻夷。』老夫祭祀死罪使內史中尉御史平凡三輩上書風聞老夫父母墳墓兄弟宗族相與:『不得自高。』有害天下皇后大怒南粵使使不通老夫長沙王讒臣發兵南方蠻夷中西西甌南面稱王閩粵亦稱西北長沙蠻夷亦稱老夫帝號自娛老夫東西南北千萬帶甲百萬有餘北面不敢先人老夫四十九夙興夜寐寢不安席食不甘味鐘鼓不得陛下哀憐使如故老夫不敢北面使者白璧翠鳥犀角五百桂蠹四十孔雀昧死再拜皇帝陛下。」

  陸賈還報文帝至孝稱臣遣使入朝如故使天子王朝諸侯

  武帝建元南粵閩粵興兵使上書:「興兵相攻擊東粵興兵不敢興兵天子。」於是天子南粵守職興師將軍閩粵閩粵餘善以降於是罷兵

  天子使嚴助南粵頓首:「天子興兵閩粵死亡報德!」太子宿衛:「使者日夜裝入見天。」大臣:「興兵驚動南粵先王事天失禮要之不可以不得復歸亡國。」於是稱病太子文王

  其先武帝文帝長安邯鄲生子即位上書使使風諭自恣漢法諸侯稱病宿衛

  太子太后太后霸陵安國少季元鼎使安國少季王太后入朝辯士諫大夫終軍勇士衛尉博多桂陽使者年少太后中國人安國少季私通國人太后太后恐亂幸臣使者上書諸侯一朝邊關於是天子丞相呂嘉內史中尉太傅漢法使者王太后行裝入朝

  呂嘉年長三王宗族長吏七十王女王子宗室蒼梧國中耳目之上稱病不見使者使者注意未能王太后使者謀誅置酒使者大臣太后:「南粵不便?」激怒使者使者狐疑不敢耳目太后太后介弟稱病不肯使者陰謀作亂數月太后不能

  天子使者以爲王太后呂嘉不足興兵使:「數人足以。」不可天子罷參壯士濟北千秋:「區區呂嘉勇士三百。」於是天子千秋王太后呂嘉下令國中:「年少太后中國人使者先王天子長安以爲一時社稷萬世。」與其太后使者遣人蒼梧及其諸郡縣長男妻子建德千秋其後開道番禺四十千秋使使節辭謝發兵要害處於是天子:「千秋亡成功延年成安王太后廣德。」天下:「天子微弱諸侯力政譏臣討賊呂嘉建德自立晏如江淮以南樓船十萬。」

  元鼎衛尉博多伏波將軍桂陽湟水主爵都尉楊僕樓船將軍豫章歸義戈船將軍零陵蒼梧使罪人夜郎牂柯江番禺

  樓船將軍精卒石門數萬伏波將軍伏波將軍罪人道遠後期樓船樓船番禺建德城守樓船便東南伏波西北會暮樓船縱火燒城伏波不知多少伏波遣使招降印綬縱令樓船力攻伏波城中降伏呂嘉建德與其數百伏波遣人追司馬建德

  蒼梧趙光同姓揭陽以軍桂林甌駱四十戈船將軍夜郎南粵儋耳珠崖南海蒼梧郁林合浦九真日南伏波將軍樓船將軍

  五世九十三

  閩粵無諸東海王其先勾踐之後秦並天下廢爲君長閩中郡諸侯無諸番陽吳芮所謂諸侯當是時項羽項籍無諸無諸閩粵閩中故地孝惠高帝便東海王東甌號曰東甌

  孝景吳王閩粵閩粵東甌東甌吳王丹徒

  吳王閩粵東甌其父閩粵東甌建元閩粵發兵東甌東甌使告急天子天子太尉田蚡對曰:「人相攻擊不足中國。」中大夫嚴助天子會稽郡浮海》。閩粵引兵東粵舉國中國之間

  閩粵南粵南粵天子不敢發兵大行王恢豫章大司農韓安國會稽將軍閩粵發兵距險其弟餘善宗族:「發兵天子兵衆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