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六十七 列傳第十七: 李靖 李勣 Volume 67 Biographies 17: Li Jing, Li J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李靖   

  敬業

李靖本名雍州三原崇義刺史永康郡守姿瑰偉少有文武:「大丈夫立功富貴。」名將未嘗:「。」長安功曹員外僕射吏部尚書牛弘:「。」大業馬邑高祖突厥塞外高祖四方鎖上江都長安不通高祖京城:「起義天下除暴大事私怨壯士!」高祖太宗太宗幕府武德王世充荊州靖安輕騎數萬山谷廬江不得高祖都督於是率眾夔州不利八百設伏臨陣俘獲五千高祖公卿:「使不如使李靖。」:「竭誠盡力功效至誠富貴。」:「既往不咎舊事。」高祖行軍行軍長史高祖三軍八月夔州以時江水三峽不能休兵設備九月退:「兵貴神速機不可失尚未水漲倏忽所謂疾雷不及掩耳兵家倉卒徵兵應敵成擒。」進兵夷陵文士精兵數萬清江欲擊之:「健將士卒荊門不可南岸爭鋒然後。」不從南岸負重擊破四百斬首溺死萬人五千先鋒江陵徵兵江南不能大軍驍將甲卒四千明日遣使號令嚴肅無私:「將帥官軍戰死罪狀籍沒將士。」:「義存吊伐百姓其所叛逆所以寬大遠近拯溺自此南城堅守不下。」於是莫不永康五百詔命檢校荊州刺史遣人招撫首領光度子弟官爵九十六六十嶺南道撫慰大使檢校十六丹陽元帥節度舟師三萬當涂步騎梁山月城犄角將會:「強兵不可丹陽巢穴丹陽。」:「精銳水陸不可石頭丹陽退便萬全皆是野戰持重乃是出其不意在此。」苦戰殺傷溺死萬餘奔走丹陽會稽以為吳郡相次擒獲江南於是東南兵部尚書奴婢檢校揚州大都長史丹陽百姓鎮撫突厥太原行軍江淮諸軍不利檢校大都高祖:「李靖名將豈能!」突厥寇邊行軍可汗涇陽歸路既而和親

太宗嗣位刑部尚書前後封四貞觀檢校兵部尚書突厥朝廷進取代州行軍驍騎馬邑出其不意可汗不虞官軍於是:「豈敢?」一日間諜心腹其所進擊定襄齊王正道煬帝京師可汗代國六百太宗:「李陵步卒五千不免匈奴書名竹帛輕騎深入定襄北狄古今未有往年渭水。」定襄可汗退保鐵山遣使入朝謝罪舉國定襄行軍猶豫二月太宗將軍將軍:「使二十引兵自白。」:「行人。」:「不可韓信所以可惜。」督軍陰山斥候使者不虞官兵牙帳十五始覺因而潰散萬餘男女成公千里馬吐谷渾西行軍張寶俄而可汗定襄陰山至於大漠太宗:「國家太上皇百姓稱臣突厥未嘗痛心疾首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偏師單于!」於是大赦天下御史大夫綱紀太宗頓首久之太宗:「萬歲可汗不然。」光祿大夫食邑五百未幾太宗:「有人以為。」尚書僕射沉厚參議不能大使風俗骸骨太宗中書侍郎岑文本:「自古富貴不問自知不堪疾病猶自勉強大體可嘉成公一代楷模。」乘馬祿官府依舊三兩日至平章政事正月靈壽未幾吐谷渾寇邊太宗:「李靖豈非!」房玄齡:「年老一行。」太宗西海行軍兵部尚書任城王道涼州都督將軍刺史吐谷渾野草退保羸瘦不可深入前後殺傷吐谷渾可汗大寧慕容刺史以後廣州都督長史謀反太宗法官其事得罪自守杜絕賓客親戚不得十一衛國刺史不行十四墳塋制度故事突厥鐵山吐谷渾內積山形十七圖畫二十四十八五百衛國三司太宗遼東:「南平沙漠西慕容高麗如何?」對曰:「憑藉天威陛下老臣。」太宗不許二十三七十九司徒都督四十鼓吹陪葬

貞觀將軍戰功丹陽永徽年老致仕四時止息有別昆明池京城之外西澧水鳥獸隨逐野人」。總章九十

玄宗即位殿先天五百不許開元殿散騎常侍承恩未嘗干預時政芻豢宰殺篤信問曰:「畜生與果胡為強生分別不亦?」不以恩眄自恃閒適郊野自娛十五涼州都督回紇部落撫州

大和鳳翔參軍詣闕高祖太宗衛國官告太宗皇帝筆跡文宗不能釋手製作精巧模寫二百衣服

隋末永徽太宗僮僕與其惠施拯濟貧乏不問親疏大業聚眾十七:「土地相識不宜自相侵掠御河商旅往還不絕足以自相資助。」於是公私李密亡命為主王世充奇計洛水之上東海郡河南山東大水死者時政不時死者數萬:「天下大亂大事。」麾下五千即日之間勝兵二十萬餘歲餘宇文及於江都北上即位東京太尉魏國大將軍城外固守四面不得地道出兵大敗

武德王世充東至至於西汝州未有所屬長史:「大唐人眾土地所有即是為己富貴州縣名數軍人戶口。」遣使使高祖使者高祖大喜:「。」大將軍曹國賜姓李氏良田五十甲第其父散騎常侍刺史總統河南山東王世充李密反叛伏誅高祖遣使將士朝野建德及於魏縣進軍建德其父從軍自拔京師太宗王世充東都鄭州應接刺史太宗建德王世充論功太宗上將太宗金甲告捷其父入朝高祖大喜官爵太宗監門大將軍兗州河南尋獲斬首兗州舟師步卒壽陽十萬梁山大將水軍十萬江西水陸乘勝丹陽江南突厥行軍太谷太宗即位都督九百貞觀行軍突厥可汗大戰白道突厥遣使請和定襄李靖相與:「人眾使我等隨後。」扼腕:「韓信。」於是萬餘不得酋長部落五萬高宗大都光祿大夫大都長史復舊十一英國蘄州刺史並不太子十六令行禁止稱職太宗:「隋煬帝不能精選賢良安撫邊境築長城突厥至於委任使突厥安靜豈不築長城?」

十五兵部尚書大度南侵部落朔州行軍輕騎青山俘獲首領五萬封一驗方可以太宗頓首:「社稷。」十七高宗皇太子太子詹事太宗:「長史事相。」太宗:「李密!」致辭流血俄而沉醉如此十八太宗親征高麗遼東行軍攻破遼東太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