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九十四上 列傳第一百四十四上: 突厥上 Volume 194 Biographies 144: Tujie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突厥之前,《隋書

可汗可汗大業嗣位天下大亂中國人強盛契丹室韋西吐谷渾高昌臣屬百餘北狄陰山中夏

可汗單于閼氏子弟大官父兄子弟承襲

高祖起義太原大將軍司馬文靜以為京城高祖即位前後賞賜不可自恃遣使長安頗多高祖中原未定

武德元年使祿來朝太極殿九部》,二月渡河夏州出兵抄掠馬邑五百太原年幼不堪嗣位使幽州其弟可汗

可汗嗣位成公遣使入朝高祖舉哀百官使者內史舍人三萬此後遣使朝貢隋煬帝齊王子政陷於建德二月至於立政隋末中國人正朔百官定襄太宗太原其弟官軍六月出迎城中婦人不能俄而成公不立可汗

可汗可汗第三五原高祖長安隴右攻陷平涼連結高祖祿宇文絕交五原太守其所五原突厥入朝五原歸於突厥及長太宗武德公主可汗遣使入朝高祖一日百官使

父兄兵馬強盛憑陵中國高祖中原不遑不可言辭四月萬餘馬邑雁門定襄漢陽太常大將軍長孫順德使突厥使前後於是順德請和高祖使者

突厥饑荒馬邑殿二月馬邑後期不能新城數萬敗績歿死者六月突厥萬餘河北五萬南侵至於汾州西太子太宗蒲州男女五千太宗蒲州引兵

八月可汗舉國入寇原州太宗齊王關中霖雨阻絕太宗利率萬餘西將士太宗親率告之:「國家可汗何為背約深入可汗自來可汗兵馬。」不對太宗:「急難相救香火決勝負。」不對太宗太宗香火遣使:「不須惡意共王。」於是退太過反間歸心利欲不可請和太宗兄弟高祖高祖:「誠心朝拜。」和順

七月朔州將軍太原全軍脫身李靖出師不得太宗蒲州引兵太宗

七月武功京師戒嚴己卯高陵行軍大將軍尉遲涇陽斬首癸未入朝形勢:「可汗百萬。」太宗:「突厥和親無愧義軍父子前後何故畿縣突厥頗有人心何故自誇強盛!」太宗不許

太宗侍中房玄齡將軍渭水之上大驚下馬羅拜俄而軍容由是太宗臨水諸軍輕敵:「所知突厥所以境內渭濱我國不敢閉門強弱一舉耀軍容使事出不意理當制服匈奴!」是日請和車駕即日乙酉西白馬同盟便橋之上引兵退:「謀臣猛將陛下以為既而退安在?」:「突厥君臣財利可汗西因而襲擊無忌李靖設伏幽州伏兵大軍其後反掌我所即位安靜死傷修德結怨自此破亡欲取!」九月不受中國戶口

貞觀元年陰山回紇相率背叛敗績輕騎由是怨望國大平地人大引兵朔州揚言設備:「夷狄猜疑便背約因而。」太宗:「匹夫一言何況天下災禍危迫諸公不為突厥部落六畜無禮。」

遣使兵馬隨便應接自稱可汗漠北遣使方物稱臣公主婿委任疏遠族類胡人翻覆法令國人大雪六畜國中利用復重由是不堪內外請和兵部尚書李靖代州都督定襄都督將軍大將軍河道節度十二月可汗所部

正月李靖夜襲定襄驚擾楊政二月鐵山數萬使入朝謝罪舉國太宗將軍持節安撫襲擊千里馬部落三月行軍張寶相率生擒京師太宗:「不能罪狀渭水從此以來未有所以!」家口太僕郁郁不得志與其家人相對悲歌刺史鹿畋獵不願大將軍田宅

太宗:「天道影響亡國文帝不吝大興安置既而強盛子子孫孫思念報德起兵煬帝雁門深入使安立子孫兄弟屠戮破亡豈非所致!」

國人焚屍歸義祿達官吐谷渾自刎

哀慟太宗中郎將

可汗嫡子大業數歲淮南公主嗣位以為可汗幽州、十部無度部多貞觀,來歸北征

武德太宗太宗恩義兄弟征兵由是貞觀入朝:「勞心社稷百姓喪亡使情願入朝若非至此夷狄邊境無虞甚為不能不所以然不能遠見不能公等盡忠諫諍。」遣使乞師太宗近臣:「兄弟不可以。」:「夷狄來自國家守約不若所謂。」太宗將軍太原進取太宗

大將軍北平食邑七百部落太宗:「兵馬一身至強未嘗報德侵擾中國災變散亂死亡我所不立可汗前事改變中國宗族是以都督我國整齊所部不得侵掠有所重罪。」

入朝二十九太宗舉哀中書侍郎岑文本碑文

結社貞觀入朝中郎將十三九成部落四十相與第四衛士孫武退渭水部落流於

部落西域安邊士多突厥擾亂中國久矣今天來歸歸命河南散居州縣使百萬百姓中國有加建武匈奴五原部落土俗因而一則空虛無猜河南太宗秘書監魏征:「突厥自古至今未有如斯破敗上天宗廟神武中國百姓冤仇陛下降伏不能誅滅河北故土匈奴人面獸心非我族類不顧恩義天性若是猛將收取河南以為郡縣陛下奈何以內幾至十萬數年之間孳息百倍肘腋王畿心腹後患不可河南。」:「天子突厥破滅歸心陛下不加天地四夷不可河南所謂我德叛逆。」魏征:「晉代分居武帝逐出塞外不用數年之後不遠陛下河南所謂!」:「聖人不通古先哲王有教無類突厥內地指麾禮法數年之後農民宿衛光武單于一代叛逆。」太宗朔方幽州都督定襄都督中都將軍中郎將布列朝廷五品以上百餘因而長安結社太宗上書多雲突厥中國便河北大將軍化州都督懷化可汗賜姓李氏所部河北

族人貌似胡人突厥族類不得武德來朝高祖和順郡及其部多中國隨逐太宗大將軍化州都督舊部河南懷化

白道不肯太宗

突厥可汗自恃強盛抄掠中國百姓不可發兵擊破部落歸化官爵所有部落百姓中國禮義不滅突厥人為百姓所以土地人馬以後可汗是以部落河南放牧戶口滋多冊立不可失信突厥渡河國土日月在前突厥後者前者突厥守土鎮撫部落逾越抄掠即將既定非但便貽厥子孫富貴。」

於是禮部尚書部落突厥安置渡河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