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iang 梁書

卷四十七 列傳第四十一 孝行 Volume 47: Filial Act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豫章南昌寒瓜土俗不能悲哀:「我有。」拜謝驚異尋訪所在父母漿入口旬日隆冬不著蔬食終身忌日思慕晝夜哀慟門外有神見佛顯著家人大小禮拜久之遠近太守功曹王儉曾子天監元年奉使巡行風俗有子行業


  長沙臨湘居喪未及鄰家及其鄰人日方

女子
  宣城女子猛虎十數太守


  吳興兗州刺史及長養母建武起家永元司徒參軍天監前軍鄱陽參軍太守主簿不及致死漿入口晝夜號哭旬日絕氣兄弟:「殯葬毀滅。」哀慟每夜猛獸歎息家貧經年喪禮不備不能郡縣至孝高祖舍人慰勉下詔:「前軍少有居喪便太子洗馬。」奉詔涕泣居喪不受自陳經年永寧祿不及哀思年三十


  太保十五成都市元嘉武陵王元凶員外侍郎中興氣絕身體奔喪宿商旅不忍哭聲起家太守豫章傍人家貧不得不出不復禿形體家人不復郡縣高祖舍人豫章王國常侍:「主上治天下古人發明非唯揚名後世!」於是二十一


  新野司徒主簿高名

  好學孝經》,未嘗失色南陽起家本州主簿西行參軍當時以爲仁化永元在家忽然心驚流汗棄官歸家家人:「嘗糞。」泄痢憂苦稽顙北辰空中:「徵君壽命不復誠禱月末。」居喪和帝手書西尚書

  益州刺史長史巴西梓潼太守成都城中珍寶厲聲:「長史!」不違蜀郡太守在職百姓便殯殮鄉里尚書中軍表記參軍東宮皇太子太子中庶子舍人博士明山太子五經侍郎荊州大中四十六


  襄陽十一所生漿入口天監吳興廷尉十五號泣祈請公卿行人其父清白引咎大辟登聞鼓高祖廷尉法度:「可嘉幼童未必嚴加。」法度官司厲色:「便伏法不及姓名。」對曰:「豈不知可畏不忍極刑所以胸臆不測奈何明詔登仙!」法度至心不可屈撓:「主上無罪行當父子同濟以此?」對曰:「螻蟻齏粉瞑目引領無言。」依法桎梏法度其二:「死罪增益豈可?」法度高祖其父丹陽廷尉故事歲首:「固然面目則是!」十七本州主簿萬年縣風化大行刺史主簿鄉人丹陽揚州中正以爲》、《》。太常


  中山無極江陵長寧從事

  數歲喪父有若成人家人肉汁不肯不識悲泣形貌其父以爲孝感家貧養母珍羞居喪玄黃雜色宿始興行狀:「寤寐殊異加以爵位。」安南參軍


  上黨客居荊州危殆稽顙祈禱時寒忽聞香氣空中有人:「童子須臾自苦。」豁然平復鄉里十五喪父幾至鄉人南陽一日獨居涕泣家人:「。」還家:「無虞。」家貧膝下朝夕九十一壽終明水漿入口號哭不絕家禽蔬食終身衣衾天監刺史始興


  字元彭城淮南太守得罪懇惻甚至篤行成王常侍奔喪四科叔父高祖海寧安西參軍不以衣不解帶漿入口母喪藥王天寒衣單晝夜哭泣不絕行路未及


  廬江太中大夫

  十五從兄受業五經章句白皙美容從兄:「弘治。」恬退不樂:「高蹈君子出處。」十九揚州主簿秀才王府參軍尚書庫部永康南康記室治書御史衣不解帶信宿之間形貌不絕


  司空長史長沙內史所生不肯流涕對曰:「家門!」終身布衣蔬食起家臨川王國常侍中軍參軍晨昏衣不解帶針灸漿入口不解不出晝夜鄰人不忍新林百餘尚書高祖召見輕車參軍會稽所生還都浙江中流覆沒號哭俄而孝感所致刑獄參軍丹陽寧遠參軍司馬長城


  濟陽光祿大夫十三衣不解帶:「慧眼。」第三祿草堂智者法師智者:「《無量慧眼。」智者夏縣嘉名:「孝子往往感應智者第二慧眼慧眼則是五眼之一可以慧眼。」創造井水取水因此孝感南康南州主簿》、《玄言不樂終日不絕


  平原冀州刺史

  左氏傳》,十四家貧天監起家晉安王府參軍記室西昌尚書主客侍郎海鹽前後著稱建康頃之建康五十衣不解帶》,:「夫人精誠。」六十哀慟常有白鶴處士思慕不已五十二釋俗文集文學傳》,處士》。


  吳郡唐人周易》,當時天監五經博士孝經》、《論語》,文章湘東王國侍郎輕車湘東參軍助教武陵王揚州參軍記室至孝父喪冷氣漿入口二十三氣絕


  太傅參軍

  父母:「不覺。」:「在家曾子。」過目便諷誦」。晝夜骨立自守吏部尚書蕭子顯王府參軍記室參軍甘露士林高祖使兗州刺史德政》,宣城中庸》。

  太清元年侍郎散騎常侍使上交不得入境不祥便氣絕久之漿入口親友相對悲慟勉強不能年三十


  史臣孔子不滅」,教民死傷聖教曾參孝道漿入口泣血終年豈不知,《所謂先王賢者俯就終於毀滅。[1]


全文中華書局一九七三年五月梁書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