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ecords of the Grand Historian 史記

《大宛列傳》 Treatise on the Day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大宛列傳》 Treatise on the Dayuan

大宛張騫張騫漢中建元天子匈奴匈奴月氏飲器月氏怨仇匈奴使匈奴使者使月氏隴西匈奴匈奴單于單于:「月氏何以使使?」有子

匈奴與其月氏西日至大宛大宛不得問曰:「?」:「使月氏匈奴使財物不可勝言。」大宛以為康居康居大月氏大月氏太子大夏地肥安樂月氏至大不能月氏要領

歲餘匈奴所得歲餘單于太子自立國內太中大夫奉使

為人寬大蠻夷胡人善射禽獸百餘十三

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傳聞大國天子

大宛匈奴西南西萬里土著耕田其先天馬城郭大小七十可數十萬騎射康居西大月氏西南大夏東北西西西海潛行地下河源玉石中國樓蘭姑師城郭長安五千匈奴右方以東隴西長城

大宛東北千里匈奴數萬匈奴不肯朝會

康居大宛西北千里月氏大同萬人大宛鄰國國小月氏匈奴

康居西北千里康居大同北海

大月氏大宛西二三千里大夏西安息康居匈奴一二十萬匈奴冒頓攻破月氏匈奴單于月氏飲器月氏敦煌祁連匈奴西大夏其餘小眾不能山羌月氏

安息大月氏西可數千里土著耕田城邑大宛大數地方千里最為大國商賈千里以為書記西

安息西千里臨西耕田人眾甚多往往君長安息以為外國安息長老傳聞西王母未嘗

大夏大宛西南土著大宛)[往往城邑大月氏西大夏大夏百餘東南有身

:「大夏竹杖問曰:『安得?』大夏國人:『賈人身毒身毒大夏東南可數千里土著大夏暑熱人民大水。』大夏千里西南身毒大夏東南千里不遠使大夏匈奴所得。」天子大宛大夏安息大國土著中國同業財物大月氏康居可以萬里重九威德四海天子欣然犍為使行一千里北方南方昆明昆明君長使西名曰於是以求大夏滇國西南夷道不通張騫可以大夏西南夷

校尉大將軍匈奴水草得以不乏博望侯明年衛尉將軍北平匈奴匈奴將軍失亡多後期庶人匈奴西)[數萬祁連山明年金城河西西空無匈奴匈奴其後單于

後天大夏:「匈奴匈奴西邊匈奴其父單于以為使單于其父西)[]。收養旁小邑弦數攻戰單于中立不肯朝會匈奴匈奴奇兵不勝以為不大單于空無蠻夷財物以此時而昆弟則是匈奴右臂西大夏皆可招來。」天子以為中郎將三百牛羊金幣持節使使使

使單于蠻夷:「天子。」其他如故使:「夫人。」烏孫國未知大小素服匈奴久矣大臣不能專制不得要領其中子曰祿萬餘祿太子太子有子太子臨死其父:「太子他人。」太子祿不得太子昆弟謀攻祿萬餘萬餘自備分為以此不敢

因分使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遣使廣大

大行九卿歲餘

使漢人其後歲餘遣使大夏與其於是西北張騫鑿空其後使博望侯以為外國外國由此

博望侯死後匈奴欲擊之使大宛大月氏使使昆弟天子群臣納聘然後」。天子神馬西北」。名曰天馬」。大宛汗血馬更名西」,大宛天馬以西置酒西北益發使安息身毒天子使者相望使外國數百百餘博望侯使數歲

西南夷入朝於是益州牂柯沈黎地接以前大夏遣使大夏昆明至大於是罪人巴蜀數萬將軍郭昌昆明使者斬首數萬其後遣使昆明酒泉大夏使者外國

博望侯開外國道尊貴其後從吏上書外國奇怪利害使天子非人問所從來具備人眾不能使天子重罪激怒使使無窮犯法外國所有妄言無行使人子縣官外國外國使人人輕重不能食物使使積怨相攻擊樓蘭姑師當空使王恢尤甚匈奴奇兵時時使西國使者外國災害城邑於是天子屬國數萬河水擊胡明年姑師輕騎七百樓蘭姑師舉兵大宛王恢使樓蘭天子天子發兵擊破於是酒泉玉門

宗室江都以為夫人匈奴以為夫人」,娶妻富人五千

使安息安息千里人民甚多使而後使使廣大眩人西姑師使見天天子

使河源河源出于玉石天子圖書出山崑崙

上方海上外國大都多人財帛賞賜於是出奇怪物賞賜酒池肉林外國)[倉庫廣大自此

西北外國使以西晏然未可羈縻使以西安息匈奴匈奴月氏匈奴使單于傳送不敢及至使不得不得所以然財物得所匈奴使左右富人萬餘嗜酒苜蓿使其實於是天子苜蓿肥饒天馬外國使離宮苜蓿自大以西安息異言大同女子女子丈夫不知鑄錢使兵器白金以為不用

使者天子:「不肯使。」天子甘心使壯士等持千金相與謀:「鹽水水草往往使數百人為死者過半安能大軍寶馬。」不肯使使怒妄言貴人:「使!」使東邊使財物於是天子大怒使不過天子使樓蘭七百以定寵姬李氏李廣將軍屬國惡少數萬以往將軍」。成為王恢使校尉軍事太初元年關東西敦煌

將軍西鹽水當道城守不肯不能不下不過殺傷將軍:「不能?」引兵往來敦煌不過什一使使上書:「道遠士卒不患不足罷兵益發。」天子大怒使使玉門敦煌

萬餘匈奴公卿專力天子不能大夏絕不使外國不便囚徒材官益發惡少邊騎歲餘敦煌萬人從者十萬三萬驢騾天下騷動五十校尉王城城外流水於是水工下水益發甲卒十八酒泉張掖酒泉天下轉車相連敦煌人為校尉

於是莫不不下自此西平行宛城三萬迎擊走入水源四十其外貴人走入貴人相與謀:「所為使不解力戰。」貴人以為貴人使:「漢軍康居康居漢軍漢軍?」康居不敢:「宛城穿其內所為首惡寡頭如此不許堅守康居漢軍。」以為漢軍漢軍以下而立貴人待遇使以為罷兵不得

敦煌西以為道上不能分為南北校尉成城不肯大軍二百,()[不肯窺知數人都尉上官攻破成王康居康居康居成王騎士大將軍人相:「成王今生大事。」騎士最少成王大將軍

天子使使大發并力兩端不肯將軍使子弟從軍見天以為力戰最多上官深入謀計玉門萬餘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