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Commentaries on the Four Books by Zhu Xi 朱熹四書章句集注

《述而第七》 Commentary on Shu Er VI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 Commentary on Shu Er VII

聖人及其容貌行事三十七

子曰:「。」去聲而已創始故作聖人不能賢者大夫見大傳述孔子詩書定禮周易春秋先王未嘗有所如此不惟不敢當作者不敢顯然賢人自知當是時作者夫子集群折衷其事不可不知

子曰:「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一說何者聖人不敢當

子曰:「聞義不能不善不能。」:「而後而後見善改過不吝四者日新未能聖人學者?」

申申閒暇:「申申。」程子:「弟子形容聖人申申字說不盡今人不怠放肆嚴厲嚴厲不得怠惰放肆不得聖人便自有中和。」

子曰:「久矣不復夢見周公。」孔子周公夢寐之間不能因此程子:「孔子寤寐周公不可以有為道者老少行道。」

子曰:「人倫日用之間行者如此執守1終始惟一日新不違私欲功夫至此天理流行。」禮樂至理日用不可朝夕義理有餘如是立志德性常用物欲不行學者其先輕重本末內外日用之間少間從容自知聖賢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未嘗。」古者相見執贄以為束脩聖人無不不知無不

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不以不復。」未能可知其三聖人誨人不倦學者用力以為受教程子:「誠意而後告之告之自得。」:「不待不能堅固而後。」

未嘗不能於是之內不能:「學者二者可見聖人情性聖人情性然後可以學道。」

顏淵:「!」上聲:「安於所遇不足道顏子幾於聖人。」子路:「三軍?」五百人為大國三軍子路孔子顏淵自負夫子三軍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去聲其事不外子路不知:「聖人之間無意非獨欲心不用是以顏子可以子路非有欲心未能三軍夫子無成不懼小事三軍?」

子曰:「不可。」去聲身為以求不辭安於義理而已何必:「聖人未嘗有意不可為此語者決不。」:「君子富貴無可。」

思慮神明之至死生存亡之所以死生存亡不可以:「夫子弟子。」

三月不知:「樂之至於!」史記三月二字不知於是不及不意作樂至於如此極其不覺歎息聖人不足以及:「樂之三月不知如此之至。」

:「夫子?」子貢:「。」去聲世子國人於是孔子得罪嫡孫:「伯夷叔齊何人?」:「賢人。」:「?」:「。」:「夫子不為。」伯夷叔齊孤竹君其父將死叔齊叔齊伯夷伯夷:「」,叔齊不立國人其中其後武王伐紂武王陽山君子大夫子貢夫子告之如此不為可知伯夷叔齊天倫為重所以合乎天理人心既而惟恐不可同年程子:「伯夷叔齊夫子以為故知。」

子曰:「疏食飲水曲肱而枕在其中不義浮雲。」去聲疏食聖人渾然天理無不不義富貴浮雲無有漠然其中程子:「疏食飲水疏食飲水不能不義富貴浮雲。」:「須知。」

子曰:「數年五十可以大過。」定公,「作假,「五十假聲相近誤讀五十相似史記作為數年若是彬彬」。作假五十孔子七十五十無疑吉凶消長進退存亡之道可以大過聖人無窮而言使不可不可以

雅言雅言情性政事日用常言執守而言而已程子:「孔子如此天道不可得。」:「。」

孔子子路子路不對葉縣不知孔子子路不對聖人實有名言子曰:「為人發憤忘食不知將至。」發憤忘食樂之以是二者孳孳不知不足好學全體至極不已聖人不能凡夫如此學者

子曰:「以求。」去聲氣質清明義理昭著不待學而汲汲。○:「孔子好學可知義理禮樂古今事變學而其實

不語怪異勇力悖亂非理聖人不語鬼神造化不正之至:「聖人不語不語不語不語。」

子曰:「三人行不善。」同行其一:「見賢思齊自省善惡?」

子曰:「天生?」司馬出於桓公又稱孔子孔子如是不能

子曰:「二三無行二三。」弟子夫子高深不可幾及不知聖人無非夫子以此程子:「聖人天然弟子親炙然後使以為不可趨向幾於聖人如此非獨使資質企及才氣高邁不敢。」:「聖人天象昭然莫非。」

四教去聲程子:「忠信忠信。」

子曰:「聖人不得君子。」聖人神明不測君子才德出眾子曰:「善人不得。○「子曰常久子曰:「善人。」。」不能:「聖人君子善人。」聖人高下未有自有至於聖者申言可謂深切

宿生絲宿宿:「孔子貧賤不得已出其不意不為可見本心如此待人可知如此可知。」

子曰:「不知多聞。」不知不知妄作孔子未嘗妄作謙辭可見無所不知從不善惡參考如此未能可以次於

童子門人惑不善夫子不當子曰:「與其與其退與其。」。「十四與其之前前日自潔不能前日所為善惡進而退不善既往將來以是上下大抵不為已甚程子:「聖人如此。」

子曰:「。」仁者在外以為反而程子:「?」

昭公知禮孔子:「知禮。」國名官名司寇昭公魯君威儀當時以為知禮以為孔子如此孔子退:「君子君子同姓孟子知禮不知?」。○孔子弟子相助同姓孟子使女子子曰:「。」孔子不可不可以同姓知禮以為不辭:「夫子父母昭公先君未嘗其事知禮如此以為夫子以為夫子盛德不可以為不正其所不知孟子可以萬世。」

使反之而後去聲使而後與其聖人氣象從容誠意謙遜如此不可讀者

子曰:「躬行君子。」不能過人尚可以及未有自謙足以言行難易緩急其實聖人無不不遜躬行君子可以入聖不居猶言君子道者無能。」

子曰:「豈敢不厭誨人不倦可謂。」西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