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Song 宋史

卷四百二十六 列傳第一百八十五 循吏 陳靖 張綸 邵曄 崔立 魯有開 張逸 吳遵路 趙尚寬 高賦 程師孟 韓晉卿 葉康直 宋慈 Volume 426 Biographies 185: Xun Li, Chen Jing, Zhang Lun, Shao Ye, Cui Li, Lu Youkai, Zhang Yi, Wu Zunlu, Zhao Shangkuan, Gao Fu, Cheng Shimeng, Han Jinqing, Ye Kangzhi, Song C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循吏

開張宋慈

可以循吏太祖召見政事然後郡守郡守縣令以時殿朝臣防閑

承平之世州縣謹守法度職業其間然後州縣他日名臣不足平生始終三百餘年循吏十二循吏》。

興化莆田好學古今泉州稱臣徒步轉運使討賊主簿契丹不利從子上書賞罰持重示弱將帥專制境外太宗未幾御史臺

進士高等浮華考官甲乙唱名知名喪父秘書丞史館三司淳化使高麗太常博士

太宗農事有司均田:「大臣三司使租庸使屯田三司判官通知民事人為京東西千里荒地耕作室廬不足給以十分州縣勸課殿最為三等三分四分十分五分未及十分殿十分殿賞罰數歲罷官屯田然後井田頒行四方不過如此。」太宗:「井田未能。」召見

他日:「雖是未必未必三司。」於是鹽鐵使判官西勸農使大理寺皇甫祿不然既而試行:「不能受害。」不同婺州再遷尚書刑部員外

真宗即位勸農:「國家西北東南東南不足國大京東西河北大行勸農殿州縣官吏百餘。」刺史縣令孝悌賜爵檢察遊惰三司

判官京畿均田使淮南轉運使發運公事江南轉運使李氏十七尤甚判官三司判官西京東轉運使太常太僕集賢院學士泉州大夫黨人刑獄御史不宜鄉里於是秘書監致仕

平生農事淳化咸平以來表章勸農奏議》,泥古不可

潁州倜儻任氣進士奉職殿直數百據險使:「窮寇不如向背。」慶州兵馬監押使所部縱酒居民斬首數人刑獄供奉開封府公事

奉使不得殿奉使契丹安撫使不可入寇安撫使禍福

久之發運使鹽課宿器用由是十萬鹽場歲入五十增上八十太湖六十西河堤二百高郵橫流泰州五十不治修復以為:「十九十一豈不?」泰州六百

淮南文思使刺史契丹吊慰使滄州再遷使刺史潁州為人施予死者:「有司所以。」不能

其先京兆唐末喪亂曾祖不見湖南全州判官連州知州桂陽參軍連山

太平興國進士邵陽主簿大理評事參軍太子中全知蒙昧置於其實引道不服按驗既而捕獲削籍太宗:「平民可嘉。」五萬下詔天下祿使廣南刑獄通判著作太常江南轉運使監察御史得知三司工部員外淮南轉運使

景德祿安撫信使其弟自立攻戰安撫使以便方略安南朝廷威德定位即時聽命軍事其事禮物:「誠信不若加封。」真宗嘉納使兵部員外使八十覿安撫至交水陸宜州山川控制

三司使大中兗州王欽若安仁經度封禪京東轉運使封禪刑部郎中淮南發運使諫議大夫廣州州城瀕海颶風不能六十三

開封鄢陵泰寧節度判官慕容大義進士團練推官率眾知州:「私己。」真宗大理寺豐縣大水殿通判廣州

調受納有餘二百江陰有利教民既成六十太常兗州富人十萬全活

論事大中封禪士大夫符瑞贊頌:「徐州連江無為金陵所以區區符瑞治道?」前後四十諫議大夫耀州給事中尚書工部侍郎致仕布衣

字元參知政事從子左氏春秋》。橫行不敢入境確山縣大姓把持興廢以為循吏

死者:「殺人安得若是?」天方南康王安石江南如何:「異日。」通判杭州

水災常平冀州:「無水何以?」:「不虞。」明年水果不能朝廷遣使河北郎中信陽中大夫

鄭州滎陽進士及第秘書校書郎几案再拜:「老臣朝廷。」他日真宗對曰:「在家職官。」觀察推官母喪對曰:「京官。」大理寺

留守西京青神縣自給半年使興學邑人相繼桂枝東南松柏暴漲江神再遷太常博士尉氏縣監察御史益州刑獄開封府判官使契丹兩浙轉運使陜西河東數月陜西梓州

尚書兵部郎中開封府固執不許仁宗:「有司守法。」:「命婦比來官司。」

樞密學士益州民風殺人行者使殺人:「殺人?」以為使江水減價關中:「將死不禁今歲一切放還。」未幾

文苑》。進士殿太后稱制政事得失路條太后常州吳中賴以十八尚書員外開封府推官三司判官史館淮南轉運使發運使發運泰州高郵斗門十九水利常平倉二百規畫便

工部郎中坐失蘄州入部死罪洪州廣州不行發運使以為發運使起居民兵河東路糧草料揀河東鄉民為兵以為進兵郎中開封府嚴肅

宰相呂夷簡不悅雅相宣州要略》、《邊防雜事二十陜西轉運使學士永興不輟仁宗京師

聰敏博學大體母喪蔬食慎重寡言為政簡易不為聲威平居長物范仲淹

尚書員外不待

河南參知政事安仁平陽縣十數居民:「不能怠惰使得散漫。」其後獲之

殺人服藥置於大化轉運使十萬白金期會

第一沃壤五代不足:「招徠?」視圖故跡益發萬餘教民四方來者口授榛莽萬餘農政三司使包拯使者其事仁宗下詔王安石蘇軾新田》、《

宿河中大校匿名:「妄言。」士卒梓州數歲日益朝廷少府監梓州五十

中山殿直進士太常博士真定通判成德衢州二十家世害人忿

百年榛莽其後兩河流民使四十四滿三萬一千三百萬一三百八十二百五十七宣布天下為生河東刑獄滄州境內西州城:「堤防開鑿?」不從不成

太常寺集賢院學士在朝建明:「大臣京城公私便仿丞相府門前。」:「仁宗公主用錢十萬五大長公主講求定式。」刑獄法官使功臣施行大夫致仕退居襄陽八十四

進士甲科南康楚州刑獄使者所在萬州相去乃至無常不足不可:「。」

河東路土山川谷大雨黃河天河」,出錢良田八千其事水利》,州縣判官洪州節水升降無水

三司契丹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