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50 尉元 慕容白曜 Volume 50: Wei Yuan, Murong Baiy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慕容
目录
1  
2 慕容
3 校勘
 
勇略當時泰常前將軍頗有軍功中山太守元年十九善射神䴥中郎將羽林小心世祖有風給事中海隅賜爵寧遠將軍和平北部尚書散騎常侍太昌冠軍將軍

天安元年徐州救援顯祖使持節都督東道諸軍南大將軍城陽東平太守詐降容納兗州刺史東平太守𢷋率眾羽林五千將軍呂梁侍郎引領茱萸徐州刺史中書侍郎內外然後彭城

據險攻守士卒固守精銳呂梁茱萸追擊斬首八百窮寇八千不下擐甲四面之外殺傷太半重五百餘彭城諸軍然後走路餘燼乘勝南門乘勢追擊大雨泗水棄船必將率眾走路南北呂梁斬首數萬六十死者手足十八生擒使持節都督諸軍刺史將軍益陽開國將軍羽林輕騎器械不可勝數徐州刺史徐州刺史下邳將軍兗州刺史將軍太守保險青州刺史遣使相與歸命

:「彭城倉廩飢色棄船九百沿可以新民。」顯祖:「彭城不可以師徒不敢𨵦淮北自然。」:「後軍軍糧。」:「受命寒暑,[1]一舉退民情事宜不以以下水陸殄滅彭城下邳壅塞不肯彭城淮南農夫顯達宿豫其日使虛實出擊新民生變龍駒步騎五千征人逃亡者迭相扇動國事古人必須經略彭城宿豫歷下青州下邳沂水東安即為下邳宿豫淮陽東安四處不服百姓狼顧僥倖愚以為東南愚民高城如此淮北自舉可行神速生變天雨進取翻然未可有損。」

數萬下邳步騎之前敗軍傷殘手足 行者,[2]南大將軍慕容泗水不得前進不行公等輕騎徐州刺史禍福狼狽宿豫淮陽於是中郎將中書侍郎一千徐州刺史中書侍郎兗州刺史都督兗州諸軍大將軍徐州刺史淮陽持節散騎常侍尚書如故:「公等下邳智勇奮發水陸應時以北蕩然皆是元帥經略將士效力所致諸城要害民情秣陵至於用兵形勢量度動靜。」

徐州妖人司馬自稱百姓西郊興元五月淮陽三萬入寇淮北諸城:「淮陽上黨全無撫綏招集愛民如子前後歸附二百有餘陵縣稱念善於請乞招集成立。」顯祖:「民情如此。」此類太和大官既而使持節西大將淮陽

蕭道成自立間諜扇動新民不逞之徒所在蜂起威名使持節侍中都督南征諸軍西大將軍大都如故諸軍東南遠近侍中尚書尚書十三司徒十六山陽開國食邑六百:「天安海內。[3]尸祿有年安危彭城水陸江南用兵莫不因之大計未定以南彼此顯達前後彭城彭城胡人前鎮徐州胡人達因便叛亂一時扇動威靈罪人胡人同黨所見,[4]彭城換取豫州彭城鮮卑:「事機。」

乞身八月:「元年告退公秉德清淵廣民政不屈何以美德致仕。」詣闕引見殿素服:「大道至德沖挹王法,[5]聖人是以天子五更所以孝悌萬國教本天下是故五帝三王難為中庸司徒山陽開國大鴻臚新泰元亨利貞宿可謂八十七十五更。」於是五更高祖再拜五更衣服既而:「天地五行孝順天下陛下四方衰老不盡。」高祖:「孝順天地明言。」:「至孝通靈至順孝悌之至神明四海。[6]如此孝順陛下黎庶識見在於不敢不盡。」高祖:「五更克己復禮。」一乘:「尊老綿道謝司徒公元尊公,[7]耄耋祿祿五更可食。」

十七七月高祖八月八十一:「備至懷仁所謂立身本末行道終始遠近萬方王業遺老。[8]戎事不盡布帛朝衣營造。」桓公鼓吹四十一千

肅宗頗有起家祕書主客給事散騎常侍殿尚書侍中去職平南將軍高祖怠惰常侍尚書祿一周山陽改為開國將軍刺史以為

正始元年兗州刺史

員外散騎常侍延昌杖國深澤縣開國



才識世宗尚書郎中太守將軍洛州刺史

散騎常侍長史

慕容
慕容慕容玄孫著稱賜爵冠軍將軍尚書左丞安南將軍刺史給事東宮高宗即位北部大夫北部尚書在職執法高宗厚待高宗朝政尚書僕射安南將軍

徐州刺史兗州刺史南大將軍將軍東平太守刺史使使持節都督諸軍南大將軍上黨以為諸軍鹽城東郭男女青州刺史冀州刺史遣使既而復歸肥城三十不下濟水死者由是軍糧充足淮陽豹子不克之內顯祖:「無不旬日之內何以不順危亡不必以為勞頓使百姓。」忿數百撫慰殺戮百姓

率眾數萬彭城南大將軍顯祖泗水不得退從弟陽城將軍長孫

將軍長孫將軍青州進攻歷城:「禍難骨肉兄弟自相誅戮君臣上下紀綱徐州刺史豫州刺史珍奇兗州刺史存亡翻然歸義朝廷以南目前東西劫奪行人官軍一時固守潰散襄陽以東至于淮海莫不風靡服從正化東陽歷城有識之士上思死亡追悔執守不能北方黃河十二清風踟躕依然成敗見機周易人事常理微子重光無不披靡所能秣陵不出江海蝮蛇肌體性命可以寧宗安樂深思自求多福。」

固守長圍長孫青州遣使軍人西頗有兗州刺史皆釋及其僚屬京師民望朝廷懷寧奴婢百官軍旅接待人物有禮婦女安置士卒

東陽西克東八十五九千十八八千四百甲冑三百五千十五八千六百口四萬一三百始末圍攻日日交兵士卒死傷土人以為欣然安堵樂業不為忿以此使持節都督徐州諸軍三司青州刺史濟南將軍如故

專權以為謀反

十一自殺家人:「輕重未可知。」:「王位至此。」自縊

如意歷下

太和著作

聞經聖王當時功成流言人主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