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88 良吏:張恂 鹿生 張應 宋世景 路邕 閻慶胤 明亮 Volume 88: Virtuous Officials - Zhang Xun, Lu Sheng, Zhang Ying, Song Shijing, Lu Yong, Yan Qingyin, Ming Li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鹿 [1]    明亮     
歷年永久世相所以民調平常適時是故旋踵錄用已然前世沉浮澆漓所以無為兼并疆域河南豐沛未能高祖綱紀賞罰奉法世宗優遊太和陵替肅宗天下九州所聞為時

沮陽歸國代王軍事太祖:「紛紜慕容山東使大王燕趙中土遺民大業。」太祖皇始中書侍郎密謀參議將軍鎮遠將軍賜爵廣平太守招集離散勸課農桑常山太守學校儒士民歌喪亂之後當官清白百姓親愛當時第一太祖太宗即位三百太中大夫神瑞六十九產業無餘太宗將軍刺史

鎮遠將軍

北平太守冠軍將軍刺史遺風

子長博士寧遠將軍汝南太守兄弟分析家貧不決長年悽然:「應得。」家牛一頭於是之中太和

寶貴少有常侍羽林太子軍校

武定光祿大夫

鹿沮渠庫部濟南太守顯祖特徵季秋加以廉潔前後十年苟且農業徐州任城廣陵安南長史淮陽太守郯城鎮將七十四正始追贈將軍兗州刺史

不知何許人太守履行妻子高祖京兆太守所在清白

廣平河南第三自修誦讀博覽秀才對策上第助教彭城參軍才學雅相高祖司徒參軍

景明裁決疑獄尚書祠部彭城:「尚書僕射。」臺中疑事僕射從政加之不怠著稱僕射巡察有餘黜陟賞罰莫不遷徙世宗:「文武才略當今陛下機要。」世宗:「。」尚書廣陽王嘉僕射吏部尚書中山王英博士尚書右丞世宗故事

伏波將軍滎陽太守為難濟州刺史受納百姓下車:「假借之前今日之後。」自若繩之以法棄官於是僚屬莫不終日未嘗早晚來者無不密語民間巨細摘伏有若神明滿食人[];甲乙[],丙丁叩頭伏罪於是上下震悚犯禁除名

行路形容莫不歲餘母喪不勝晉書

太守功曹起家太學博士將軍之間嵇康有理後夜二十五

陽平世宗功勞東魏太守靈太后:「民俗經年饑饉嗷嗷將就溝壑出家何以被褥宣州使。」青州刺史

不知何許人。[2]秦州太守饑饉賑恤貧窮賴以一千有司:「饑饉有子百姓不少東魏太守郡治聖旨求情合同。」靈太后

明亮文德平原。[3]給事中員外常侍延昌世宗臨朝親自黜陟勇武將軍:「常侍第三勇武文武更改。」世宗:「不論清濁清濁!」:「聖明清濁聖明是以。」世宗:「九流之內君子文武佐治清濁未可。」:「江左陛下授命前驅官爵陛下微臣陛下。」世宗:「江表勇武自相矛盾。」:「運籌勇武成功。」世宗:「二事本相不獨必須制勝運籌不復?」:「平遠將軍。」世宗:「運籌然後遠人武平不得平遠。」退

陽平太守清白愛民顯著當時朝廷風化太守遠近迄今追思孝昌左將軍青州刺史

陽平屬相刺史中山起兵刺史城陽遣使使由是。[4]將軍濟州刺史

從弟從事

常山門人清苦自立縣令喪亡親屬殯葬由是郡縣父喪孝廉豫州

將軍五百新野騎都尉壽春慰勞豫州刺史歸國,[5]使廣陵安慰新野南陽賜爵井陘五百之中人稱,[6]公田軍費秦州武都太守正始漢陽太守清白都督椿秦軍中郎將太倉去職久之伏波將軍太倉寧遠將軍延昌京師肅宗將軍清河內史儉約疾苦農桑親自檢視加以將軍益州刺史反叛民和平陽太守將軍太中大夫

正光清河三百德政孝昌都督刺史常山太守未幾定州刺史老舊鉅鹿

歷任蔬食受納百姓所思永熙將軍刺史天平將軍定州刺史

字元河東聞喜其先涼州苻堅河西東歸桑梓解縣惠州

容貌魁偉春秋毛詩周易秀才博士司徒參軍司空記室揚州任城曹參尚書倉部郎中河東所在尚書郎中河東中正世宗親臨員外散騎常侍中正如故風聞御史赦免將軍大夫太守有方莫不所得俸祿恤貧前將軍荊州刺史至今追思平南將軍盤石敬宗部落萬餘前後征討未能使禍福敬宗宿相率歸附於是邊民撫軍將軍中軍將軍永安不受諸子遵行

剛直不好俗人交游當時名勝清白不事家產不過三十田園

武定中書侍郎

才學司徒記室參軍天平關西

遼西遼陽。[7]扶風大將軍竇武曾孫遼西太守子孫曾祖慕容氏漁陽太守成周太守秀才普泰階級將軍刺史

十七便遊學御史太常博士大將軍太原所知大行左丞以軍賜爵員外散騎常侍新昌容城縣開國食邑五百將軍散騎常侍左丞容城新昌轉授由是太山太守

長廣為主洛陽東郭:「天人廣陵願行堯舜。」由是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前廢帝出帝廷尉開講散騎常侍給事黃門侍郎散騎常侍天平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廣宗太守清白廣宗民情凶戾前後終始中山太守將軍聲譽武王州郡政績以為使持節將軍刺史武王丞相府長史稱職晉州

京師

宣示所部有若聞法巍巍郁郁元首股肱可否伏惟陛下會昌琴瑟調高祖萬國
三公第六十六其父不得再三何者子孫父母祖父母父母父母父母祖父母攘羊殺害之類法理如是足見未必乃是以為康王令尹上告。[8]對曰:「不為。」:「?」「行將!」:「?」:「不忍。」非禮春秋蓋門同在無可知母理應便是知母不知野人禽獸作合下手所以
聖化承風脫下不移臨時訓誡千載之下明明管見謀反逆子而已可見贊成所能深重評議
尚書三公:「身體父母莫大父母終天尊卑優劣推心訪古其父便是天下未有不知春秋莊公元年即位:『齊襄隱痛思慕至於經書三月夫人。』既有聖人設法所以善惡使宣布有年不宜。」

:「父母終天尊卑優劣推心訪古。」以為:「天尊乾坤。」:「故稱故稱。」喪服尊卑優劣典章訪古
:「其父便是天下未有不知!」其父便是天下有無有所
:「春秋莊公元年即位:『齊襄隱痛思慕至於經書三月夫人。』既有。」隱痛隱痛即位是以下文不為。[9]公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