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八十五  列傳第一百十 鄭二王韋張 Volume 185 Biographies 110: Zheng, two Wangs, Wei, Zh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滎陽進士賢良方正拔萃李德裕翰林學士西幕府監察御史刑部郎中雜事給事中宰相觀察使不能刺史

進士有司上第武宗自省宣武推官拔萃渭南父喪宣宗令狐賓客調幾十幕府虞部員外右丞不可刑部員外宰相戶部郎中翰林學士徐州成文粲然無不機要當時戶部侍郎進學承旨以為梧州刺史散騎常侍故事常侍建言顧問兵部侍郎平章宰相行人百官不得宰相五道嶺南廣州節度使四十吉米安南軍食嶺南使二十:「朝廷不可。」再遷侍郎滎陽不許

乾符黃巢安南天平節度使群臣請假嶺南節度使使立功:「才略無雙淮南天下奈何四方解體?」:「不然天下國家所在不敢使及歲思歸天下未艾。」僕射:「南海天下。」天子:「安危吾等淮南用兵不知。」:「南蠻西戎公主下嫁。」以為國威不可拂衣大臣爭口百官太子賓客東都吏部尚書

明年鳳翔隴西節度使五百疾雷」;不敢東都京師家財戎衣戰士:「將相無狀。」:「西。」:「有機不可請便從事報國。」:「社稷無不。」士卒器械城隍使俄而使不可脫身使赦令明日使監軍逆順聽命平章餘黨數百檢校尚書僕射西面行營以前靈武節度使行軍司馬

中和元年率眾三萬使設伏縱步旗幟不測日暮鏖戰鎧仗京師數萬招來秦州夏州拓拔傳檄天下不出四方王室不能復興遠近立功不敢西此時天子:「不盡儒者乃爾!」

咸陽渭水伏甲乘勝都門司空侍郎京城四面行營

行軍司馬昌言興平麾下南面引兵不意:「入朝戢兵愛人。」昌言留後出境太子東都便興元

明年司空侍郎平章軍務:「嵯峨檢校散騎常侍奉天。」皆可舊制使校書郎以上滿監察御史至大常侍滿三十節度宰相不敢以為不可:「行營節度至大滿二十校書郎以上滿如故。」

有所宰相:「宰相安得?」不肯昌言不喜人相不許:「輿鳳翔昌言宰相所以反側群臣使天子。」檢校司徒太子太保政事刺史龍州六十三太尉太傅數歲博野奉天麾下厚禮天復宗廟

為人姿布衣給事中侍郎如此諸軍天子帷幄

宰相昆弟會昌進士補闕集賢殿直學士西幕府咸通舍人禮部侍郎多才御史戶部侍郎十二禮部尚書平章侍郎尚書僕射司徒恩幸進士政權其事不得上疏檢校僕射宣武節度使

僕射制度周密河南天下侍郎平章乾符江陵觀望天下朝廷統帥侍中節度使行營晉國流冗張設西平善言無有精兵使湖南俄而廣州望風退襄陽於是太子賓客東都

未幾太子天子司徒侍郎平章侍中太子太保平章誅討大計感慨王室流涕中和檢校司徒節度使行營戶部租庸使於是昌圖幕府諸葛節度將佐中尉西門監軍衛兵三萬盩厔天下號令士氣急欲使出於檢校司徒節度數月復京師關東第一節度使

出入鮮明妾侍進士幕府中朝大臣使伏兵家屬三百遇害朝廷微弱不能天下

汝州刺史乾符王仙芝勇士北門城陷力戰韶州司馬太子賓客

京兆進士校書郎使宣宗宰相不喜宰相:「四十。」令狐宣武淮南掌書記拾遺二十公議浩然政事江陵幕府不樂:「公知安得不從?」大喜殿御史節度判官御史雜事員外故事簿上下殿翰林學士

廣明元年宰相戶部侍郎平章是日黃巢入關西崔沆僕射不及不動使醫護久之河中書章遣人兵部尚書京城四面使

石橋敗績潞州兵部侍郎昌圖昌圖不能大臣鎮撫檢校尚書僕射平章節度使商朝未能更為租庸使行營沙陀沙陀諸軍遂平京師僕射

之後宮觀發掘輿未有大明留守京畿安撫奉使調撫綏流亡稍稍興復殿裁制檢校司空御史大夫京兆尹遣人齊民滿不屈左右居喪使忿太子河中滿京師宰相怨望刺史沙陀寶雞無罪吏部尚書襄王作亂漢中群臣作誓不肯鳳翔御史大夫太子

便殿宰相:「神氣。」吏部尚書失序調不可僕射大順元年司空

其先諸公關中霸陵王家世祖同州刺史咸陽子孫曾祖昆弟進士舍人」。大中進士十八三十宰相一日京師設施無可道者

韋昭京兆進士舍人西兵部侍郎翰林學士承旨未幾平章司空山南鳳翔倉卒家族禁軍討賊感動平昌太保侍中即位

刺史王建成都西節度使東川行營招撫使:「。」遣人:「鐵券先帝?」紿:「蠻夷方山兵連禍結朝廷不能小鬼。」未半重兵成都自稱留後東都留守

司徒侍郎平章太傅王行瑜尚書建言:「太宗由是即位後人大功?」密語:「尚書不可奸人有如太尉。」上書朝政太傅致仕未及於都天子不得已下詔官爵太尉

河間高論不得鳳山樞密使處士太常博士進度員外黃巢之亂西衛士漢陰數百:「?」對曰:「安知為此。」諫議大夫宰相行營判官

不肯使者:「天子使者北面俯伏侮慢君臣何以長吏?」按兵默默將佐倡言:「忠義利害黃巢天子諸侯勤王相接公等成敗此時大盜天子功名富貴反手公等。」:「!」西使戶部侍郎山南平章

中尉離間即位立功專任不平當時多言有方善處大計對曰:「強兵兵強天下。」天子甘心武功古今:「無可陛下春秋天資不能所以痛心泣血。」

朱全忠關東安居潞州幽州:「先帝舉兵掎角。」文武以上:「王室太原所有。」:「先帝。」:「用功第一天下?」不決:「萬世陛下一時數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