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九十   列傳第一百十五 三劉成杜鍾張王 Volume 190 Biographies 115: Three Liu's, Cheng, Du, Zhong, Zhang, W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目录
1
1.1
2
3
4
5
6
6.1
6.2
7
7.1
8
8.1

部將同事江西七千為主前鋒乾寧元年武安節度使自稱節度留後京師檢校尚書僕射武安節度使

得志嗜酒不事下令:「。」於是遣人


既而將吏留後檢校太傅刺史:「四鄰?」:「淮南京師歸天四方然後按兵霸業。」宣武朱全忠湖南節度兵馬留後銅錢主人」。歲入算數十萬用度

於是進攻留後諸城望風寧遠節度使鳳翔人間道密詔使汴州不出

使常有:「。」:「不死湖南不忍。」:「何以?」答曰:「使商賈。」不克

里人酷烈通名


青州無行使殺人浮屠假子姓名江陵節度使久之其所:「有所死生。」既而自稱刺史流亡得勝青州三百使南部清江王建節度留後改名

餘黨夔州西節度使王建夔州刺史唇齒白帝之間使:「有如支解!」萬州刺史綿存入夔州:「支解不如。」不決:「未可知。」烈女即使司馬雲安按兵江州

王建自守武泰節度使留後萬州刺史不得:「。」左右王建王建

吏治墊江主簿臨刑:「地下。」無幾萬餘鎮國節度使北韓南郭」。檢校太尉雲安榷鹽五萬賢者妻父諸子滿節度宰相不許江陵怨言:「專一自視不能朝廷?」術士

天復淮南節度使鄂州朱全忠使掎角不足堂皇至公不吉:「公舉全軍中道何以百姓?」潛師江陵鬥志淮南:「戰艦首尾斷絕可取。」君山投江王建國事


鄂州乾符黃巢江南永興刺史不敢於是人人杭州刺史黃州中和鄂州岳州刺史光啟安陸乘虛節度留後節度使

永興黃州永興節制朱全忠東南乾寧乞師淮南黃州京師永興心腹永興

鳳翔遣使道武光州出兵忠義武安密使舟師萬人永興待命大喜永興既得鄂州

五萬不利使解圍河東不能求助淮南:「深入永興奇兵。」精兵人間道永興三十當之虛實:「可取開道不可。」:「。」開道三百使辯士急擊援兵自下:「城固可取。」俄而是日城陷其餘:「逆賊何如?」:「不忍。」揚州市鄂州


洪州高安王仙芝猖狂江南萬人自稱高安鎮撫使撫州不能傳入刺史中和江西觀察使洪州使據信江西團練使節度使檢校太保潁川郡南平

撫州:「不可。」:「無害。」謝罪聽命袁州刺史吉州刺史以為

廣明州縣鄉飲酒禮官屬不遠千里然後諸子:「處世。」子孫攻戰高數商人

自立節度觀察留後次子江州刺史淮南揚州使洪州城守不出三月城陷司馬揚州切責頓首

虛實使者:「輯睦未可。」左氏春秋》,西京石經》,揚州:「一筆?」士人

:「節度自取。」不敢謀攻淮南:「大舉將軍。」十萬對曰:「揚州三等公眾正當?」不能


兗州大將王仙芝乾符江陵室廬於是宿州刺史有望浙東觀察使得罪觀察使西節度使既有:「天下金刀?」:「不可。」:「白蛇!」

中和杭州西陵使明年宏大悉軍十萬西陵五千紿明日其弟婺州溫州使堅實中人持節通好奉詔

光啟堅實麾下六百:「自古亡國?」使:「節度使庸人。」


漣水里人武寧偏將節度使三百白下蘇州稍稍戰艦五萬自號天成」。

鎮海節度使常州使蘇州使上元眾數以上西旌旗衣服

揚州浮海揚州皮囊殺人擊殺上元大順以上刺史未幾刺史


善騎射侃侃儒者淮南兵艦謀取潤州不從:「不見未知樓船?」大將宣州:「上元遠方。」:「不計。」天復大風飛舞:「易主。」大將悉軍聲言大敗遣人:「勝負自棄奈何尚可揚州。」淮南節度使:「潤州?」:「未遂。」:「?」


蘇州刺史:「。」從事:「?」與其使蘇州潤州不能


光州固始五代固始壽春亡命合群未幾萬餘自稱將軍光州豪傑不如切責潯陽自稱刺史漳州不能:「從者!」奉母切責:「有法無不。」對曰:「有無。」:「將軍?」不敢

魁梧南安潮語:「子美不知。」左右萬歲推行將軍:「不及以為。」不克:「以為。」以為:「不能!」:「天子蒙難王室。」於是泉州刺史治軍有法圍城歲餘

黃巢有福不能率眾觀察使刺史久之婿自稱留後可取從弟福州白馬履行披靡白馬將軍」。不下:「。」於是聽命

福建使觀察使四門義學流亡賦斂勸農乾寧福州威武節度使檢校尚書僕射司空

節度不許檢校刑部尚書節度觀察留後朱全忠節度使平章鳳翔


泉州刺史檢校司徒儒術》、《春秋》。吏治流民廬舍中原公卿韓偓賴以


上蔡避亂海牙節度使不可:「狀貌非常子孫。」

黃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