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十五回 Chapter 1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五
盤山 

行者唐僧西行經正是臘月寒天朔風凜凜懸崖峭壁崎嶇層巒險峻三藏馬上唿喇喇聒耳回頭:「悟空那裡?」行者:「記得此處叫做盤山想必。」不了三藏觀看

涓涓穿湛湛
幽谷太空
千仞清風
萬頃煙波
師徒兩個正然當中一聲一條龍崖山長老慌得行者行李師父下馬回頭便趕不上白馬一口依然潛蹤行者師父行李不見了馬匹行李師父面前:「師父不見蹤影只是。」三藏:「徒弟怎生?」行者:「放心放心我去看來。」

唿哨空中火眼金睛四下裡觀看不見蹤跡雲頭報道:「師父我們斷乎四下裡看不見。」三藏:「徒弟多大大馬溜韁山凹之中仔細看看。」行者:「不知本事雙眼白日一千吉凶千里之內蜻蜓展翅看見大馬不見?」三藏:「既是如何前進可憐怎生?」行者起來那裡忍得住暴燥發聲喊道:「師父這等膿包馬匹便。」三藏卻才扯住:「徒弟那裡只怕暗地裡出來那時人馬怎生?」行者嗔怒叫喊:「不濟不濟我去這般行李。」

吆喝息怒得空中有言語叫道:「孫大聖御弟我等觀音菩薩一路特來暗中取經。」長老聞言慌忙禮拜行者:「你等幾個報名點卯。」神道:「我等六甲五方揭諦功曹十八伽藍輪流值日聽候。」行者:「今日?」揭諦:「功曹伽藍輪次五方揭諦揭諦晝夜左右。」行者:「如此不當退留下功曹和眾揭諦保守師父中的馬來。」遵令三藏放下之上吩咐行者仔細行者:「只管寬心。」猴王綿直裰撩起裙子金箍鐵棒抖擻精神澗壑水面上高叫道:「泥鰍馬來馬來!」

三藏白馬中間養性有人不住心中火發縱身上來:「那個這裡海口?」行者一聲馬來!」劈頭張牙舞爪兩個

利爪金箍那個白玉這個赤金那個明珠這個鐵棒狂風那個娘的這個天將妖精兩個磨折成功
來往多時盤旋良久不能一個轉身再不出頭猴王罵詈不絕耳聾

行者奈何只得回見三藏:「師父這個出來多時中間再不出來。」三藏:「不知端的可是?」行者:「的話不是出來?」三藏:「前日降龍伏虎手段今日如何便不能?」原來猴子不得三藏搶白一句發起神威:「不要不要再見上下。」

猴王開步使出神通徹底澄清黃河在於坐臥不寧心中思想:「無雙禍不單行死難不上在此隨緣度日這般。」不得出去:「那裡這等?」行者:「那裡那裡性命。」:「如何得出不還便怎的?」行者不還打殺性命便。」兩個山崖小龍委實變作水蛇

猴王趕上前來撥草尋蛇那裡影響七竅一聲咒語土地本處山神一齊跪下:「山神土地。」行者:「孤拐見面散心。」叩頭哀告:「大聖方便。」行者:「甚麼?」神道:「大聖一向不知幾時出來所以不曾恕罪。」行者:「如此怎麼師父白馬?」神道:「大聖自來不曾師父原來伏天伏地混元如何甚麼師父馬來?」行者:「你等不知勾當五百年苦難觀音菩薩唐朝救出徒弟西天拜佛路過此處師父白馬。」神道:「原來如此自來無邪只是寬闊徹底澄清不敢飛過自己形影便往往』。只是年間觀音菩薩因為尋訪取經在此等候取經不許為非作歹只是上岸或是鹿食用不知怎麼無知今日衝撞大聖。」行者:「一次盤旋一次再不因此使一個法兒攪混澗水上來爭持不知架不住變做水蛇趕來蹤跡。」土地:「大聖不知千萬孔竅相通故此波瀾深遠此間下去不須大聖發怒在此找尋只消自然。」

行者見說山神土地三藏前事三藏:「菩薩幾時回來貧僧饑寒?」不了空中揭諦叫道:「大聖不須動身菩薩。」行者大喜:「。」揭諦雲頭南海行者吩咐山神土地守護師父功曹不題

揭諦駕雲到了南海祥光直至紫竹林金甲木叉轉達菩薩菩薩:「?」揭諦:「唐僧盤山孫大聖進退兩難本處土神菩薩大聖菩薩馬匹。」菩薩聞言:「西海敖閏縱火殿明珠忤逆天庭死罪玉帝下來唐僧怎麼唐僧這等我去。」菩薩蓮臺揭諦祥光南海詩曰

三藏菩薩滿長城
摩訶妙語天地真言
致使金蟬脫殼玄奘修行
路阻
菩薩揭諦多時到了盤山半空留住祥雲低頭觀看孫行者正在菩薩揭諦揭諦雲頭經由三藏直至行者:「菩薩。」行者空中叫道:「這個慈悲教主怎麼方法?」菩薩:「這個大膽再三盡意取經叮嚀性命怎麼活命?」行者:「出來逍遙自在耍子便前日海上盡心竭力唐僧便罷了怎麼頭上受苦這個箍子頭上甚麼緊箍兒』,和尚頭上這不?」菩薩:「猴子教令不受正果不如好歹從前須是這個魔頭瑜伽門路。」行者:「魔頭怎麼有罪在此師父馬匹縱放歹人不善。」菩薩:「玉帝在此東土萬水千山佛地須是這個龍馬方才去得。」行者:「這般懼怕不出奈何?」菩薩揭諦:「一聲敖閏龍王太子出來南海菩薩在此。』出來。」

揭諦小龍跳出變作一個人雲頭空中菩薩禮拜:「菩薩解脫活命在此久等取經音信。」菩薩行者:「這不取經徒弟?」小龍:「菩薩對頭昨日饑餒果然馬匹有些力量得力閉門不敢出來不曾一個取經字樣。」行者:「不曾怎麼?」小龍:「不曾那裡:『甚麼那裡那裡馬來。』何曾說出半個?」菩薩:「自強稱讚別人還有歸順提起取經不用勞心自然。」

行者歡喜領教菩薩上前小龍明珠楊柳甘露身上仙氣:「!」變做原來馬匹毛片言語吩咐:「用心功成超越金身正果。」小龍橫骨心心領諾菩薩悟空三藏。「海上。」行者扯住菩薩:「西方這等崎嶇這個幾時得到這等性命如何甚麼。」菩薩:「當年未成人道盡心今日天災怎麼懶惰寂滅成真須是信心正果假若到了傷身天天十分之際過來一般本事。」菩薩楊柳摘下在行腦後:「!」變做三根救命毫毛:「時節可以隨機應變。」行者許多好言大慈大悲菩薩菩薩繞繞飄飄

行者雲頭龍馬三藏:「師父有了。」三藏大喜:「徒弟怎麼何處?」行者:「師父做夢卻才揭諦菩薩化作我們白馬毛片相同只是將來。」三藏大驚:「菩薩何在我去拜謝。」行者:「菩薩此時南海不耐煩。」三藏焚香禮拜起身行者收拾前進行者退山神土地吩咐揭諦功曹師父上馬三藏:「怎生渡過區處。」行者:「這個師父好不時務這個曠野山中從何在此水勢過去。」

三藏無奈只得行者行囊到了上流一個漁翁一個枯木順流行者手招:「東土取經師父到此難過。」漁翁聞言行者師父扶持左右三藏上馬行李不覺西三藏教行者解開包袱取出大唐錢鈔開道:「不要不要。」中流渺渺茫茫三藏不過意只管合掌稱謝行者:「師父致意認得水神不曾如今要錢!」師父不信只得隨著行者大路西正是廣大誠心

同師前進不覺紅日西天光

撩亂滿天四面風聲孤鳥明處長途不見行人萬里入夜
三藏馬上遙觀三藏:「悟空前面人家可以借宿明早。」行者看見:「師父不是人家。」三藏:「如何不是?」行者:「人家飛魚廟宇。」

師徒早已到了門首三藏里社」,入門那裡一個老者著數合掌來迎叫聲:「師父。」三藏慌忙答禮殿參拜聖像老者童子三藏老者:「何為里社』?」老者:「西國界人家虔心廟宇鄉里土神春耕秋收四時五穀豐登六畜茂盛。」三藏聞言點頭誇讚:「正是』。那裡人家。」老者:「師父仙鄉何處?」三藏:「貧僧東土大唐奉旨上西天拜佛路過天色將晚宿天光即行。」老者十分歡喜失迎」,童子三藏

行者繩子馬腳老者:「那裡?」行者:「老頭子說話不知高低我們拜佛聖僧?」老兒:「不是如何沒有韁繩?」三藏:「這個頑皮只是。 ──好生老人家繩子如何?──先生休怪休怪不是昨日原有白馬俱全不期一口幸虧徒弟有些本事觀音菩薩變做白馬毛片上西天拜佛未經一日到了不曾。」老者:「師父休怪老漢耍子誰知高徒認真小時幾個也好駿馬遭喪失火到此沒了廟祝侍奉香火幸虧施主募化度日那裡還有平日心愛就是這等貧窮不曾捨得老師菩薩尚且救護神龍老漢不能少有周濟明日老師笑納。」三藏聞言稱謝不盡童子拿出

行者起來:「師父廟祝老兒昨晚我們不要。」未了老兒之類馬上一切無不:「師父奉上。」三藏歡喜領受教行上馬相稱行者走上果然好物詩曰



轡頭團花描金
磨煉
行者心中暗喜馬上似量一般三藏拜謝慌忙攙起:「惶恐惶恐致謝?」老者不再三藏上馬長老上馬行者行李老兒取出卻是穿結拱手奉上:「聖僧還有一發。」三藏馬上:「。」

打問不見了老兒那里半空中有人言語:「聖僧簡慢山神土地菩薩差送努力西行一時怠慢。」慌得三藏下馬禮拜:「弟子肉眼凡胎不識乞恕轉達菩薩蒙恩。」只管朝天磕頭不計其數傍邊活活孫大聖孜孜猴王上前扯住唐僧:「師父起來已去聽不見禱祝看不見磕頭只管怎的?」長老:「徒弟這等磕頭傍邊只管哂笑道理?」行者:「那裡知道這個藏頭露尾菩薩小兒好漢不曉得就是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只是便罷了。」三藏:「不當人子空頭起來走路。」師父起來收拾西

去行兩個太平相遇回回虎豹光陰迅速早春時候山林草木師徒春光太陽西三藏勒馬遙觀山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