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iscourses on Salt and Iron 鹽鐵論

卷一 Scroll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本議第一

始元詔書使丞相御史賢良文學民間疾苦

文學對曰:「治人之道廣道德之端仁義然後教化風俗國有酒榷均輸爭利敦厚成貪鄙之化是以百姓財用足饑寒酒榷均輸所以退農業便。」

大夫:「匈奴背叛不臣寇暴於邊鄙中國不備不止先帝久患障塞烽燧屯戍用度不足酒榷均輸內空府庫使饑寒何以不便。」

文學:「孔子:『國有不患而患不均不患寡不安。』天子多少諸侯不言利害大夫畜仁義廣德行是以善克者不戰廟堂王者行仁政無敵於天下?」

大夫:「匈奴桀黠中國殺伐朔方都尉悖逆不軌宜誅討久矣陛下哀元元不忍士大夫原野堅執北面匈奴均輸損武略無憂未便。」

文學:「古者用兵孔子:『遠人不服修文以來。』道德興師屯戍久長糧食無已使邊境饑寒百姓勞苦長策便。」

大夫:「立國開本通有市朝得所交易退:『使不倦。』不出不出寶貨寶貨財用均輸所以調緩急不便。」

文學:「民俗百姓老子:『有餘。』嗜欲是以退禮義不通無用無用所以所以器械治國本務。」

大夫:「管子:『國有沃野不足器械不備不足不備。』皮革江南楠梓養生送終聖人作為舟楫川谷所以便百姓是以先帝均輸均輸萬民不便。」

文學:「國有沃野不足工商本業不足民用不能不能溪壑是以盤庚黃金高帝商賈不得仕宦所以貪鄙至誠市井:『諸侯大夫大夫庶人。』。」

大夫:「諸侯方物往來煩雜便遠方均輸京師貨物是以縣官失實商賈貿平準平準失職均輸勞逸平準均輸所以萬物便百姓。」

文學:「古者賦稅其所農人女工其所其所百姓賤賣貨物以便留難非獨民間所為農民女工縣官萬物萬物騰躍騰躍商賈富商儲物均輸所以勞逸便以為萬物。」
力耕第二

大夫:「關市守時輕重豐年凶年惡歲有餘調不足百姓匱乏衣食歷山鑄幣天下財用不足戰士不得祿山東均輸倉廩戰士饑民均輸府庫所以萬民所以。」

文學:「古者十一澤梁以時黎民所以百姓不治不能是以古者種樹躬耕時而衣食足凶年衣食稼穡二者:『。」

大夫:「賢聖治家非一富國非一管仲使治家養生甄陶伊尹不為天下之下天下其實均輸所以輕重諸侯纖微所以外國中國匈奴敵國是以璧玉珊瑚琉璃國之寶外國內流不外異物內流不外民用詩曰:『。』」

文學:「古者君子其實是以宮室文繡衣裳伊尹牛馬美玉珊瑚出於昆山珠璣出於桂林萬有資財百倍上好珍怪下流遠方是以無用在於節用井田而已。」

大夫:「京師東西南北歷山殷富大都無非五通商賈萬物聖人天時智者因地上士中士天下商賈萬金所致富國何必何必井田?」

文學:「洪水滔天河水泛濫暴虐孟津天下煩擾上古至治道路市朝自古。」
通有第三

大夫:「涿邯鄲滎陽臨淄海內天下非有術數不在不在力耕

文學:「桂林伐木偷生草廬鼓琴朝歌中山大河當天商賈諸侯侈靡男女斗筲是以稼穡無不不在不在。」

大夫:「五行東方南方交趾大海西方有名北方幽都天地所以有無萬物不可不可蔬食天地無不無不百姓匱乏財用不足多寡調天下。」

文學:「古者茅茨奇巧不可衣食便是以遠方昆山今世淫靡纖微技巧素樸珍怪金銀深淵珠璣張網翡翠中國東海萬里無益是以衣食不足民用是以。」

大夫:「古者宮室輿服茅茨先王君子孫叔敖孔子:『不可。』蟋蟀所為管子:『宮室不可庖廚禽獸本業女工。』工商邦國器械自古非獨規矩:『百工以致其事。』交易本末山居財物流通是以不獨不獨則是不出不用。」

文學:「孟子:『不違農時不可以時布帛不可以時不可以時不可。』宮室臺榭雲氣成山不足男子刻鏤禽獸不足婦女成文不足窮極五味不足當今禽獸不勝無窮。」


錯幣第四

大夫:「民事不及有所有所智者調其所百年不厭糟糠不可以祿使不可以故人有餘調不足然後百姓家給人足。」

文學:「古者貴德三王是以周文庠序粲然及其禮義風俗食祿君子大小所以百年不得如此同功:『寡婦。』不盡。」

大夫:「所以後世金錢刀布終始君臣刀幣並行專利。」

文學:「古者市朝其所貿而已後世金錢周道改易上好上好。」

大夫:「文帝鑄錢煮鹽吳王鄧通西山山東奸猾吳國天下鑄錢不期何為統一不二。」

文學:「往古民樂其後白金於是天下中式薄厚輕重農人模擬不知商賈貿失實失理金錢有法善惡增損稽滯用人春秋:『不及不行。』以便民用不禁刀幣。」
禁耕第五

大夫:「家人人主夫權深山之中不能異時布衣吳王吳王窮乏心作呂梁其所太公:『一家百家百家諸侯諸侯天下王法。』權利以資貪心群聚形成。」

文學:「民人諸侯天子海內民人天子四海天子諸侯諸侯聽命為主是以浮利若是武生工商不以權利不在在朝一家百家不在。」

大夫:「貴賤縣官人從使童子高下口吻貴賤無常端坐是以五穀一家百家不在如何?」

文學:「財用鐵器農夫田野田野五穀百姓民用民用行道工商相接不同剛柔有所便縣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