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iscourses on Salt and Iron 鹽鐵論

卷六 Scroll 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不足第二十

大夫:「賢良幽明相隨諸生不見季夏音聲不顧而後。」

賢良:「孔子史記然而正德君臣賢人君子天下誠心惻隱忠心詩人所以比干安能?《:『憂心不敢。』孔子墨子遑遑。」

大夫默然

丞相:「不足。」

賢良:「宮室輿衣服器械聲色人情不能聖人制度以防士大夫權利禮義百姓仿效制度

古者穀物不時鳥獸酒鋪百川皮黃

古者茅茨禦寒風雨而已及其後世茅茨大夫庶人木構而已𢆃

古者衣服器械不中用民間雕琢刻畫無用玄黃五色戲弄百獸馬戲

古者諸侯天子庶人乘馬足以而已軿輿當中丁男

古者庶人而後其餘而已布衣及其文繡后妃婚姻是以后妃婚姻

古者輿及其大夫輿庶人

古者鹿及其大夫庶人鳧翁

古者庶人而已及其𩌙黃金

古者樽俎及其庶人而已而後金罍箕子天子匹夫

古者其後鄉人飲酒老者而已及其白飯民間酒食重疊滿

古者庶人耕耘收藏力作夜以繼日:『百穀。』不休祭祀酒食接連析酲事相

古者庶人飲酒祭祀諸侯無故牛羊大夫無故無故相聚野外得中十五丁男半月

古者庶人春秋大夫以時有事出門望山川擊鼓水上傾蓋

古者德行祭祀仁義卜筮今世實物

古者君子夙夜孳孳小人晨昏孜孜君子小人今世 致富本相是以街巷閭里

古者及其後世庶人大夫而已繡帷

古者皮毛及其大夫庶人而已

古者及其而已熟食作業

古者及其大夫琴瑟民間酒會而已鐘鼓歌兒調

古者木板足以形骸而已及其衣袍

古者有形不可及其偶人不備生人匹夫桐人

古者廟堂及其庶人積土成山臺榭祠堂

古者歌謠孔子未嘗於是因人以求歌舞俳優

古者男女之際嫁娶之後骨笄夫人而已皮衣繁露

古者送死聖人加之今生不能愛敬奢侈哀戚以為光榮黎民至於

古者夫婦成家大夫諸侯而已諸侯大夫十數是以失時

古者凶年不備豐年仍舊成功功業面目不恤田野

古者不以人力禽獸是以有餘猛獸不可以耕耘耕耘百姓短褐不完犬馬文繡黎民糟糠禽獸

古者敬事使民以時天子天下臣妾公職古今通義縣官奴婢衣食產業力作不盡縣官失實百姓斗筲黎民奴婢垂拱遨遊

古者親近疏遠無用縣官衣食百姓旦暮黎民力作

古者庶人而已及其使婢妾

聖人養神德行是以上天享國秦始皇使不死神仙方士於是咸陽仙人然後天地相保於是五嶽濱海以求神仙蓬萊郡縣富人其後藏匿不以道理廬舍無生百姓離心:『不及。』聖人仁義正道是以先帝文成學官親近至德

宮室奢侈林木器械雕琢財用衣服靡麗布帛食人五穀口腹府庫不禁田野無度傷生變故工商屏風萬人五色五音輕薄無用口腹不可故國不足不足。」

丞相:「不足奈何?」


第三十

賢良:「晏子三十公卿大夫子孫車輿衣服躬親節儉園池田宅農夫有所女工有所如是氣脈和平不足。」

大夫:「孤子不在當局公孫弘淮南盜賊不為奢侈不為不足?」

賢良:「高皇帝濟濟之際建元大臣自此之後直言面議因公武安丞相園田曲直人主之前不能本朝不能公孫丞相大夫側身行道祿以下功業不足無行人子以為馬廄驕矜廉恥陵遲良田滿橫暴道路不通不可。」

大夫勃然作色


箴石第三十

丞相:「長者:『君子正顏色。』有司所願劍客使有司不能賢良賢良文學不遜諸生公孫龍:『不可以屬意屬意。』有司不仁雪恥縣官賢良文學親民箴石百姓。」

賢良:「:『逆耳。』:『談何容易。』不易所以不得不免:『良人。』箴石通關。『。』君子行止所以嘆息。」


第三十

大夫:「賢者大林大路相親古方受命專制宰割千里善惡在於不能?」

賢良:「進士才能然後然後祿鄉曲朝廷顯著疏遠無遺是以賢者進用不肖垂青殺生萬民使則是利劍殺生是以黎民相乘不能不能綱紀古者祿不過百里百里之中不過五十以為不能不得大夫政治諸侯千里生殺不能不能治亂千里轉化不可故人私人私人懸賞不足百姓在於使然後。」


第三十

大夫:「不良百姓長吏小吏小吏百姓不患不患不足。」

賢良:「爵祿大夫足以足以庶人足以祿小吏祿粟米不足衣食使小計乞貸長吏:『下流不竭不止。』江河溪谷百官不可得貪鄙不在教訓不在。」

大夫:「不肖貪鄙有性君子不能周公不正子產不正不從父兄不畏刑法周公子產不能一一有司有司豈能手足使無為?」

賢良:「百姓不治有司春秋不及庶人古者大夫臨刑聲色嗟嘆不能政教不著百姓赤子何以父母君子急於是以周公子產禮義無不一一?」


第三十

大夫:「君子農夫無用無用無用萬民周公孔子不能器皿不居所以所以。」

賢良:「古者不能聖人成教威厲紀綱不能禮義不能陷於從而不盡不止曾子:『久矣哀矜。』不治鳥獸今天不必不治孔子:『不仁。』反之反之天下是以君子嘉善不能刑人施惠行刑不樂。」


授時第三十

大夫:「非有災害疾疫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