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九十一 列傳第七十九: 列女 Volume 91 Biographies 79: Exemplary Wom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女

長命 平原女子 貞女 任城 河東 西魏 蘭陵公主 南陽公主 襄城 夫人 善果 女王 盧氏

婦人在於溫柔貞烈溫柔貞烈溫柔貞烈是以詩書風俗圖像丹青莫不守約居正成仁靈王不以存亡不以盛衰不朽不亦王公大人金屋青史草木麋鹿死者

》、《列女傳》,《》、《河北》、《列女

中書侍郎清河勃海散騎常侍才識公孫貴重近世故事有所

勃海彭城成婚一夕京師伏法在家忽然夢想哀泣不止不著詩曰

兩儀正位人倫夫婦異族猶自黃泉其一

為時實有淑媛其二

山川公務其三

悠悠戚戚

遇險身分土壤千里影響夢想

深情不二何以

處世幽冥

中野荊棘四周曠世

鹿慕容太守常山十六:「不足老家赤子抱怨黃壚!」垂泣:「先人出事君子偕老有志不從夫人深長。」俄而:「鬼神。」流血:「新婦至於?」:「新婦少年不幸父母。」知者莫不

之內未嘗出門終身絲竹座席十二父母於是父兄異議紿因而兄弟哀歎執意如此法度交遊有名酒饌不及如是六十五

太守立碑金紫光祿大夫:「處士伉儷。」故云處士

長命不知何許人太安京師禁酒有司自首私釀:「家事不知。」主司不知平原文成

平原女子零陵仇人自殺其弟:「女人親自云何假人?」有司處死獻文:「犯法情定。」

清河嚴明所聞九經當世名士清河太守疑獄貝丘列子不孝悲傷:「聞名不如見面小人禮教同居左右。」侍立未及旬日悔過:「未知。」二十叩頭流血涕泣然後識度如此壽終

貞女許嫁老生未及貞淑養父老生:「二門未及相見父母非禮可身!」不肯老生刺殺衣服臨死老生:「生身相遇我所有所魂靈。」老生衣服:「奈何!」太和有司死罪:「老生不仁侵陵貞淑強暴便草莽古跡美名風操旌善號曰貞女』」。

閹人文明太后利潤:「一時不若有無。」衣服不受:「夫家使不安。」奴婢:「我家不能供給。」不肯衣服不著設有而後供給:「一身何所使如是?」遣人乘車遣人大哭:「!」由是內外有司其二殿衣裳特免不如

滎陽十七年老朝夕奉養不許

早亡十六,,哀傷蔬食長齋守貞鄉曲

漁陽太守勃海學識文翰孝文敕令後宮

滎陽十七太和二十三父母哀哭莫不悲歎大使觀風

任城鹿尚書任城揚州率眾羅城長史倉卒文武逆順於是不能全城靈太后有司

梓潼太守平原廷尉宣武關城疾病不堪部分修理戰具有餘兵士死傷過半叛逆及其將士勞逸莫不在外城中死者長幼相率告訴俄而公私及至衣服取水所有於是人心益州刺史將至退宣武正光平昌縣出身

人人太守范陽至孝慰勉之中形骸非人分隔便飲食涕泣不絕盧氏闔家不解歸寧還家如此終於洛陽宿漿入口不濟奔喪氣力危殆范陽有司德里二門風俗

河東喪父兄弟便其父垂泣正光十五哭泣不絕漿入口不勝太守申請立碑上虞都城大道至今名為

滎陽許嫁已定父母使歸寧徒步司徒情狀普泰有司標榜

西魏武功縣安平万俟久之無援城中婦女:「州城。」相率晝夜大統刺史安平縣

河北河北夏州:「征戍道路遼遠容身不肯天下?」自行未幾便哀慟文帝

蘭陵公主文帝第五姿容鍾愛河東十八折節湯藥由是文帝王因不悅文帝煬帝改嫁公主不復大怒:「天下男子?」:「先帝有罪。」不悅年三十臨終不得朝野

南陽公主煬帝長女風儀有志十四宇文調飲食奉上以此宇文公主聊城建德西大唐隋代衣冠引見建德莫不失常神色自若建德自陳國破家亡不能報怨雪恥不輟情理建德聽者莫不動容異焉建德禪師建德武賁郎將:「宇文躬行族滅公主不能割愛。」:「武賁既是何須?」建德公主建德剃髮建德歸西東都相見夫妻:「仇家恨不能手刃之際預知。」:「相見!」不可

襄城刺史姿良家子未幾煬帝嗣位使者:「不獨。」於是相對慟哭使者:「。」自經莫不流涕

黃門侍郎河南煬帝嗣位除外南海長安有人姿色未幾憂懼陳義江都遇害宇文宗族不屈百餘詞色血淚:「不能早死致命。」

夫人南越首領部落夫人賢明父母能行軍用壓服宗族由是信義本鄉攻擊夫人南梁刺史富強夫人規諫由是止息海南歸附

大同刺史夫人有志太守以為北燕苗裔南投三百海歸新會三世他鄉羈旅號令不行夫人使百姓首領犯法雖是親族自此政令有序廣州都督徵兵高州刺史夫人主帥夫人:「官兵無能遣使:『。』雜物唱言。」大喜夫人設備夫人長城:「都督。」

夫人懷集百越永定首領丹陽陽春郡守廣州刺史歐陽謀反南海遣使夫人夫人:「忠貞不能。」發兵潰散夫人中郎將石龍太守使夫人太夫人安車一乘鼓吹一部一如刺史至德

嶺南未有夫人聖母隋文帝安撫以南不敢夫人扶南至此夫人歸化夫人首領慟哭廣州嶺南三司夫人夫人

未幾進兵夫人佛智夫人大怒遣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