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Guanzi 《管子》

輕重甲第八十 Chapter 80: Weight I

  桓公:「輕重?」管子:「輕重無數不能天下天下不可。」桓公:「何謂天下?」管子:「三萬不服文繡衣裳文繡天子天下婦女天下。」桓公:「何謂天下?」管子:「使長度天下流水天下聖人善用使萬民。」桓公:「。」

  桓公管子:「七十天下」?管子:「驚駭不然天下流水所以天下。」桓公:「使?」管子:「千金千金陰陽天子陰謀。」

  桓公:「輕重請問奈何?」管子:「至於」,桓公:「何謂?」管子:「所謂至於。」桓公:「。」

  桓公死事之後:「輿奈何?」管子:「富商縞素功臣世家:『天下與其大夫五穀左右不得。』四十四十孤寡使之中輿過半好戰輕重使。」

  桓公:「。」管子:「使東西南北相見。」桓公:「。」行事桓公管子問曰:「。」管子:「夫妻東西南北不能不可牛馬牛馬相繼牛馬百倍天下牛馬所以天下牛馬。」

  桓公:「弓弩使弓弩?」管子:「鵾雞所在。」桓公:「。」行事三月𠣗,弓弩管子問曰:「?」管子:「所在不能鵾雞䳈,不得𩇹不能三月𠣗,弓弩。」

  桓公:「寡人」,管子:「不可。」「萬民」,管子:「不可隱情。」「六畜」,管子:「不可殺生。」「樹木。」管子:「不可。」「寡人?」管子:「鬼神。」桓公忽然作色:「萬民六畜樹木不可鬼神?」管子:「乘勢計議乘勢聖人?」桓公:「行事奈何?」管子:「五官以為以為禮義?」

  桓公:「天下寡人舉事為此?」管子:「大夫?」桓公:「行事奈何?」管子:「大身深淵:『千金』,未能游水桓公舉事管子五萬大敗。」

  燒火光照管子桓公:「田野農夫百倍。」租稅九月桓公管子問曰:「?」管子:「不能農夫租稅所以九月。」

  桓公管子問曰:「為此?」管子:「不得不得三百不得空閒有所。」

  管子:「國有」,桓公:「?」管子:「黃金遼東黃金不善天下而是使黃金煮沸。」桓公:「。」十月至於正月三萬六千管子問曰:「?」管子:「農事大夫宮室牆垣北海煮鹽。」桓公:「行事奈何?」管子:「趙宋濮陽。」桓公:「。」使萬一桓公管子問曰:「?」管子:「使百倍萬物歸於所謂。」

  管子:「萬金千金為人號令中一。」桓公:「何謂?」管子:「萬物商賈中一人乘農夫五穀為人不能謹守山林不可天下。」桓公:「何謂?」管子:「山林犧牲使使然後可以陽春四方六時春日大雨六時至於國都輕重故事然後可以天下。」

  管子:「故事衣食足遠近不能使不可獨行不可反之四十不可無有農夫五穀三分布帛天下不見家族山中。」

  管子:「國有牧民四時倉廩倉廩知禮衣食足榮辱民人有人若干然而有所鑄錢百十然而有所為人不能積聚調高下不足。」

  桓公管子:「調高下積聚不然貧賤分之?」管子:「輕重輕重。」桓公:「。」五乘桓公管子桓公:「請問輕重。」:「諸侯。」管子問曰:「何以何以鄰國?」:「好心好心萬物萬物萬物萬物萬物萬物萬物萬物因而天下天下。」桓公:「請問好心萬物。」:「有餘無餘諸侯大夫萬物萬物萬物萬物萬物萬物萬物天下不能天下號令流水輕重。」

  桓公管子:「十萬千金何以?」管子:「四十四千四十四百四千二十八千四千八千不過二十黃金黃金兩者四百四千二十四千二十二十非有非有貧富輕重使。」

  管子:「忿怒輿進而滿滿父母祿使軒冕爵祿中軍大臣使不得不得其弟不得祿山川雷霆風雨。」

  桓公:「四夷不服天下寡人寡人為此?」管子:「以為朝鮮以為崑崙琳琅不見不見千金然後八千然後八千朝鮮不見不見千金然後八千千金琳琅然後八千崑崙無主遠近四夷不得。」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