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Guanzi 《管子》

輕重乙第八十一 Chapter 81: Weight II

  桓公:「天下朝夕?」管子:「終身不定。」桓公:「不定?」管子:「東西八千南北六千天子四面萬有萬有百倍而是諸侯天子天下。」桓公:「行事奈何?」管子:「天下天子中立地方千里三百有餘諸侯海子七十使使否則不能不足草木。」

  武王:「左右不足不善群臣戶籍左右?」:「游客財物然後黃金重重輕輕。」武王:「行事奈何?」:「出於出於出於七千八百先王珠玉黃金先王高中上下天下。」

  桓公:「寡人:『然後成為然後成為然後成為鼓山可以。』」管子:「不可逃亡宿怨不如其三輕重高下。」

  桓公:「請問?」管子:「𡌧諸侯諸侯𡌧諸侯不勝諸侯。」桓公:「何謂?」管子:「𡌧諸侯眾多不理不得至於諸侯。」桓公:「?」管子:「諸侯諸侯諸侯不得諸侯不足五分有餘輕重高下國有不足其事祿民用不足其事交接強求強求不行民情固然先王不見五穀司命黃金通貨先王通貨司命。」

  管子:「五穀樹木霜露聖人然後然後然後天下。」

  桓公:「可以?」管子:「可以足以五穀豐滿不能歸於天下若是足以使五穀不能天下是以可以不足以為天下天下天下然後可以朝天。」

  桓公:「寡人?」管子:「十二滿使九月時雨農事。」桓公九月中方所謂天時地利

  管子桓公:「租金二千一朝軍士。」桓公:「。」軍士桓公管子軍士:「。」不對問曰:「幾何?」管子:「。」:「。」管子:「長者。」問曰:「幾何?」管子:「」,:「。」管子:「旌旗千金千金其餘斬首。」一朝二千廓然桓公:「。」管子:「使妻子報德二千。」子曰:「。」桓公:「。」大將:「親戚親戚妻子。」其弟:「可以?」桓公人大。」

  桓公:「寡人奈何?」管子:「富商無有公家百倍公家。」

  桓公管子:「寡人不得㙗𡔁寡人不得十五以為寡人不得寡人五分不能其二以是天子諸侯?」管子:「號令。」桓公:「行事奈何?」管子:「不行不行不行行者不能之一:『不足平價不能。』輕重使歸於九州:『。』管子:「天下足以天下㙗𡔁號令。」

  管子:「使深谷號令流水。」

  桓公:「商賈農夫為此?」管子:「萬物萬物兩者商賈農夫三百若是田野農夫其事。」桓公:「?」管子:「大夫使諸侯大夫五百大夫富商五十可以可以農夫。」桓公:「。」下令諸侯大夫農夫五穀其事農夫百倍

  桓公管子:「?」管子:「無數使高一不得。」桓公:「不可調?」管子:「不可調調高下高下萬物不可使。」桓公:「何以守時?」管子:「四時農事農夫大夏五穀四時四者輕重不得無數。」桓公:「羽毛不足為此?」管子:「。」桓公:「行事奈何?」管子:「諸侯商賈一乘三乘五乘天下商賈流水。」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