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六十九 趙充國辛慶忌傳 Volume 69: Zhao Chongguo and Xin Qingj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趙充國隴西金城鄰居騎士良家子善騎射羽林為人大略將帥兵法通知四夷

武帝司馬將軍匈奴大為漢軍死傷者壯士百餘引兵隨之二十武帝將軍長史

武都大將軍都尉中郎將水衡都尉匈奴西將軍如故

大將軍光定將軍匈奴數百將軍少府匈奴大發廬山亡者單于

光祿大夫安國使湟水畜牧安國安國奉使不敬前言湟水郡縣不能元康二百對曰:「所以自有相攻不一三十西合約相距使匈奴匈奴使月氏傳告:『將軍萬人匈奴人為張掖酒泉本我地肥。』以此匈奴非一匈奴西方烏桓東方使使子女貂裘不合匈奴遣使屬國未然。」遣使匈奴敦煌以為:「月氏陽光西南不能匈奴使、B16D、遣使發覺。」於是安國分別善惡安國三十斬首於是攻城長吏安國都尉重兵安國元年

七十使御史大夫對曰:「老臣。」:「將軍何如?」:「不如金城上方羌戎逆天滅亡不久陛下老臣以為。」:「。」

金城滿渡河以次出入:「士馬不可馳逐殄滅為期不足。」引兵司馬:「不能為兵使!」斥候戰務能持士卒而後西西部都尉軍士挑戰堅守生口:「今天將軍九十為兵!」

中郎將羽林孤兒胡越轉道校尉都尉金城太守轉道

,B16D、當兒使都尉在先都尉以為:「大兵有罪明白天子犯法除罪有罪四十十五女子老小其所妻子財物。」威信招降B16D、解散

太常三河沛郡淮陽汝南金城隴西天水安定騎士武威張掖酒泉太守萬人酒泉太守:「北邊空虛不可日至進兵朝夕土地不能屯兵武威張掖酒泉以上羸瘦七月上旬三十張掖酒泉合擊B16D、水上畜產離散不能畜產妻子引兵大兵。」

天子校尉以下長史以為:「分為道出張掖千里三十日食衣裝兵器難以追逐勤勞進退逐水入山深入絕糧夷狄千載不可以為畜產妻子武威張掖水草匈奴張掖酒泉西域不可B16D、暗昧先行震動悔過選擇安邊。」天子公卿以為B16D、B16D、未可

侍中延壽將軍酒泉太守將軍

皇帝將軍暴露將軍正月B16F妻子精兵萬人酒泉敦煌不得張掖以東百餘百姓煩擾將軍萬餘水草藏匿山中險阻將軍手足有利將軍中國歲數將軍不樂

將軍一百敦煌太守校尉酒泉月氏四千三十日食七月二十二B16F酒泉八百將軍二百將軍引兵便道西並進使東方北方分散心意不能殄滅瓦解中郎將胡越步兵校尉將軍

五星東方中國大利蠻夷大敗太白用兵深入將軍天時不義復有

既得以為在外便宜安國上書謝罪陳兵利害

都尉安國使使B16F、大軍B16F,恩澤臣下所能陛下盛德天子至德,B16F、明詔四千五千便,B16F未有B16F,有罪陛下

兵法不足有餘」,不致」。B16F敦煌酒泉兵馬戰士取勝不足所致愚以為不便B16F、開解私心不能B16F、愚以為B16F、B16F糧食不能傷害使B16F精兵萬餘迫脅附著如是用力國家十年不二而已

天子父子至上列侯七十六明詔溝壑不朽顧念思惟利害熟悉B16F、B16F、不服正月進兵不見陛下

六月戊申七月甲寅書報

引兵望見大軍湟水徐行利行:「窮寇不可不顧致死。」:「。」溺死數百斬首五百牛羊十萬四千B16D聚落田中。B16D:「!」使:「故地。」未報來自飲食以下:「不可。」:「諸君便自營公家。」書報B16D

;「將軍將軍年老一朝不可將軍將軍天時大利銳氣十二月將軍。」萬餘國度騎兵屯田進兵中郎將使:「國家將軍一旦不合將軍將軍不能自保何國?」:「吾言先行丞相御史安國金城湟中二百不敢百萬四十使敢為毫釐千里既然不決四夷動搖因而知者不能其後死守明主忠言。」屯田

所以明德不可不慎將吏士馬十九九千六百三十六百九十三二十五二百八十六不解不息不虞明主用兵愚以為不便

計度東至公田以上其間郵亭前部入山大小萬餘騎兵淮陽汝南步兵從者二百八十一七千三百六十三三百要害處溝渠以西七十左右二十四月屬國金城大司農萬人謹上簿陛下

上報:「皇帝將軍騎兵萬人即如將軍何時伏誅何時便。」

帝王取勝是以百勝不可蠻夷習俗禮義親戚死亡寄托骨肉明主罷兵萬人順天因地期月瓦解前後七百七十支解

不出便宜十二步兵萬人以為威德並行不得肥饒居民農業一月騎兵甲士威武傳世折衝閒暇時下郵亭金城徼幸不出風寒霜露疾疫必勝死傷威武驚動河南大開小開使中道西域千里枕席十一不虞十二屯田十二便出兵十二不識明詔公卿

:「皇帝將軍十二便伏誅期月期月何時將軍不計相聚道上屯兵人民何以大開小開前言:『漢軍所在久留不分別人?』不出將軍。」

精兵餘下八千失地遠客分散。B16F、畜產不絕天子明令愚以為破壞日月期月北邊敦煌遼東萬一五百大眾不能留步萬人屯田地勢平易高山遠望便相保不絕便烽火以逸待勞愚以為屯田守禦騎兵萬人不久從今三月不敢妻子遠涉河山屯田精兵萬人不敢故地所以瓦解至於殺人未可不必不苟不必不苟不能絕不出兵不見所以蠻夷大兵不可湟中未可如是徭役復發匈奴不可不備烏桓不可轉運不虞用以愚以為不便校尉威德明詔」,不足出兵奉詔天子精兵山野尺寸便人臣明主社稷精兵不義久留天誅陛下不敢斧鉞之誅昧死陛下省察

公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