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風流 嫌疑頑童學堂
  話說父子家的送上擇日原來寶玉急于相遇顧不得別的後日一定上學。”後日一早相公一同。”打發

  是日一早寶玉起來襲人早已文物收拾床沿寶玉醒來只得梳洗寶玉悶悶問道:“姐姐怎麼不自在難道上學你們冷清不成?”襲人:“那里讀書极好不然潦倒一輩子終久怎麼樣只是念書時節著書時節他們碰見老爺不是雖說要強宁可一則貪多嚼不爛身子保重這就意思。”襲人一句寶玉一句襲人:“毛衣交出小子好歹不得家里有人照顧交出他們一起他們不動坏了。”寶玉:“放心出外自己都會調停你們屋里妹妹。”穿戴齊備襲人賈母賈政王夫人寶玉囑咐出來賈母賈母未免囑咐的話然後王夫人出來書房賈政賈政回家早些正在書房相公閒談寶玉進來請安說上賈政冷笑:“如果上學兩個的話正理仔細!”相公早起:“何必如此今日成名往年小兒。”便兩個年老寶玉出去

  賈政:“寶玉?”外面答應進來大漢打千請安賈政認得寶玉奶母:“你們成日家上學到底什麼流言肚子精致淘氣不長進算帳!”雙膝跪下帽子碰頭連連答應”,:“哥兒第三詩經》,什麼呦呦鹿浮萍’,小的不敢撒謊。”滿座哄然大笑起來賈政不住說道:“三十詩經》,掩耳而已太爺什麼詩經古文一概不用虛應故事只是四書一氣講明要緊。”答應”,賈政退出

  此時寶玉靜候他們出來便一面衣服一面說道:“哥兒聽見不曾我們人家奴才主子体面我們這等奴才挨打受罵從此可怜。”寶玉:“哥哥委曲明兒。”:“小祖宗一句句話有了。”賈母這邊早來賈母說話于是人見賈母寶玉想起寶玉說上:“蟾宮折桂不能。”寶玉:“妹妹吃飯胭脂再制。”半日問道:“怎麼姐姐?”寶玉一徑上學原來義學不過始祖中子貧窮不能肄業中有官爵供給銀兩多寡幫助年高人為子弟如今一一互相拜見自此以後愈加親密賈母愛惜時常留下三天自己重孫一般疼愛寬裕衣履不上一月便寶玉不安本分一味隨心所欲因此說道:“咱們個人一樣年紀同窗以後不必弟兄朋友就是。”不肯不得寶玉不依兄弟”,表字”,只得亂叫起來

  原來族人親戚子弟俗語:“种种各別。”未免龍蛇混雜下流人物在內花朵一般模樣靦腆溫柔女兒寶玉天生情性話語綿因此更加怨不得同窗背地里我語布滿書房內外原來薛蟠自來王夫人便一家青年子弟不免龍陽因此上學讀書不過是打魚束脩禮物不曾有一些進益結交好幾小學生薛蟠銀錢吃穿上手不消兩個多情小學生不知親眷嫵媚風流滿中都兩個外號一號”,一號”。不利孺子只是薛蟠威勢不敢如今一來兩個不免薛蟠輕舉妄動人心一般留情因此人心有情發跡每日入學四處勾留心照外面眼目不意幾個看出背後擠眉弄眼咳嗽一日可巧有事早已回家留下一句七言對聯學生對了明日上書暫且管理薛蟠如今不大應卯因此擠眉弄眼暗號假裝出小恭後院梯己:“家里大人交朋友不管?”未了背後咳嗽一聲回頭原來有些性急:“咳嗽什麼難道不許兩個說話不成?”:“你們說話難道不許咳嗽不成你們不明你們這樣鬼鬼祟祟幹什麼故事什麼個頭兒咱們一聲言語不然大家奮起。”飛紅便問道:“什麼?”:“。”著手:“燒餅你們一個?”進去無故欺負兩個原來便宜行止公報勒索子弟薛蟠銀錢薛蟠橫行霸道不但助紂為虐討好薛蟠浮萍心性今日明日西近來有了朋友丟開一邊當日好朋友自有便近日提攜幫襯薛蟠不在薛蟠前提因此瑞金一干正在兩個心中便不自在起來不好作法多事著實搶白沒趣訕訕越發得了搖頭許多閒話不忿兩個咕唧一口咬定:“方才明明撞見兩個在後院子親嘴屁股一對草根長短。”只顧得意亂說還有別人誰知触怒一個這個原來一個正派玄孫父母早亡從小跟著過活如今十六風流俊俏弟兄相親共處那些不得奴仆誹謗主人因此不知什麼小人風聞不大自己嫌疑如今房舍門戶過活外相聰明雖然應名上學不過眼目而已走狗溺愛因此族人最好有人欺負如何如今自己挺身出來不平心中忖度一番:“一干大叔大叔相好倘或出頭他們告訴我們豈不傷和氣待要不管如此謠言大家沒趣如今何不用計制伏止息不了臉面。”裝作出小恭外面悄悄寶玉書童身邊如此這般調撥

  乃是寶玉第一年輕世事如今如此欺負寶玉在內利害下次越發無故就要欺壓如今得了這個便一頭進來相公什麼東西!”靴子故意整整衣服看看影兒:“時候。”有事不敢只得揪住問道:“我們屁股𣰈𣬶相干橫豎罷了小子出來大爺!”滿中子怔怔吆喝:“不得撒野!”:“奴才小子如此主子。”便寶玉尚未腦後一聲一方硯瓦并不何人卻又在旁乃是

  榮國府重孫最好所以同桌誰知年紀志氣淘氣不怕在座冷眼看見朋友便面前一個水壺粉碎黑水如何便:“這不!”便回去省事按住:“兄弟咱們相干。”如何忍得住便兩手匣子那邊不到那里寶玉桌案下來一聲書本紙片等至筆硯寶玉碎茶便跳出一個此時隨手毛竹那里舞動一下:“你們動手!”寶玉還有淘氣一齊:“兵器!”根門中都馬鞭蜂擁一回這個一回那個的話肆行大鬧頑童趁勢太平膽小一邊直立著手打的登時鼎沸起來

  外邊幾個仆人聽見進來一齊不一一個如此一個出去一層寶玉眾人便:“馬來我去太爺我們欺負不敢別的告訴大爺大爺反倒我們不是人家我們調唆他們我們打破什麼也是有人欺侮不如。”:“哥兒不要性急太爺既有回家會子點子聒噪老人家咱們主意那里那里了結何必驚動老人家大爺不是太爺不在老人家就是頭腦眾人行事眾人有了不是打的如何田地不管?”:“吆喝。”:“不怕老人家素日老人家到底有些正經所以這些兄弟才不太爺跟前老人家也是不過不快作主。”寶玉:“羅什回去!”:“不在念書。”寶玉:“為什麼難道有人咱們來不得明白眾人。”:“親戚?”:“不用親戚兄弟和氣。”

  外道:“東胡奶奶的那是什麼硬正仗腰子我們奶奶姑娘姑媽打旋磨子我們二奶當頭看不起那樣主子奶奶!”不止:“小狗知道這些!”寶玉冷笑:“親戚原來嫂子!”便進來著書得意:“不用自己老太太的話進去當著老太太豈不省事。”喝道:“要死仔細回去好不好然後老爺太太寶玉調唆好容易一半來生法子學堂變法兒大里!”不敢

  此時自己乾淨只得委曲央告央告寶玉不肯後來寶玉:“回去也罷賠不是便。”不肯後來不得賠不是只得:“這樣得了?”不得只得寶玉不依磕頭只要暫息悄悄:“俗語:‘殺人不過頭點地。’出事少不得個頭。”無奈只得前來磕頭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