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王熙鳳正言 林黛玉
  話說寶玉林黛玉中說耗子」,寶釵諷刺寶玉元宵不知正在互相譏刺取笑寶玉一時夜間保養身體幸而寶釵大家談笑林黛玉自己起來大家側耳林黛玉:「媽媽襲人叫嚷襲人也罷媽媽認真排場可見。」

  寶玉過來寶釵:「媽媽老糊塗。」寶玉:「知道了。」嬤嬤拐棍當地襲人:「娼婦抬舉會子大模大樣不理一心寶玉寶玉不理你們的話不過是銀子毛丫頭如何使得好不好出去一個小子妖精似的寶玉!」襲人嬤嬤不過生氣少不得分辨出汗看見老人家後來只管寶玉」,「」,小子由不得委屈禁不住起來

  寶玉這些不好怎樣少不得襲人分辨吃藥:「不信別的丫頭。」嬤嬤益發起來說道:「護著狐狸那裏認得不是襲人拿下馬來知道那些老太太太太跟前這麼如今不著一旁丫頭。」一面一面起來寶釵走過勸說:「媽媽老人家擔待他們一點完了。」嬤嬤便委屈當日出去昨日酥酪嘮嘮叨叨不清可巧鳳姐正在上房輸贏後面便嬤嬤老病寶玉。——正值今兒遷怒於人便連忙過來嬤嬤:「媽媽生氣大節老太太喜歡一日老人家別人高聲他們難道不知道規矩起來老太太生氣不成不好我家野雞。」一面一面:「奶奶拐棍眼淚手帕。」嬤嬤腳不沾地鳳姐一面:「不要今兒沒了規矩場子沒臉强如娼婦蹄子!」後面寶釵隨著鳳姐這般拍手:「一陣風老婆了去了。」寶玉點頭:「不知那裏昨兒不知那個姑娘得罪。」一句未了在旁:「得罪什麼便得罪本事承任帶累別人!」襲人一面一面寶玉:「得罪一個老奶奶會子得罪這些不够只是別人。」寶玉這般病勢這些煩惱連忙忍氣吞聲安慰仍舊出汗燒火自己在旁要緊生氣襲人冷笑:「這些生氣不得了只是天長日久只管這樣怎麼樣時常我們得罪只顧一時我們那樣他們坎兒好說不好大家什麼意思。」一面一面禁不住流淚寶玉煩惱只得勉强

  一時使老婆寶玉不肯起來自己便丫頭鋪炕襲人:「吃飯吃飯到底老太太太太跟前一會姑娘一會回來也好。」寶玉聽說只得躺下上房賈母賈母幾個管家嬤嬤解悶寶玉襲人便襲人自己天氣熱鬧鴛鴦琥珀一個人在外骨牌寶玉問道:「不同他們?」:「沒有。」寶玉:「底下那麼不够?」:「交給一個滿上頭地下那些老媽老天拔地一天他們丫頭也是一天會子他們所以他們。」

  寶玉公然一個襲人:「放心。」:「越發不用咱們兩個說話豈不?」寶玉:「兩個什麼沒意思也罷早上會子沒什麼篦頭。」便道:「就是這樣。」文具釵釧打開頭髮寶玉篦子一一三五走進取錢兩個便冷笑:「上頭!」寶玉:「。」:「那麼大福。」便簾子出去

  寶玉身後寶玉便:「滿只是磨牙。」聽說擺手寶玉會意一聲簾子進來問道:「怎麼磨牙咱們說說。」:「去你的。」:「護著你們知道再說。」一徑出去寶玉悄悄不肯驚動襲人宿次日清晨起來襲人夜間覺得輕省靜養寶玉姨媽這邊閑逛正月閨閣過來遇見寶釵香菱圍棋寶釵寶玉今兒上來頭一回自己心中十分歡喜後來接連便有些著急自己擲骰子便拿起骰子狠命一個一個著手」,便著眼,「————骰子伸手便骰子然後便:「分明!」寶釵便說道:「規矩難道爺們放下!」滿心委屈寶釵不敢只得放下嘟囔:「一個我們幾個前兒那些著急還是幾個丫頭罷了。」寶釵不等連忙:「什麼寶玉你們欺負不是太太。」便寶釵:「兄弟人家笑話。」正值寶玉這般怎麼了不敢寶釵規矩兄弟哥哥不知寶玉不要:「兄弟父母教訓何必多事生疏况且這樣還有背後談論禁得。」意思存在。——自幼姊妹長大姊妹伯叔親戚史湘雲林黛玉薛寶釵便料定原來天生萬物山川日月女兒男子不過是渣滓而已這個一切男子看成混沌可有可無只是父親叔伯兄弟孔子亙古第一不可只得句話所以弟兄之間不過大概情理罷了並不自己丈夫須要子弟表率是以不怕賈母三分如今寶釵恐怕寶玉教訓沒意思便連忙掩飾寶玉:「大正什麼不好別處天天念書糊塗比如東西不好橫豎那個難道這個東西一會不成取樂不能取樂別處一會難道取樂不成自己煩惱不如。」只得回來

  姨娘這般:「那裏?」便:「姐姐欺負寶玉哥哥。」姨娘:「上高下流沒臉東西那裏不得沒意思!」正說可巧鳳姐便說道:「大正怎麼了兄弟小孩子家一半點兒教導這些什麼怎麼還有太太老爺管他呢大口主子不好橫豎教導什麼相干兄弟出來。」素日鳳姐王夫人聽見出來姨娘不敢鳳姐:「也是時常愛同一個姐姐妹妹哥哥嫂子那個的話這些霸道自己尊重下流壞心只管人家偏心幾個這麼!」只得:「一二。」鳳姐:「還是一二這樣!」回頭:「去取姑娘在後。——明兒這麼下流打發告訴這個尊重哥哥牙根癢癢不是窩心腸子出來。」:「!」得了自己不在話下

  且說寶玉寶釵見人:「大姑。」寶玉寶釵:「咱們兩個一齊瞧瞧。」寶玉一齊賈母這邊史湘雲大笑兩個問好正值林黛玉在旁寶玉:「那裏?」寶玉便:「姐姐家的。」冷笑:「那裏絆住不然早就。」寶玉:「解悶不過偶然那裏。」林黛玉:「沒意思的話什麼事解悶從此不理!」便賭氣

  寶玉問道:「好好生氣就是到底那裏別人說笑一會來自納悶。」林黛玉:「!」寶玉:「自然不敢沒有自己作踐身子。」林黛玉:「作踐壞了身子何干!」寶玉:「何苦大正。」林黛玉:「說死會子長命百歲如何?」寶玉:「只管這樣不如乾淨。」:「正是要是這樣不如乾淨。」寶玉:「自己乾淨聽錯。」正說寶釵:「妹妹。」便寶玉越發流淚

  工夫寶玉林黛玉越發抽抽噎噎不住寶玉這樣挽回的款勸慰不料自己張口說道:「什麼如今有人說笑生氣什麼死活我去罷了!」寶玉上來悄悄說道:「這麼明白難道不知道糊塗明白兩句頭一咱們姊妹姐姐姊妹親戚第二咱們兩個這麼?」林黛玉:「難道成了什麼人為的是。」寶玉:「為的是難道不知不成?」林黛玉低頭一語不發半日說道:「行動嗔怪再不知道自己難受今日天氣分明今兒這樣怎麼倒反披風?」寶玉:「何嘗穿著。」林黛玉:「回來。」

  正說:「二哥姐姐你們天天好容易不理理兒。」:「說話哥哥不出只是哥哥哥哥回來圍棋。」寶玉:「明兒起來。」史湘雲:「再不一點兒不好自己便世人一個打趣一個指出一個人。」:「姐姐短處就算不如怎麼不及。」冷笑:「原來那裏。」寶玉不等岔開:「一輩子自然比不上保佑明兒一個姐夫時時刻刻』『阿彌陀佛現在!」端詳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