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3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肺腑活寶 恥辱
  話說寶玉麒麟心中歡喜便伸手:“那里?”史湘雲:“幸而這個明兒倘或難道不成?”寶玉:“倒是平常這個該死。”襲人史湘雲一面:“大姑聽見前兒大喜。”史湘雲襲人:“會子害臊記得十年咱們西邊暖閣住著晚上的話會子不害會子怎麼害臊?”史湘雲:“會子咱們那麼後來我們太太沒了我家程子怎麼二哥。”襲人:“姐姐姐姐梳頭洗臉這個那個如今拿出小姐的款小姐的款親近?”史湘雲:“阿彌陀佛冤枉這樣立刻瞧瞧這麼大熱必定瞧瞧不信在家時時刻刻一回。”未了襲人寶玉:“認真還是這麼性急。”史湘雲:“的話人性。”一面一面打開手帕戒指襲人襲人感謝不盡:“前兒姐姐得了今兒親自可見這個戒指多少可見。”史湘雲:“?”襲人:“姑娘。”:“姐姐原來寶釵姐姐天天在家這些姐姐一個姐姐可惜我們不是一個但凡這麼姐姐就是沒了父母也是妨礙。”眼睛寶玉:“不用這個。”史湘雲:“這個便怎麼知道心病恐怕妹妹聽見姐姐可是這個不是?”襲人在旁說道:“姑娘如今越發心直口快。”寶玉:“你們幾個說話果然不錯。”史湘雲:“哥哥不必說話惡心我們跟前說話妹妹不知怎麼了。”

  襲人:“要求。”史湘雲便什麼事?”襲人:“身上不好不得工夫?”史湘雲:“這些巧人還有什麼針線裁剪怎麼起來活計好意思。”襲人:“糊涂難道不知道我們屋里針線不要那些針線。”史湘雲便寶玉:“這麼只是別人不能。”襲人:“又來了什麼告訴可不是別管橫豎領情就是。”史湘雲:“論理東西不知多少今兒必定知道。”襲人:“不知道。”史湘雲冷笑:“前兒聽見套子人家賭氣早就聽見會子成了你們奴才。”寶玉:“前兒不知。”襲人:“不知的話新近外頭做活女孩子出奇一個套子試試看好不好拿出這個那個不知怎麼惹惱姑娘回來後悔什麼似的。”史湘雲:“越發姑娘不上生氣。”襲人:“這麼著老太太勞碌大夫說好靜養舊年工夫今年半年針線。”正說有人來回:“興隆老爺出去。”寶玉便賈雨村心中好不自在襲人衣服寶玉一面靴子一面抱怨:“老爺回回。”史湘雲一邊扇子:“自然接客老爺出去。”寶玉:“那里老爺自己我去。”:“自然有些好處只要。”寶玉:“不敢一個俗人并不這些往來。”:“還是這個情性如今不願讀書舉人進士常常這些人們談談仕途經濟學問也好將來應酬世務日後朋友成年我們什麼!”寶玉:“姑娘別的姊妹屋里仔細經濟學。”襲人:“姑娘上回也是姑娘一回不管過不去一聲拿起姑娘的話登時通紅不是不是幸而姑娘要是姑娘不知怎麼樣怎麼樣提起這個真真姑娘敬重自己一會過不去誰知過後還是照舊一樣真真涵養心地寬大誰知一個反倒生分姑娘賭氣不理多少不是。”寶玉:“姑娘從來這些不曾這些生分。”襲人點頭:“。”原來林黛玉知道史湘雲寶玉一定麒麟因此心下忖度近日寶玉外傳野史多半才子佳人小巧撮合鴛鴦鳳凰玉環終身寶玉麒麟便借此史湘雲做出那些風流因而悄悄行事不想聽見史湘雲說經寶玉:“妹妹這樣生分。”林黛玉不覺果然自己眼力不錯素日知己果然知己私心稱揚親熱避嫌知己自然知己你我知己何必金玉既有金玉你我何必寶釵父母早逝銘心刻骨無人主張近日神思恍惚血虧你我知己不能知己薄命想到此間不禁下淚進去相見自覺無味便一面一面抽身回去

  寶玉穿衣裳出來林黛玉在前慢慢便赶上:“妹妹那里怎麼得罪?”林黛玉回頭見寶玉便勉強:“好好何曾。”寶玉:“瞧瞧眼睛淚珠撒謊。”一面一面禁不住抬起林黛玉向後退說道:“要死什麼這麼動手動腳!”寶玉:“說話不覺死活。”林黛玉:“不值什麼只是丟下什麼什麼麒麟怎麼樣?”一句話寶玉赶上問道:“到底還是?”林黛玉想起前日自悔自己造次:“別著急什麼的起來。”一面一面禁不住近前伸手寶玉半天說道放心林黛玉半天說道:“什麼不放心不明說說怎麼放心不放心?”寶玉一口氣問道:“不明難道素日身上意思不著難怪天天生氣。”林黛玉:“果然不明放心不放心的話。”寶玉點頭:“妹妹果然不明不但素日素日辜負皆因總是不放心一身但凡寬慰不得一日一日。”林黛玉掣電自己肺腑掏出懇切言語滿心要說只是半個不能怔怔此時寶玉心中言語不知一句說起怔怔兩個半天林黛玉一聲兩眼不覺下淚便寶玉上前說道:“妹妹站住一句話。”林黛玉一面一面推開說道:“什麼的話早知道!”

  寶玉只管發起原來方才出來慌忙不曾扇子襲人扇子抬頭林黛玉一時不動因而赶上說道:“不帶扇子看見。”寶玉襲人說話看出何人便說道:“妹妹心事從來不敢今兒大膽說出甘心一身不敢告訴只好病好只怕忘不了!”襲人消魂菩薩!”便:“那里的話不快?”寶玉一時過來方知襲人扇子滿面扇子便抽身

  襲人方才一定如此看來將來難免不才令人可驚可畏想到此間不覺怔怔滴下心下如何處治寶釵那邊:“日頭地下什麼?”襲人:“那邊兩個打架也好。”寶釵:“兄弟會子穿衣服看見走過如今說話越發沒了經緯故此過去。”襲人:“老爺出去。”寶釵這麼暑熱什麼想起什麼來生出去教訓。”襲人:“不是這個。”寶釵:“這個沒意思這麼不在家里涼快什麼!”襲人:“倒是說說。”

  寶釵因而問道:“丫頭你們什麼?”襲人:“一會閒話前兒明兒。”寶釵聽見便兩邊回頭無人來往便:“這麼明白怎麼一時半刻不會人情近來丫頭神情里語聽起來丫頭在家一點兒不得他們費用不用那些針線差不多的東西他們娘兒們動手為什麼幾次說話沒人跟前家里兩句家常過日子的話眼圈含含糊糊自然從小爹娘不覺。”襲人見說:“怪道上月蝴蝶結那些日子打發打的別處使勻淨明兒住著再好’。如今姑娘想來我們不好推辭不知在家怎麼三更半夜可是糊涂早知這樣。”寶釵:“上次告訴在家做活做到三更若是別人一點半點家的那些奶奶太太不受。”襲人:“我們那個牛心憑著小的活計一概不要家里這些活計這些。”寶釵:“只管就是。”襲人:“那里認得出來不得只好慢慢。”寶釵:“不必如何?”襲人:“當真這樣就是晚上親自過來。”

  一句話未了一個老婆說道:“那里說起姑娘好好!”襲人那個?”老婆:“那里還有兩個就是太太屋里前兒不知為什麼出去在家不理會誰知不見了剛才打水東南打水一個尸首打撈起來誰知他們家里只管救活那里!”寶釵:“。”襲人聽說點頭素日不覺下淚寶釵聽見王夫人道安襲人回去

  寶釵王夫人獨有王夫人垂淚寶釵便不好只得一旁王夫人便:“那里?”寶釵:“。”王夫人:“可見兄弟?”寶釵:“看見穿衣服出去不知那里。”王夫人點頭:“可知道一奇事忽然!”寶釵見說:“怎麼好好。”王夫人:“前兒東西弄坏一時生氣下去上來誰知這麼豈不罪過。”寶釵:“姨娘慈善固然這麼据我看并不賭氣多半下去住著或是跟前掉下上頭拘束出去自然各處逛逛這樣大氣縱然這樣大氣不過是糊涂不為可惜。”王夫人點頭:“雖然如此到底不安。”寶釵:“姨娘不必念念十分過不去不過銀子發送主僕。”王夫人:“剛才五十銀子妹妹衣服誰知丫頭可巧沒什麼衣服只有妹妹生日妹妹那個孩子素日有心況且八難生日會子豈不忌諱因為這麼樣裁縫要是別的丫頭銀子完了只是雖然丫頭素日跟前女兒差不多。”不覺寶釵:“姨娘會子裁縫前兒拿來豈不省事況且活著時候穿過衣服身量相對。”王夫人:“雖然這樣難道忌諱?”寶釵:“姨娘放心從來不計較這些。”一面一面起身王夫人兩個姑娘

  一時寶釵衣服回來寶玉王夫人旁邊垂淚王夫人寶釵寶釵光景察言觀色早知八分于是衣服交割明白王夫人母親下回便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