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七  鳳姐家童
  話說之後賈璉不胜悲慟不必令人城外埋葬身亡痴情眷戀道人打破發出跟隨道人飄然不知暫且

  姨媽說定心中正是高興打算買房治家迎娶救命吵嚷”,丫頭聽見告知姨媽姨媽不知為何歎息正在猜疑寶釵過來姨媽便寶釵說道:“聽見沒有大嫂妹妹姑娘不是已經哥哥不知為什麼自刎不知那里真正奇怪意想不到。”寶釵不在便說道:“俗話說,‘風雲禍福’。也是他們前生命定前日媽媽哥哥商量料理如今已經只好媽媽不必他們傷感倒是自從哥哥江南回來一二貨物想來同伴伙計辛苦回來媽媽哥哥商議商議酬謝酬謝人家無理似的。”

  母女正說薛蟠眼中淚痕進門便母親拍手說道:“媽媽可知二哥?”姨媽:“聽見正在妹妹公案。”薛蟠:“媽媽聽見跟著一個道士?”姨媽:“越發怎麼那樣一個年輕聰明一時糊涂跟著道士你們父母兄弟在此各處道士那里不過是左右。”薛蟠:“何嘗不是聽見這個連忙各處尋找一個影兒沒有看見。”姨媽:“找尋沒有朋友焉知出家不是得了好處只是如今張羅張羅買賣自己娶媳婦事情早些料理料理咱們沒人俗語’,省得臨時齊全令人笑話再者妹妹回家貨物伙計他們人家二三千里路程辛苦而且路上多少驚怕沉重。”薛蟠聽說便道:“媽媽倒是妹妹周到這樣這些日子各處腦袋二哥反倒一個張羅一會正經要不然明兒帖兒。”姨媽:“。”

  外面進來:“張大差人箱子東西各自不在里面貨物箱子貨物所以今日。”一面一面兩個兩個夾板薛蟠:“可是怎麼糊涂田地妹妹帶來東西家里還是伙計。”寶釵:“還是帶來一二不是帶來大約年底諸事不留心。”薛蟠:“路上。”大家一回便丫頭:“出去告訴東西收下他們回去。”姨媽寶釵:“到底什麼東西這樣?”薛蟠便兩個進來繩子夾板綢緞洋貨家常應用薛蟠:“妹妹。”親自母女各色扇子花粉胭脂虎丘帶來自行酒令水銀筋斗小小沙子人兒紗罩匣子虎丘山上薛蟠薛蟠毫無相差寶釵別的不理倒是薛蟠細看看看哥哥不禁起來老婆這些東西箱子母親哥哥一回閒話姨媽箱子東西取出打點清楚同喜送給賈母王夫人

  寶釵自己那些玩意兒除了自己留用之外分配妥當筆墨扇子脂粉只有別人不同一一打點完畢使一個老婆跟著各處

  這邊姊妹東西賞賜使見面林黛玉看見家鄉想起父母兄弟寄居親戚那里有人想到不覺深知心腸不敢說破一旁:“姑娘身子早晚服藥那些日子好些雖說精神一點兒不得十分今兒姑娘這些東西可見姑娘素日姑娘姑娘喜歡為什麼反倒不是姑娘東西姑娘煩惱不成就是姑娘聽見不好再者老太太姑娘千方百計大夫配藥診治姑娘病好如今好些這樣豈不自己自己身子老太太況且姑娘素日憂慮過度血氣姑娘千金別自看輕。”正在勸解聽見丫頭:“。”:“進來。”

  寶玉讓坐寶玉淚痕滿面便:“妹妹?”勉強:“什麼。”旁邊寶玉會意那里許多東西知道寶釵便取笑說道:“那里這些東西不是妹妹雜貨?”答言:“東西姑娘東西姑娘正在勸解恰好我們。”寶玉明知這個緣故不敢頭兒只得說道:“你們姑娘緣故想來不為別的姑娘東西所以生氣傷心妹妹放心明年江南多多省得。”這些寶玉自己開心不好不好說道:“任憑怎麼世面不了田地東西生氣傷心不是小孩子小氣緣故那里知道。”眼淚下來寶玉挨著那些東西拿起擺弄故意什麼什麼什麼這樣齊整什麼什麼使用可以面前可以上當古董一味要緊寶玉如此自己心里便:“不用咱們姐姐那邊。”寶玉不得出去悲痛便道:“姐姐咱們東西咱們謝謝。”:“自家姊妹不必只是那邊大哥回來必然告訴南邊古跡家鄉。”寶玉便只得出來寶釵那里

  薛蟠母親請帖酒席次日伙計到齊不免販賣帳目不一讓坐薛蟠挨次姨媽使出來致意大家閒話內中一個:“今日兩個好朋友。”眾人人道:“還有就是府上。”大家果然想起來薛蟠:“怎麼?”薛蟠聞言口氣:“平安提起真是天下頭一奇事什麼如今不知那里。”眾人:“怎麼?”薛蟠便前後事体眾人越發說道:“前日我們仿仿佛聽見吵嚷一個道士三言一個人一陣不知我們那里工夫打聽這個如今還是不信就是早知我們大家怎麼著。”內中一個:“這麼著?”眾人怎麼樣人道:“那樣伶俐未必道士武藝有力看破道士妖術邪法特意背地擺布未可知。”薛蟠:“果然如此世上這些妖言惑眾怎麼沒人一下子。”眾人:“那時難道知道找尋?”薛蟠:“城外那里沒有找到你們笑話不著。”只是長吁往日高興伙計這樣光景自然便不過隨便大家

  寶玉寶釵寶玉寶釵便說道:“大哥辛苦東西姐姐使我們。”寶釵:“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是帶來大家新鮮就是。”:“這些東西我們小時候不理會如今看見真是新鮮。”寶釵:“妹妹知道這就俗語’,其實什麼。”寶玉對了方才心事連忙岔道:“明年好歹大哥我們。”一眼便道:“只管不必拉扯上人姐姐哥哥不是姐姐道謝明年東西。”寶釵寶玉個人閒話一回提起寶釵一回說道:“妹妹身子爽快自己勉強扎掙出來走走逛逛散心屋里到底好些不是渾身發熱只是因為不好因此事情自己好些。”:“姐姐何嘗不是也是這麼。”大家一會寶玉瀟湘門首各自回去

  姨娘寶釵東西心中喜歡:“不得別人丫頭做人大方如今看起來果然不錯哥哥多少東西遺漏露出我們這樣時運想到若是丫頭我們正眼那里我們東西?”一面一面那些東西翻來覆去擺弄一回忽然想到寶釵王夫人親戚為何不到王夫人跟前自己便蝎蝎東西王夫人在旁說道:“姑娘哥兒難為姑娘這麼年輕這麼周到真是人家姑娘大方怎麼不敬怪不得老太太太太成日不敢起來拿來太太瞧瞧太太喜歡喜歡。”王夫人早知道來意不倫不類便不理說道:“。”姨娘時興頭頭鼻子滿心生氣不敢露出只得出來自己東西一邊嘴里咕噥自言自語:“這個算了什麼。”一面各自一回

  老婆東西回來回复寶釵眾人道謝賞賜銀錢老婆便出去走近前來挨著寶釵悄悄說道:“剛才二奶那邊看見二奶怒氣東西出來悄悄剛才二奶老太太屋里回來往日歡天喜地平兒唧唧不知什麼那個光景什麼大事似的姑娘聽見那邊老太太什麼?”寶釵自己納悶不出鳳姐為什麼便道:“各人各人咱們那里。”于是出來

  寶玉回來不免傷感起來告訴襲人進來只有:“襲人姐姐那里?”:“不過那里一時不見這樣。”寶玉:“不是方才姑娘那邊姑娘傷心起來姐姐東西看見家鄉不免告訴襲人姐姐過去。”正說進來寶玉:“回來?”寶玉方才話說:“襲人姐姐出去聽見二奶那邊不住姑娘那里。”寶玉便言語寶玉一口丫頭心中著實自在隨便

  襲人寶玉出門自己活計想起鳳姐身上不好沒有過去看看賈璉出門正好大家說說便告訴:“好生屋里出去寶玉回來不著。”:“屋里一個人我們混飯。”襲人答言

  來到那時正是蓮藕相間襲人沿一回抬頭看見那邊葡萄底下有人那里什麼跟前老婆襲人便嘻嘻上來說道:“姑娘怎麼今日工夫出來逛逛?”襲人:“可不是二奶瞧瞧什麼?”婆子:“蜜蜂今年三伏雨水果子上都虫子果子流星好些下來姑娘不知道馬蜂可惡三兩個兒水滴上頭姑娘咱們說話空兒許多。”襲人:“就是不住不了許多倒是告訴買辦多多口袋上一個。”婆子:“倒是姑娘今年那里知道這個。”說道:“今年果子味兒不信一個姑娘嘗嘗。”襲人正色:“那里使得不但不得就是上頭沒有咱們使難道這個規矩不懂。”:“姑娘我見姑娘喜歡這麼規矩可是糊涂。”襲人:“沒有什麼只是你們年紀老奶奶頭兒這麼著。”一徑來到鳳姐這邊

  鳳姐說道:“天理良心屋里越發。”襲人聽見知道不好回來不好進去腳步窗子問道:“姐姐在家?”平兒答應出來襲人便:“二奶在家身上大安?”走進鳳姐襲人進來站起來:“好些怎麼不過我們這邊?”襲人:“奶奶身上欠安天天過來請安奶奶身上爽快我們奶奶。”鳳姐:“倒是兄弟屋里雖然一個照看實在聽見平兒告訴背地里常常這就盡心。”一面平兒旁邊襲人襲人欠身:“妹妹。”一面閒話一個丫頭在外屋里悄悄和平:“二門伺候。”聽見平兒悄悄:“知道回來門口。”襲人他們兩句便起身鳳姐:“說說倒開。”平兒:“妹妹。”平兒答應出來丫頭那里聲息伺候襲人不知便

  平兒襲人進來:“因襲外頭等等會子還是立刻還是奶奶。”鳳姐:“。”平兒丫頭進來鳳姐平兒:“到底怎麼聽見?”平兒:“就是丫頭二門聽見外頭兩個:‘這個二奶咱們二奶脾氣也好。’不知吆喝兩個:‘什麼奶奶奶奶悄悄知道舌頭。’”平兒正說一個丫頭進來:“在外伺候。”鳳姐冷笑一聲:“進來。”丫頭出來:“奶奶。”連忙答應進來在外門口垂手侍立鳳姐:“過來。”鳳姐:“在外知道不知道?”:“奴才天天二門聽差如何知道外頭。”鳳姐冷笑:“自然不知道知道怎麼。”知道剛才已經不過便:“奴才實在不知就是兩個那里奴才吆喝他們兩句內中深情奴才不知道不敢奶奶出門。”鳳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