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8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 懦弱 香菱病入膏肓
  話說嘴唇鼻孔冷笑:“菱角聞見菱角正經那些香花那里可是不通!”香菱:“菱角蓮蓬清香不是花香可比清早半夜領略花兒菱角雞頭得了清香令人心神爽快。”:“蘭花桂花不好?”香菱熱鬧頭上忌諱便接口:“蘭花桂花可比。”一句香菱說道:“要死要死怎麼姑娘名字!”香菱不好意思賠罪:“一時奶奶計較。”:“什麼小心只是這個到底意思一個不知不服?”香菱:“奶奶那里此刻一身一体奶奶名字反問不服如何奶奶一個一個。”:“雖說姑娘多心名字不如。’”香菱:“奶奶有所不知當日老奶奶使喚姑娘得名後來姑娘如今奶奶益發姑娘況且姑娘明白如何這些。”:“這樣,‘不如妥當菱角豈不來歷。”香菱:“奶奶這樣。”此後寶釵在意

  薛蟠天性如今三分姿色舉止輕浮可愛便時常故意只是不敢造次眼色覺察:“正要擺布香菱如今看上如今一定香菱疏遠疏遠便擺布香菱那時好處。”主意伺机

  薛蟠晚間薛蟠故意喬裝連忙失誤一聲茶碗落地一身一地薛蟠不好意思不好:“姑爺不好。”冷笑:“兩個腔調使傻子。”薛蟠低頭微笑出去一時安歇便故意薛蟠別處,”省得。”薛蟠只是:“什麼偷偷。”薛蟠仗著便趁勢:“姐姐怎樣怎樣要人腦子。”:“不通說明省得別人不雅什麼。”薛蟠得了稱謝夜曲丈夫奉承次日不出在家越發放大午後故意出去空兒薛蟠便拉拉起來心里正要有心等候分之便丫頭過來原來丫頭也是從小在家使喚自幼父母無人看管便大家粗笨生活如今有意吩咐:“告訴屋里手帕不必。”一徑香菱:“姑娘奶奶手帕忘記屋里去取送上豈不?”香菱近日每每折挫不知百般竭力挽回不暇遇見之際一頭進去自己飛紅轉身回避薛蟠除了無人可怕所以香菱有些慚愧十分在意無奈素日要強遇見香菱便縫兒推開薛蟠一徑薛蟠好容易上手香菱打散不免一腔變作一腔香菱身上不容分說出來:“娼婦會子什麼!”香菱不好早已薛蟠蹤跡于是香菱晚飯洗澡防水便香菱有意精光香菱香菱此時不得了只好各自走開

  說明今夜薛蟠香菱成親香菱過來自己香菱不肯安逸夜里勞動:“世面主子一個一個霸占到底什麼主意。”薛蟠香菱:“抬舉再不便!”香菱無奈只得在地香菱無奈只得便一時如是使安逸片時薛蟠得了珍寶一概不顧暗暗:“幾天我慢擺布那時!”一面隱忍一面設計擺布香菱

  半月光景心疼四肢不能轉動醫療眾人香菱枕頭紙人上面年庚八字五根四肢骨節于是眾人反亂起來當作新聞姨媽姨媽薛蟠自然起來立刻拷打眾人:“何必冤枉眾人大約。”薛蟠:“這些沒有空兒好人。”冷笑:“除了還有莫不自己不成有別。”薛蟠:“香菱如今天天跟著自然知道拷問知道。”冷笑:“拷問不知道大家橫豎治死什麼要緊良心不過一個。”一面痛哭起來薛蟠激怒順手根門一徑香菱不容分說便劈頭劈面起來一口咬定香菱香菱叫屈姨媽:“不問明白丫頭幾年一點周到盡心如今沒良心動粗。”聽見婆婆如此薛蟠耳軟心活便益發嚎啕大哭起來一面哭喊:“霸占不容唯有跟著拷問到頭會子賭氣治死富貴標致就是作出這些把戲!”薛蟠這些越發姨媽聽見兒子百般樣子十分可恨無奈兒子如今丫頭霸占自己溫柔魔法究竟不知俗語清官家務”,正是公婆因此無法只得賭氣薛蟠:“爭氣体面不知丫頭摸索老婆霸占丫頭什麼出去見人不知使法子不問好歹知道東西辜負當日不好不許立即牙子。”香菱收拾東西”,一面,”個人牙子多少銀子眼中釘大家太平日子。”薛蟠母親低下便窗子往外:“老人家只管不必一個一個我們吃醋不成怎麼拔出眼中釘’?不肯丫頭。”姨媽聽說:“規矩婆婆說話媳婦窗子拌嘴舊家人家女兒滿嘴里什麼!”薛蟠:“聽見笑話。”意謂越發起來:“笑話小老婆笑話再不留下不知道有錢行動親戚別人趁早什麼不好你們我們什麼會子眼睛鼻子霸占!”一面哭喊一面自己拍打薛蟠不好不好不好央告不好只是出入抱怨運氣不好當下姨媽薛寶釵勸進香菱寶釵:“咱們從來不知可是胡涂聽見豈不笑話哥哥嫂子不好留下使喚沒人使。”姨媽:“還是淘氣不如打發乾淨。”寶釵:“跟著也是一樣橫豎前頭從此斷絕那里一般。”香菱早已姨媽跟前痛哭哀求出去情願跟著姑娘姨媽只得以後香菱跟隨寶釵前面路徑一心斷絕雖然如此不免傷悲挑燈本來怯弱薛蟠幾年中有是以加以傷感內外折挫不堪釀成日漸羸瘦飲食診視服藥效驗那時吵鬧姨媽母女垂淚怨命而已薛蟠仗著便身子隨意持刀便薛蟠不能只得一陣如今習慣自然使越發威風薛蟠越發香菱一般不能十分暢快不覺礙眼如此漸次不比香菱情性烈火薛蟠情投意合便腦後作踐便不肯半點拌嘴後來甚至于至于不敢便打滾尋死繩索薛蟠此時一身難以徘徊觀望二者之間十分無法便出門在外發作有時歡喜便紙牌骰子作樂生平骨頭每日油炸骨頭便肆行:“有別為什麼!”家母薛蟠日夜悔恨一時沒了主意于是上下無有不知無有

  此時寶玉出門行走過來,“舉止形容一般鮮花姊妹上下情性。”因此納悶王夫人請安遇見請安說起不端,“姑娘背地里只要散誕。”王夫人:“正要七事遂心所以前兒寶玉回來明日日子。”正說賈母打發寶玉:“明兒一早。”寶玉如今不得各處逛逛聽見如此不曾合眼不明

  次日一早梳洗穿帶坐車西城門燒香昨日預備寶玉天生不敢猙獰前朝极其如今极其荒涼里面塑像极其凶惡是以紙馬錢糧便退至道歇息一時寶玉到處散誕一回寶玉困倦安歇睡著便當家王道說話王道專意江湖海上招牌走動”,膏藥靈驗百病皆除當下進來寶玉想睡正說哥兒睡著”,看見進來:“師父一個我們。”:“正是哥兒仔細里面作怪。”滿屋里人寶玉起身徒弟:“我們屋里膏藥氣息。”:“當家膏藥從不屋里知道哥兒今日三五香熏。”寶玉:“可是天天聽見膏藥到底什麼?”:“哥兒膏藥其中一言一百二十君臣賓客貴賤調化痰血脈便。”寶玉:“不信膏藥這些一种?”:“百病不立不見哥兒只管胡子何如病源。”寶玉:“便。”尋思一會:“膏藥有些。”寶玉:“你們出去屋里人越發。”聽說出去便留下點著寶玉在身身上貼心有所便嘻嘻走近前來悄悄說道:“哥兒如今事情可是不是?”喝道:“該死!”寶玉未解:“什麼?”:“胡說。”不敢:“哥兒。”寶玉:“女人方子沒有?”聽說拍手:“不但沒有方子就是沒有聽見。”寶玉:“這樣不得什麼。”:“膏藥經過一种湯藥或者只是不能竿效驗。”寶玉:“什麼湯藥怎麼吃法?”:“叫做’:极好一個冰糖陳皮每日清早這麼一個。”寶玉:“什麼未必見效。”:“今日明日今年明年橫豎潤肺傷人止咳好吃一百橫豎要死什麼那時見效。”寶玉大笑不止油嘴牛頭”。:“不過是什麼關系說笑你們值錢你們膏藥也是神仙?”正說寶玉出去焚化錢糧功課完畢進城回家

  那時半日媳婦晚飯打發回家王夫人委曲一味好色酗酒所有媳婦丫頭便老婆出來’。老爺五千銀子使如今不得便說道:‘夫人娘子老子使五千銀子好不好下房當日爺爺希圖我們富貴相與論理父親如今勢利似的。’”一行一行嗚嗚王夫人姊妹不落王夫人只得言語解勸:“遇見怎麼樣當日叔叔老爺叫作老爺執意一心情願到底不好也是。”:“不信這麼不好從小幸而嬸子這邊幾年日子如今這麼結果!”王夫人一面勸解一面隨意那里安歇:“姊妹只是夢想屋子房子三五甘心不知可能不得!”王夫人:“亂說不過年輕夫妻萬萬常事何必。”收拾房屋姊妹陪伴解釋吩咐寶玉:“不許老太太跟前走漏一些風聲老太太知道這些。”寶玉聽命安歇姊妹更加親熱异常一連夫人那邊賈母王夫人然後姊妹分別悲傷還是王夫人姨媽安慰那邊夫人無奈只得勉強夫人在意不問夫妻和睦家務塞責而已不知分解

Dictionary loading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