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9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三 投靠家門 掀翻風月
  賈政上人吩咐:“今兒臨安那里知道什麼事?”人道:“奴才沒有什麼喜慶不過南安王府到了戲子高興相好老爺瞧瞧熱鬧熱鬧大約不用送禮。”賈赦過來問道:“明兒二老?”賈政:“親熱怎麼好不。”上進來回:“衙門老爺明日衙門必得早些。”賈政:“知道了。”兩個地租家人旁邊賈政:“你們?”兩個答應一聲賈政賈赦各自一回家人著手賈赦

  賈璉便人道:“。”說道:“十月租子奴才已經赶上明兒誰知東西不由分說在地下奴才告訴租子不是買賣不管這些奴才叫車只管幾個衙役車夫奴才所以來回打發個人衙門再者整治整治這些無法無天差役不知道可怜買賣東西不顧下來那些句話打的。”賈璉:“這個了得!”立刻一個帖兒家人:“去向衙門東西不依。”不在晌午出去沒有回來賈璉:“這些一個不在他們終年吃糧不管事。”吩咐:“。”回到自己屋里

  且說臨安第二天打發賈政告訴賈赦:“衙門有事在家等候事情不能倒是老爺寶玉應酬一天也罷。”賈赦點頭:“使得。”賈政遣人寶玉今兒大爺臨安那里聽戲。”寶玉喜歡不得便上衣小子出來賈赦來到臨安上人進去一會出來:“老爺。”于是賈赦寶玉走入賓客賈赦寶玉臨安賓客大家說笑一回一個掌班一本一個向上一個說道:“各位老爺。”賈赦回頭見寶玉便別處上來:“。”寶玉出水芙蕖飄揚臨風玉樹原來不是別人就是前日進京沒有自己那里此時不好站起來只得:“多早晚?”把手自己身子:“怎麼不知道?”寶玉眾人說話只得胡亂便幾個議論:“?”有的:“向來小旦如今不肯小旦年紀掌班頭里改過好幾家里已經只是不肯放下本業領班。”有的:“想必成了。”有的:“沒有一個主意人生配偶關系一生一世不是不論尊卑貴賤總要才能所以如今娶親。”寶玉忖度:“不知日後家的女孩兒這樣人材算是辜負。”那時高腔梆子腔熱鬧

  晌午便擺開桌子一回賈赦便起身臨安過來:“天色聽見還有花魁》,他們頂好。”寶玉巴不得賈赦于是賈赦一會果然小官花魁神情一种怜香惜玉意思盡致以後對飲對唱纏綿繾綣寶玉這時花魁眼睛小官身上更加聲音響亮口齒清楚寶玉神魂進去出戲進場情种尋常戲子可比成文。”所以知音許多講究聲音不可不察詩詞一道傳情不能想要講究講究音律寶玉想出賈赦起身主人不及寶玉沒法只得回來到了賈赦那邊寶玉賈政

  賈政衙門正向賈璉賈璉:“今兒門人帖兒知縣不在不知道無牌出去那些東西在外撒野既是老爺便立刻包管明兒東西一并半點差遲重重處治此刻不在老爺看破可以不用知道。”賈政:“到底何等那里作怪?”賈璉:“老爺不知外頭這樣想來明兒必定。”賈璉下來寶玉上去賈政便老太太那里

  賈璉因為昨夜家人出來傳喚伺候齊全賈璉大管:“花名冊子拿來查點查點那些知道私自出去傳喚不到貽誤公事立刻攆出!”連忙答應幾個”,出來吩咐一回家人各自留意

  幾時一個人頭上身上穿著一身青布衣裳腳下穿著眾人眾人上下一番便那里人道:“南邊家老手書爺們呈上尊老。”眾人聽見站起來坐下:“我們就是。”一面進來賈政呈上來書賈政拆書

  世交不胜死難寬宥迄今門戶凋零家人所有使用奇技使得奔走糊口感佩

  賈政看完:“正因不好。”吩咐:“使用便。”出去賈政便個頭起來:“家老老爺。”自己:“老爺。”賈政老爺便上下身長有零氣色著手便問道:“向來家的還是幾年?”:“小的家的。”賈政:“如今為什麼出來?”:“小的不肯出來只是家爺再四小的出來別處不肯老爺家里自己家里一樣所以小的。”賈政:“你們老爺不該事情弄到這樣田地。”:“小的不敢我們老爺只是太好了一味真心待人反倒出事。”賈政:“真心最好。”:“因為人人不喜討人厭有的。”賈政:“這樣皇天自然。”要說賈政問道:“聽見你們家的哥兒不是寶玉?”:“。”賈政:“向上巴結?”:“老爺我們哥兒倒是奇事哥兒脾氣我家老爺一個樣也是一味誠實從小只管那些姐妹老爺太太幾次只是太太進京時候哥兒大病已經半日老爺幾乎裝裹預備幸喜後來嘴里說道牌樓那里一個姑娘到了好些柜子好些冊子屋里無數女子多變鬼怪似的變做骷髏便哭喊起來老爺過來連忙調治漸漸老爺姐妹脾氣時候一概不要念書什麼人引誘不動如今漸漸能夠老爺料理家務。”賈政默然一回:“自然一個行次。”答應退下跟著里人出去歇息

  一日賈政早起衙門看見那些那里交頭接耳好象使賈政知道似的不好只管咕唧說話賈政上來問道:“你們什麼事這麼鬼鬼祟祟?”:“奴才不敢。”賈政:“什麼事不敢?”人道:“奴才今兒起來開門出去白紙許多不成事体。”賈政:“那里這樣什麼?”人道:“髒話。”賈政:“。”人道:“奴才下來誰知結實不下只得一面一面剛才李德奴才就是的話奴才不敢隱瞞。”呈上帖兒賈政來看上面

  西年紀
  一個男人多少聚賭
  不肖子弟辦事榮國府出新

  賈政頭昏不許聲張悄悄靠近夾道牆壁找尋隨即賈璉出來

  賈璉賈政問道:“寄居那些女尼向來查考查考沒有?”賈璉:“老爺這麼想來不妥地方。”賈政:“瞧瞧這個帖兒什麼。”賈璉:“這樣。”正說二老”。打開也是與門的話相同賈政:“車子那些女尼道士一齊回來不許泄漏傳喚。”領命

  且說小女道士沙彌道士日間以後元妃不用便懶怠那些女孩子年紀漸漸知覺也是風流人物打量出家只是小孩子便招惹他們真心不能上手便心腸女尼道士身上沙彌中有名叫道士中有叫做長得妖嬈便兩個勾搭便那時正當十月中旬那些銀子便想起法兒告訴眾人:“你們月錢不能進城只得怎麼樣今兒果子大家好不好?”那些女孩子高興便桌子女尼便說道要行:“我們不會不如豈不爽快。”女尼:“這天晌午大爺回來晚上不管。”正說見道急忙進來:“大爺。”女尼忙亂收拾便躲開便道:“月錢什麼!”未完進來這般樣子心里大怒為的是賈政吩咐不許聲張只得含糊:“大爺。”連忙站起來:“大爺什麼?”:“大爺沙彌道士收拾上車進城。”不知:“進城。”女孩子只得一齊上車進城不題

  賈政知道衙門不能在內書房賈璉不敢走開進來:“衙門今夜老爺老爺知會老爺。”賈政回來此時心里納悶言語賈璉走上說道:“出去二十進城二更今日老爺老爺只管聲張明兒老爺回來再發倘或不用說明兒老爺怎麼樣。”賈政聽來有理只得上班

  賈璉抽空回到自己一面心里抱怨鳳姐主意埋怨只得隱忍慢慢且說那些平兒知道告訴鳳姐鳳姐不好懨懨精神正是惦記事情聽說外頭匿名一句話什麼平兒隨口答應留神:“要緊饅頭事情。”鳳姐心虛聽見饅頭事情一句話說出急火眼前發暈咳嗽一陣一聲一口平兒說道:“不過是沙彌道士奶奶什麼。”鳳姐定神說道:“糊涂東西到底饅頭?”平兒:“頭里饅頭後來聽見不是饅頭剛才饅頭。”鳳姐:“知道饅頭什麼相干大約克扣月錢。”平兒:“月錢還有髒話。”鳳姐:“不管那個那里?”平兒:“聽見老爺生氣不敢走開聽見事情不好吩咐這些不許吵嚷不知太太知道了聽見老爺大拿這些女孩子個人前頭打聽打聽奶奶現在別管他們。”正說賈璉進來鳳姐賈璉怒氣暫且裝作不知賈璉吃完:“外頭回來。”賈璉:“沒有?”:“。”賈璉便道:“告訴老爺上班這些個女孩子暫且明日老爺回來進宮在內書房。”

  走進書房那些指指點點不知什麼這個要人不出正在心里疑惑賈璉走出便垂手侍立說道:“不知道娘娘即刻那些孩子們什麼幸喜今兒月錢沒有便想來知道。”賈璉:“知道什麼明白。”摸不著頭腦不敢賈璉:“好事老爺坏了。”:“沒有幹什麼月錢月月孩子們忘記。”賈璉不知平素常在便口氣:“打嘴東西各自瞧瞧!”便拿出那個面如土色說道:“得罪為什麼這麼一月沒有這些若是老爺回來便母親知道打死。”沒人在旁便跪下說道:“叔叔!”只管磕頭滿眼賈璉:“老爺這些要是這些出去不好那個帖兒志氣將來咱們著呢不如老爺上班商量過去可以沒事現在沒有對證。”主意便:“鬼鬼祟祟不知道就是老爺一口咬定沒有沒臉!”多時賈璉便商量:“大爺本來奴才今兒時候他們正在那里喝酒帖兒的話一定有的。”賈璉:“不成。”此時一句不敢言語還是賈璉:“庇護哥兒在家沒有明日老爺不用那些女孩子媒人賣完果然娘娘時候咱們。”想來無益名聲不好賈璉:“大爺跟著。”一個跟著出去到了沒人地方磕頭:“不知得罪這個不對。”忽然想起一個人未知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