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ater Han 《後漢書》

卷二十四 馬援列傳 Volume 24: Biography of Ma Y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馬援
馬援扶風茂陵其先號曰馬服君子孫因為武帝二千邯鄲曾祖父重合再世才能王莽二千

十二少有大志》,不能章句:『大才當晚。』司命重罪亡命牧畜賓客歸附數百轉遊賓客:『丈夫窮當益堅老當益壯。』數萬既而:『財產否則守錢虜。』故舊

王莽四方將軍涼州世祖即位洛陽西敬重綏德將軍

公孫使以為至當握手平生交拜使出更為單衣百官宗廟舊交官屬大將軍賓客:『天下未定公孫成敗修飾邊幅偶人天下!』:『妄自尊大不如專意東方。』

建武使洛陽引見宣德殿世祖遨遊使人大。』頓首辭謝:『當今非獨公孫而後陛下刺客奸人簡易若是?』:『刺客說客。』:『天下反覆名字不可勝數陛下大度高祖帝王自有。』東海以為使大夫西隴右

以東流言京師得失:『朝廷引見勇略非人開心隱伏達多大節高帝經學博覽政事前世無比。』:『何如高帝?』:『不如高帝無可無不可上好節度飲酒。』:『反復?』長子家屬洛陽數月賓客上書上林苑

狐疑書記其後發兵上疏:『聖朝奉事陛下一言左右自陳陛下不能令人不能令人不能為人昧死交友:「足下專心。」報以主人怨毒歸於以上得空退。』使五千往來遊說高峻禍福

楊廣使

無恙長安上林四海已定兆民同情天下常懼海內切齒遺書以致惻隱歸罪以西何如河內西方小弟望見不能號泣婉轉悲愁不可怨仇不可不過豈不妄作同分平生所以保全父母墳墓士大夫而已而今破亡毀傷不受難為往時相待低頭小兒並肩側身怨家男兒溺死國家使老大計畫不從引領輿地見天奈何區區君臣朋友君臣朋友應有切磋無成咋舌叉手天下信士朝廷依依西商朝不得久留


西征不宜險阻未決大喜引入將帥山谷形勢開示往來分析曲折昭然:『。』明旦進軍第一

大夫平涼王莽西金城隴西馬援十一隴西太守步騎三千擊破臨洮斬首數百萬餘八千數萬武將妻子潛行大驚追討精兵北山數百其後放火斬首不得窮追賓客

朝臣金城西欲棄以西田土灌溉流通湟中不休不可於是武威太守金城三千使城郭開導水田耕牧樂業塞外武都公孫君長印綬成軍

十三武都塞外四千道縣山上便水草窮困十萬萬餘於是隴右清靜

開恩大體而已賓客故人滿外事:『老子使得遨遊大姓小民太守。』報仇百姓城郭道長詣門發兵賓客大笑:『道長。』視事中郎將

隴西上書以為未可公府求得前奏解釋天下便京師進見為人眉目如畫前世行事長者閭里少年皆可皇太子莫不常言』,有所未嘗不用

弟子數百伏誅其弟李廣宣言神化百姓十七聚會自稱南嶽大師』。於是使萬餘擊破

交阯女子日南合浦蠻夷六十自立於是將軍劉隆樓船將軍交阯合浦十八斬首萬餘等至谿明年正月洛陽食邑三千軍士從容官屬:『慷慨多大:「一世衣食款段墳墓鄉里善人盈余自苦。」西毒氣仰視平生士大夫諸君。』萬歲

樓船大小二千戰士萬餘進擊餘黨五千西三萬二千分為城郭穿灌溉申明舊制約束駱越奉行將軍故事

二十京師死者十四援兵一乘朝見位次九卿

別名交阯駱越銅鼓:『莫如莫如甲兵大用安寧尊卑變則遠近騏驥一日千里伯樂昭然不惑近世西輿明相輿西茂陵成紀骨法行事以為傳聞不如不如骨法不可皇帝東門法獻立馬魯班門外更名魯班金馬門口齒以為。』高三置於宣德殿下以為

援軍將至故人計謀:『善言眾人將軍博德數百何以長久先生?』:『不及。』:『匈奴烏桓北邊男兒臥床兒女中邪!』:『烈士如此。』

匈奴烏桓扶風侵擾九月京師十二月復出百官黃門:『凡人使不可自持。』後果滿不免

明年三千雁門烏桓漢軍所得

諸子問曰:『婿貴重朝廷公卿莫不大人奈何不為?』:『得失?』

二十四武威將軍武陵蠻夷深入六十二:『披甲上馬。』顧眄:『!』中郎將十二萬餘友人:『不得國事所願甘心瞑目長者家兒左右從事難得調。』明年迎擊二千走入竹林

可人以為以為不如喉咽

三月不得士卒穿鼓噪足以左右莫不流涕:『上書兵馬軍人數萬不得大眾痛惜無故即可西域以是失利疾疫。』使中郎將責問監軍宿不平大怒印綬

俠客交阯還書:『聞人過失父母不可論議長短是非正法不願子孫所以父母使敦厚口無擇言節儉公有吾愛豪俠清濁父喪吾愛不願不得所謂不成不得天下輕薄所謂不成迄今尚未可知下車切齒州郡以為寒心是以不願子孫。』京兆司馬仇人上書浮薄惑眾將軍萬里還書交結。』叩頭流血高名京兆由此零陵太守

交阯薏苡瘴氣南方薏苡以為之一以為珍怪權貴上書以為明珠不敢西而已賓客故人妻子相連詣闕請罪方知上書訴冤前後然後

雲陽詣闕上書

其一高祖大臣大將在外讒言在內大功不計不下甘心巧言
將軍侯馬西孤立之間一言深淵虎口使車駕西狐疑西惟獨堅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