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ater Han 後漢書

卷二十九 申屠剛鮑永郅惲列傳 Volume 29: Biographies of Shentu Gang; Bao Yong; Zhi Yu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申屠
申屠扶風茂陵世祖文帝丞相質性、為人功曹

王莽專政猜忌隔絕不得賢良方正對策

神祇奸邪陰陽所以失道覺悟今朝下詔張設誹謗論議重者乃至腰斬忠臣四門

成王周公攝政均權順天舉措召公不悅四國流言夫子天道至親即位以來至親分離外戚不得親疏杜塞間隙所以宗廟社稷無罪不若慈愛忠孝為人後者自有正義至尊是以莫不奸臣便不諱周公周公至聖何況不合天心

周公不加郊祀三十修善進士名為尊崇外戚之後滅門師傅以此何不何不損益之際滿天下不安人主衰亂之後公家百姓疾疫盜賊自立京師宿驚懼以來未有國家微弱不禁天順不敢天官不敢陛下聖明昭然覺悟帝王孝文五品至親遣使中山朝見冗職使得宿以防未然安社稷親戚

下詔:『妄說違背大義歸田。』

篡位河西轉入往來二十隴右公孫:『聞人本朝非人將軍孤立天心國立可以永年嫌疑聖人將軍威重千里動作舉措不慎將軍共同布衣相與如是非常忠孝當世及其是以忠言反復。』

建武詔書:『亡國姿從眾無遺聖人不以萬物古今將軍布衣廊廟不深東方政教百姓平安西發兵人人騷動正言群眾疑惑精銳無所不至道德人情國有古今未有將軍忠孝是以士大夫不遠千里樂德決意何如小人毀壞終身君臣父子眾賢破膽不慎!』御史尚書

光武出遊不宜安逸不見輿為止

內外自選加以法理職事尚書近臣乃至群臣正言皇太子東宮並不數年平陰大夫


君長上黨屯留時任校尉王莽少有歐陽尚書》。事後至孝

功曹子孫都尉承望太守擁護以為因數興復漢室篡逆:『君長。』送喪扶風太守:『不能豈可!』功曹侍中詔書由是知名秀才

更始再遷尚書僕射大將軍持節河東輒行軍法河東更始中陽道路

赤眉更始光武即位諫議大夫大伯持節不從大伯遣使長安更始發喪大伯上將軍列侯印綬罷兵同心百餘河內問曰:『所在?』叩頭:『更始不能富貴。』:『!』不悅:『不下關東故人。』諫議大夫更始河內太守於是開城大喜洛陽不受

屯兵侵害百姓太守將軍』,頃之孔子無故荊棘講堂至於府丞:『危急夫子太守行禮無道?』人眾因此兵器關內楊州之後強橫鎮撫其餘百姓財產弟子

建武十一校尉叔父貴重不敬由是朝廷肅然莫不戒慎扶風從事抗直:『。』如此

行縣更始從事:『北面獲罪。』下拜西扶風不平公卿:『奉使如此何如?』大夫對曰:『仁者。』

司徒不得以此東海郡守下獄詔書兗州便道視事

可以受寵可以難以君子


東平建武太行山中有太守道路開通由是知名政化仁愛境內清凈

荊州刺史再遷中元元年校尉尚書使光武小黃有所對曰:『故事文書不著司徒露布使。』:『今天忠臣。』在職奉法永平救火

汝南太守三千殷富

十七司徒什器除子元年肅宗問曰:『太甚何以?』對曰:『聖人有成陛下有失汝南未能先帝大獄一起過半骨肉孤魂王政一切家屬蠲除禁錮興滅繼絕死生如此和氣。』

太尉七十

有名南陽太守南陽豐穰愛悅神父行禮奏樂宴會百姓莫不勸服在職大司農

孝義數年俯伏左右抱負時務孝廉公府


汝南西平十二居喪》、《春秋》,明天歷數

王莽群發友人:『熒惑受命順天大功。』大夫:『當今上天智者伊尹立功不遜伊尹天人成天。』使:『文王呂尚渭濱高宗傅說桓公管仲能立元勛仲父不可重任俯首。』不受

西長安上書王莽

天地日月甄陶品類圖錄久長使智者成德神器不可上天陛下陛下盛衰可謂知命不免不以天下陛下陛下嚴父陛下孝子不可不可陛下留神

大怒詔獄使黃門近臣不覺瞋目:『天文狂人所能。』得出蒼梧

建武廬江將軍揚州長史以軍:『不備窮人不得人形淫婦。』軍士陳屍掠奪百姓:『文王不忍露白武王不以天下天地將軍如何師法文王逆天傷人神明不謝全命將軍親率士卒殘暴將軍本意。』百姓

京師以軍縣令崇禮以為友人子張鄉人子張子張歿歔欷不能:『天命不復。』子張目擊而已仇人子張子張氣絕因而自首:『報仇奉法。』不及:『不從明心。』

久之太守歐陽功曹汝南舊俗十月百里宴飲:『西部天資忠貞稟性太守。』主簿:『朋黨害人所在荒亂股肱再拜。』不知:『功曹?』:『敬奉。』:『虞舜讒言不行股肱從政誹謗好惡。』:『。』稱病退

:『勢必直心三代不同不能不容!』:『孟軻不能不能業已既有不死退不可。』弋陽山中數月於是自娛從政然而:『天生以為鳥獸不可父老?』:『來歸松子墳墓學問不從安得從子正性勞神。』於是告別光武不到

客居江夏教授孝廉東城出獵車駕從者見面:『遼遠』。不受明日上書:『文王不敢萬人陛下山林夜以繼晝社稷宗廟暴虎馮河小臣。』皇太子》,殿:『夫婦不能不敢雖然陛下可否天下社稷而已。』:『有所左右。』太子太子:『孝道危殆高宗明君賢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