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ater Han 後漢書

卷三十三 朱馮虞鄭周列傳 Volume 33: Biographies of Zhu, Feng, Yu, Zheng, Zho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光武司馬主簿偏將邯鄲光武更始幽州大將軍幽州薊城北邊建武舞陽

年少才能宿涿郡以為從事王莽故吏二千幕府妻子漁陽太守以為天下未定不宜官屬不從其實頗有不平嫌怨殺害友人積怨大怒舉兵

蓋聞知者順時京城不知足

名字愛惜倉庫征伐權時二者何不詣闕自陳族滅朝廷威武柱石子孫匹夫致命有身大邦不顧恩義何以何以何以眉目舉措何以為人傳世破敗重災高論不忍不亦

以為天下往時遼東生子白頭河東朝廷遼東愚妄千里百萬相持歷年今天奈何區區漁陽結怨天子河濱孟津不知

今天海內不肖中風讒邪功臣鑒戒豈不定海無私以前留意老母幼弟舉事無為

明年涿郡太守舉兵

以為天子遊擊將軍以為不能上疏

列國諸侯莊王使公子朋友非有匡正大義莊王爭強忿公子一言而立以為陛下棄捐歷時寂寞圍城高祖天下既定征伐未嘗陛下大業海內逸豫不顧百姓遑遑三河冀州足以漁陽奸黨日增連年疲勞甲胄弓弩不得上下相望救護陛下生活

:『往年赤眉跋扈長安來歸其中須後。』城中人相太守良鄉不得下馬刺殺尚書幽州構成徒勞軍師不能死節伏誅不忍執金吾

二千長吏不勝纖微交易紛擾百姓日食上疏

居官不明尊長不足三光垂示五典國家,《鴻範災異明天陛下海內罹禍生人使得蘇息而今牧人稱職理實豈不粲然黑白分明猶如大漢功效積久養老子孫因為當時論議豈不喧嘩以為天地不可倉卒艱難迎新疲勞道路視事各自有司睚眥私怨長短二千長吏迫於詐偽虛譽騷動日月長者長久速成陛下天下非一海內非一陛下經年之外一世之後天下幸甚

群臣多同

舊制二千長吏三公三公案驗然後黜退明察不復委任上疏:『陛下清明履約宗室繩墨牛車法令整齊和平災異徒然天道不可不察陛下不行不專即位以來不用信賴至於有所便退陛下使者使者從事耳目尚書苛刻各自私情憎愛在職空虛有罪不厭不可盛衰積久自重:「天道。」天地人道不勝陛下留心千里省察。』

太仆國學廣博上書

太學禮義教化陛下尊敬先聖古典太學車駕親臨時雍博士天下宗師使言傳不絕舊事策試博士四方是以學者遠近詔書洛陽以往有所容或未盡四方策試非有不及遠方私自發遣非有煩擾:『中國失禮。』圖讖越職



二十竇融司空二十二賣弄二十五

功能不忍永平有人顯宗大怒校尉:『唐堯大聖優遊海內使天下然後昭明達人廷尉其事。』

吳起田文論功不及公孫弘不得其一田文公孫宰相自有曾子:『君子道者有司。』光武明帝三公任職至於不亦譏諷苛察長者


南陽其先

王莽四方賓客大姓都尉稱兵申屠都尉從弟:『為何?』:『蒙恩無以為報牛馬財物。』作色:『城中今日相與尚無財物?』不敢

天下未定四方自守兼有方略光武建武威信車駕西征潁川三千七十力戰連日城陷潁川案行力戰:『州郡。』請罪使聚落平定行軍叩頭:『今日。』:『悔過伏罪一切農桑耳目。』萬歲盜賊縣界清靜

十三太守二十七高等太仆中元元年岱宗衛尉司空賜爵關內使持節三百五十永平隴西太守聽任爵士顯宗衛尉執金吾

公正在位忠言十四爵士明年宿南宮初三老病肅宗五更列侯元和八十六

顯宗獲嘉長公主侍中大匠羽林中郎將

公主獲嘉侍中衛尉取悅當世留飲玉玦黃門侍郎郎中王侯於是租稅歲入三萬祿太尉太傅太尉尚書衛尉子代承嗣步兵校尉

和帝城門校尉黃門侍郎


初生若一上升以為戶牖亭長王莽貴人賓客以此不拘小節鄉曲王莽天下大亂甲胄親族不能成人建武執金吾歲時使歸家恩德門外百姓

還鄉太守功曹奢靡器物:『晏嬰鹿文子。』不悅辭退有頃臨當:『不用功曹!』光武二十路過小黃高帝引見從容可觀犧牲封丘城門不容使禦史引咎以為言辭:『禦史。』車駕西於是聲名

二十三司徒小黃即日公車明年洛陽二百信陽冤枉囚徒無理西:『巨蠹不畏未竟!』使:『王法自取!』使伏誅於是外戚南陽太守

永平新野功曹以外朝會姿出於顯宗左右:『!』輿衣服實行未嘗自稱南陽功曹詣闕郎中玄武司馬在職不服父喪:『「知人。」!』退由是

太尉司徒餘年無異政績楚王謀反中傷使至親不然幽州從事公孫弘交通楚王並不發覺詔書自殺清貧子孫不免

曾孫太尉門徒自殺詣闕由是知名尚書大將軍司空水災宦官長樂少府


會稽山陰西域都護太守第五孝廉

河東太守楚王謀反發覺疾病妻子詔獄連年諸生故人相連改變詣闕顯宗覺悟家屬妻子還鄉由是

仁惠蘇息淮陰太守尚書舊制尚書郎滿縣長以為酬賞至於使前後補益王政南宮以為故事

平原侍中初八大司農舊交貢獻轉運風波沈溺零陵桂陽於是至今在職億萬天下不足帑藏貢獻

元和元年太尉第五司空班次在下正朔朝見曲躬自卑雲母屏風分隔其間由此以為故事在位尚書阿附侍中洛陽賓客並不故舊告之弘大漏泄印綬廷尉骸骨病篤上書歿妻子布衣殯殮還鄉

周章
周章南陽功曹大將軍冠軍太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