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ater Han 《後漢書》

卷四十七 班梁列傳 Volume 47: Biographies of Ban, Liang

班超
班超扶風為人細節居家執勤涉獵。[1]永平校書郎,[2]洛陽供養勞苦:「大丈夫介子張騫立功異域?」[3]左右:「小子壯士!」其後相者:「祭酒布衣,[4]萬里之外。」相者:「食肉萬里。」顯宗」,養老」。,[5]後坐

十六都尉出擊匈奴司馬斬首。[6]以為從事使西域

鄯善,[7]鄯善禮敬官屬:「使狐疑未知。」

:「匈奴使在乎?」惶恐具服三十六激怒:「,[8]大功富貴使禮敬鄯善匈奴骸骨豺狼?」官屬:「危亡死生司馬。」:「不得虎子當今獨有使多少鄯善破膽成事。」觿:「從事。」:「吉凶今日從事壯士!」觿:「」。初夜天大:「。」順風縱火前後鼓噪觿使三十觿燒死。[9]明日大驚舉手:「不行班超?」於是鄯善使撫慰大喜功效使使西域

:「班超司馬。」使:「三十。」

廣德攻破莎車,[10]匈奴遣使監護西至于廣德:「使求取。」廣德遣使。[11]自來廣德辭讓廣德鄯善誅滅使惶恐匈奴使者超重以下

龜茲匈奴據有攻破疏勒,[12]龜茲疏勒明年疏勒九十。□:「疏勒國人不用便。」無備

左右驚懼奔走疏勒龜茲無道,[13]國人官屬威信疏勒龜茲結怨

十八焉耆中國大喪,[14]孤立龜茲發兵疏勒。[15]為首守歲肅宗即位不能自立疏勒舉國都尉:「使龜茲不忍使。」至于王侯以下號泣:「使父母不可。」不得疏勒疏勒龜茲。[16]擊破六百疏勒

初三疏勒康居萬人石城,[17]斬首七百因此,[18]上疏:「西域匈奴西使外國鄯善實時莎車疏勒月氏康居歸附破滅龜茲龜茲西域百分之小吏效命庶幾張騫曠野。[19]列國大夫,[20]大漢?[21]前世三十六匈奴右臂。[22]西域莫不,[23]大小不絕焉耆龜茲服從官屬三十六奉使□。疏勒城郭天等』。以是可通,[24]□龜茲龜茲國王步騎數百歲月龜茲夷狄夷狄。[25]莎車疏勒田地不比敦煌鄯善,[26]中國溫宿龜茲,[27]龜茲參考行事萬分區區神靈未便目見西域平定陛下萬年,[28]大喜天下。」[29]同志上疏司馬

莎車以為龜茲疏勒都尉[30]亦復反叛斬首生口進攻龜茲:「大國十萬武帝公主,[31]皇帝。[32]遣使合力。」

長史鼓吹。[33]司馬護送使者大小以下。[34]

龜茲疏勒恐懼上書西域不可愛子安樂外國:「曾參當時。」[35]切責:「愛子思歸同心?」節度:「在外便從事。」

京師:「西域何不詔書?」:「內省![36]快意忠臣。」

明年司馬八百疏勒莎車莎車使疏勒重利,[37]西疏勒康居精兵不能月氏康居相親使使月氏曉示康居康居

康居,[38]龜茲遣使詐降大喜輕騎。[39]擊破觿七百於是

明年五千莎車龜茲將軍溫宿五萬:「不敵莫若長史西鼓聲。」所得生口龜茲大喜西溫宿八千雞鳴莎車大驚奔走五千財物莎車龜茲退西域

月氏車師珍寶師子,[40]公主

使怨恨永元月氏觿軍士:「月氏千里非有運輸

堅守不過。」所得超度龜茲求救數百金銀珠玉龜茲伏兵使大驚遣使請罪月氏貢獻

明年龜茲溫宿長史龜茲司馬龜茲使京師龜茲干城疏勒西域焉耆尉犁以前二心其餘

龜茲鄯善萬人賈客四百焉耆

尉犁焉耆尉犁:「三國改過向善大人來迎賞賜王侯,[41]五百。」

焉耆。[42]:「匈奴自來。」便:「所及人權設備得到!」於是大人尉犁奉獻

焉耆國有。[43]七月焉耆二十,*()*入山焉耆京師遣使不信用

大會國王賞賜於是焉耆尉犁三十人相久等十七,[44]坐定:「久等逃亡?」等於故城京師斬首五千生口五千牛羊三十焉耆焉耆於是西域五十悉皆

明年:「匈奴西域河西永平城門白山,[45]車師城郭震懾響應西域焉耆悖逆覆沒兵役使司馬班超以西,[46]出入二十二莫不不動中國同異天誅宿將士。[47]司馬法:『。』定遠。」[48]

年老十二上疏:「太公五世。[49]同在中土千里遠處無依蠻夷。[50]孤魂蘇武匈奴十九奉節金銀西域,[51]壽終後世西域酒泉玉門關。[52]老病冒死。[53]目見中土。」上書

西域定遠得以二千捐軀自陳道路隔絕一身轉側觿,[54]死亡陛下神靈沙漠至今三十骨肉相識隨時人士觿七十衰老頭髮兩手,[55]耳目聰明扶杖能行竭盡歲暮蠻夷悖逆不見奸宄大夫一切遠慮氣力不能便國家忠臣竭力萬里自陳。[56]
十五六十,[57]休息任職陛下以至天下萬國歡心,□餘年。[58]使西域倉卒蒙文。[59]:「小康中國四方。」[60]相見壯年忠孝沙漠便曠野可哀救護一旦、□。[61]大義觸犯忌諱


西域三十一十四八月洛陽校尉素有黃門醫藥九月七十一朝廷使者弔祭

校尉交代:「在外三十餘年小人任重。」:「年老大位班超不得已塞外孝子罪過蠻夷鳥獸不得。[62]簡易小過大綱而已。」:「平平。」數年西域反亂

長子校尉長安京兆清河孝王女陰公主淫亂人居使大怒腰斬巿

元年西域反叛司馬敦煌西域西域餘年

初六敦煌太守長史車師鄯善數月單于車師後部進擊鄯善求救因此出兵五千匈奴西域

太后會議公卿以為玉門關西域:「皇帝匈奴強盛於是開通西域以為匈奴右臂王莽徵求忿背叛

光武中興外事匈奴及至永平敦煌河西城門孝明皇帝,[63]出征西域,[64]匈奴邊境及至永元莫不西域以期鄯善車師樂事無從所以牧養失宜匈奴出兵故事當時要功一成示弱海內以為不可敦煌三百西域校尉敦煌永元故事西域長史五百樓蘭西焉耆龜茲徑路鄯善心膽匈奴敦煌如此便。」

尚書:「校尉何以便長史樓蘭利害云何?」:「永平西域中郎將敦煌後置*[]*車師節度漢人不得有所侵擾歸心匈奴鄯善,[65]漢人外孫匈奴鳥獸樓蘭足以以為便。」長樂廷尉校尉

朝廷所以西域無益中國車師匈奴鄯善不可一旦反覆?」[66]:「中國奸猾盜賊盜賊匈奴西域*()*校尉西域長史西域之後河西城門復有朝廷屯戍久長!」

太尉:「校尉西域遣使求索一旦匈奴求救。」:「以西匈奴使恩德大漢

不然西域兵馬觿擾動校尉宣威國內匈奴覬覦西域求索不過而已拒絕中國不止千億便。」

於是敦煌三百西域校尉敦煌西域未能其後匈奴車師河西

西域長史五百。[67]明年正月樓蘭鄯善歸附龜茲溫宿步騎萬餘車師匈奴前部五千於是前部開通

敦煌張掖酒泉六千鄯善疏勒車師前部後部。[68]八千五萬匈奴使者京師建元後部王子使,[69]於是車師

匈奴觿萬餘單于使車師匈奴單于萬餘後部使司馬單于貴人於是車師城郭焉耆

於是敦煌太守河西三千。[70]萬餘焉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