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ater Han 後漢書

卷五十八 虞傅蓋臧列傳 Volume 58: Biographies of Yu, Fu, Gai, Z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武平。[]祖父獄吏寬恕冬月流涕隨之:「東海丞相。[]六十不及庶幾子孫何必不為九卿?」

。  []武平故城亳州鹿邑縣東北水經注武平西南尚書定安之後」。定安別字

[]國字東海其父獄吏父老共修:「高大陰德未嘗有所子孫。」丞相御史大夫

十二尚書孝養祖母以為:「祖母九十。」祖母太尉郎中。[]  []:「襄城。」

初四反亂殘破大將軍以軍涼州北邊公卿:「有所

不如。」:「公卿涼州便先帝開拓劬勞而今小費涼州□,不可

:『關西關東。』[]所以不敢心腹涼州在後土人所以反顧臣屬安土重遷異志使相聚席捲,[]太公不足有所侵淫無限。□。」[]:「不及微子國事然則?」:「擾動人情不安卒然非常九卿,[]數人長子皆除,[]。」修善於是西長吏子弟安慰。  []說文:「傳言。」:「以來山東山西。」

白起王翦公孫介子成紀李廣趙充國名將丞相之類

[]席捲無餘席捲無餘□」

[]

[]太傅太尉司徒司空九卿太常祿衛尉廷尉太僕大鴻臚宗正大司農少府

[]□,

兄弟因此不平中傷朝歌長吏連年州郡不能朝歌故舊:「朝歌!」:「避難不遇盤根錯節何以利器?」河內。[]:「儒者廟堂在朝?」:「士大夫無能。[]  朝歌,[]黃河百里,[]人流不知觿天下右臂,[]不足

觿爭鋒寬假有所而已。」[]  壯士以下所知傷人偷盜次之喪服不事家業百餘使劫掠伏兵數百作賊,[]巿由是神明

。  []

[]當作

[]上黨界河相接

[]滎陽

[]右臂便

[]

[]續漢書

武都太后將帥武都太守引見殿賞賜

觿宣言上書日夜百餘日增不敢問曰:「孫臏。[]兵法不過三十不虞,[]而今二百?」:「觿

徐行不測日增來迎觿孫臏不同。」  []孫臏龐涓使十萬明日五萬明日三萬龐涓大喜:「士卒過半。」史記

[]上疏:「三十五十。」

不滿三千觿萬餘。[]使以為不能於是使二十無不退明日觿東郭[]貿易衣服回轉數周不知恐動退五百淺水設伏走路觿由是益州百八流亡。  []故城東南

[]西」。

運道艱險不通負載。[]案行川谷[]漕船,[]於是水運通利四千二三萬餘十倍。[]。  []廣雅:「。」音子

[]縣名

[]續漢書三十泉水水流使

[]續漢書:「八千三千視事八十四百數萬」。

建元校尉數月太傅太尉中常侍百官側目苛刻三公盛夏無辜上書:「法禁堤防刑罰。[]任縣百姓非一史魚。」[]司空。[]  []禮記:「自來無用有水。」子曰:「刑罰鞭策。」

[]韓詩外傳大夫史魚子曰:『蘧伯玉不能不肖不能退為人不能進賢退不肖不當正堂。』蘧伯玉退正堂成禮而後

[]:「文理*()**[]*。」

中常侍防特受取不勝廷尉:「皇帝任用社稷國家不忍。」[]流涕之中獄吏:「遠近。」[]獲罪相率:「陛下,[]奸臣即位何以先帝校尉陛下盡忠常侍羽林宮中奸臣。[]下詔印綬。」帝后:「奸臣何不殿!」不得已。[]:「陛下阿母。」

[]尚書尚書:「。」於是與門百餘中常侍叩頭流血即日上書大功切激感悟議郎尚書僕射。  []

[]刑人

[]太子

[]史記天官觿羽林

[]:「。」」。

[]阿母

時長二千百姓」,聚斂上疏:「元年以來百姓長吏受取百萬以上不絕,□千萬三公刺史永平州郡走卒,[]司空免黜蠲除。」於是詔書切責州郡。□自此。  []走卒之類:「二千六百*[]*以下二百武官文官部署*[]*走卒多少□。」杖者出資

寧陽主簿詣闕縣令,[]主簿上書:「陛下陛下不見豈可單于?」大怒尚書尚書:「主簿有司不足。」而已尚書:「小人不遠千里詣闕告訴不為臣下長吏?」:「顯職無人均平天下。」奏議。  []寧陽東平故城兗州丘縣

,[]以此刑罰剛正終老不屈永和尚書公事朝廷

臨終:「直道無愧朝歌數百其中能不自此二十餘年家門一口獲罪。」  []

至上太守


。[]本字。[]  身長威容太尉孝廉

司馬*[]*皇甫嵩討賊張角。  []

[]家語子貢文子:「一日南宮。」王肅:「:『尚可不可。』一日之至。」

上疏:「天下不由是故虞舜然後十六。[]惡人善人無由張角黃巾。[]蕭牆四海奉辭無不□。黃巾不足廟堂在於末流陛下仁德寬容不忍閹豎弄權忠臣使張角黃巾。[]何者不宜不可。[]正人危亡虛偽孝子,[]巿。[]不詳真偽忠臣復有。[]陛下虞舜讒佞,[]善人忠臣孝子不盡使陛下。」忿張角,[],[0]不加以為安定都尉。  []左傳高陽才子高辛氏才子

[]皇甫嵩:「連結莫不。」」,

[]

[]韓子不同寒暑不同時而

[]武王:「曾參魯人曾參同姓殺人曾參殺人』,自若告之自若告之曾參與其。」史記

[]馬援

[]白起昭王咸陽西門使史記咸陽注水渭水郵亭

[]

[]續漢書:「。」

[0]

議郎西作亂隴右天下無已司徒以為涼州公卿百官堅執:「司徒天下。」

尚書郎大臣對曰:「冒頓上將十萬觿橫行匈奴憤激人臣』。[]涼州天下國家高祖使隴右

[]世宗以為匈奴右臂。[]  失和使叛逆海內騷動陛下臥不安宰相所以一方萬里使此地,[]以為天下之至社稷不知。」由是朝廷方格,[]公卿觿。  []冒頓匈奴單于中郎將單于太后太后將軍:「十萬觿橫行匈奴。」太后:「高帝三十平城在其中何以十萬觿橫行匈奴!」

[]漢王將軍隴西都尉

[]武帝武威酒泉張掖敦煌劉歆:「孝武帝匈奴十萬觿屬國朔方肥饒朝鮮樂浪匈奴西大宛,□*[三十]*敦煌酒泉張掖*()**[]*匈奴右臂。」

[]說文:「。」

[]標準

頃之車騎將軍黃巾執金吾:「天下失望將軍重任進賢觿。」

城門校尉殷勤:「常侍萬戶侯不足。」正色:「不遇不論!」懷恨不敢權貴是以不得,[]漢陽太守。  []」。

明知孝廉漢陽交代南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