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ater Han 《後漢書》

卷六十一 左周黃列傳 Volume 61: Biographies of Zuo, Zhou, Hu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孝廉冀州刺史部多閉門交通二千

公車議郎新立大臣懈怠深切尚書僕射上疏:「見方公卿以下:『不可。』[]議郎陛下遭難□,以為警戒實有王臣周公成王。[]喉舌。」由是尚書再遷尚書上疏:  []不可白玉觿

[]尚書立政之類

莫大重用是以知人。「安人黎民。」[]親民民用禮讓:「淒淒。」[]  昏亂,[]□深谷

:「四國不用。」:「胡為?」。[],[]  。[]大漢受命復古蠲苛至於天下名實刺史引見考察言行:「所以

二千!」以為變易不安其事教化政理勉勵關內公卿以次是以建中。[]  []尚書觿

[]小雅陰雲淒淒陰陽風雨

[]小雅幽王:「百姓。」

[]□皇甫司徒內史師氏厲王四國四方見人如是時政小雅

[]諸侯

[]史記商鞅變法令人犯禁相連長楊賦

[]紀年

至今三百百里轉動無常一切長久殺害威風聚斂賢能安民奉法睚眥喜怒。[]相望,[]不舉責成,[]論功據實拘檢。[]以求。[]踴躍升騰超等不受洗滌

清濁不分使奸猾輕忽祿,[]車馬衣服出於調,[]紛紛不絕和氣,□不消在此諸侯,[]輿服,[]所以明理愚以為可就使父母不得不從法禁終身,[0]赦令不得其後親民儒生清白任從,[一一],[一二]秩祿滿州郡如此虛偽其所中興,[]  永世。  []國語:「□令尹*()**[]*。其弟:『令尹亡者。』」[]相望前後

[]

[]

[]以求高尚論語:「。」前人顏色

[]

[]調

[]

[]

[0]

[一一]

[一二]儒生未有

[]文帝文帝中興

有司真偽施行明達政體不能交互迎新無已空曠無人案事乃至逃亡

京師漢陽震裂泉湧復有大水以為,[]上疏:「不虞。」楊州盜賊連發數年海內擾亂其後天下大赦無備數月僕射上疏以為連年死亡太半人犯及其改悔

」。並不。  []:「大水平地殺人國有。」

:「經術太學。」元年太學弟子甲乙京師六十以上舍人王國三十八

:「孝廉貢士施用孔子四十不惑』,』。孝廉不滿四十不得公府諸生家法,[]虛實異能風俗不拘。」於是明年廣陵孝廉,[]未及

:「詔書有如顏回不拘』,[]是故。」不能:「顏回聞一知十孝廉?」於是太守免黜汝南陳蕃下邳三十郎中*()**[□]*,。  []一家故稱*[]*。

[]廣陵海西寬裕博雅好學樂道京師春秋公羊禮記周官太公六韜交接英雄常有壯志勃海琅邪都尉

[]

海內名儒博士使公卿子弟諸生有志俸祿汝南河南十二通經童子於是雲集京師

乳母黃門帝后山陽五千大將軍:「王制皇帝非有皇帝地震陰謀日食歸咎封爵青州盜賊陛下古法寧靜無為以求天意不宜大典。」:「聞人莫不忠正然而莫不忠正得罪人情

人情是以時俗令人至於危亡詔書顧念阿母宿

尚書故事乳母先帝阿母廢立天下咀嚼海內歡快天子無義匹夫王侯為伍阿母蒸庶莫不愚以為凡人其所不安古今百姓傾覆常懼時世復有此類怵惕

恐懼千萬阿母足以恩愛不為□□然後可否。」復有地震山崩上疏:「先帝漢陽地震山陽京城專政前後封爵私人不可以阿母山陽。」畏懼辭讓不能阿母

大司農職事尚書傳呼加以:「九卿三事大臣庠序。[]孝明皇帝古典。」從而其後九卿納言章表奏議以為故事校尉。  []禮記:「大夫。」

尚書稱職冀州刺史以為將帥受罪以此:「以此乃是。」由是天下。[]明年尚書永和。  []國語:「以為司馬河曲使乘車大夫:『免於。』」


汝南汝陽太守儒林姿博學儒者京師:「五經。」

*()**[]*司徒誅滅議郎以為太后母子朝見以為:「謀殺黃泉秦始皇隔絕後感。[]太后離宮悲愁一日不虞主上何以天下後世歸咎朝廷太后朝覲天心。」上疏明年正月東宮太后由此。  []莊公謀殺莊公:「不及黃泉無相。」既而封人:「相見不然!」母子如初左傳

長樂少府倀[]合為司徒殿爭功,□洛陽發遣倀:「朝廷西?[]何以![]大德小過道路夭折功臣。」倀:「尚書其事。」:「八十報國祿位獲罪忠貞不足從此。」倀。  []

[]朝廷十八西

[]韓信

。[]上書當世得失尚書歎息上疏以為規誡。[]  []

[]

刺史太原舊俗介子推。[]神靈不樂舉火由是一月寒食老小不堪死者盛冬去火殘損賢者宣示愚民使。[]於是觿風俗。  []新序:「晉文公介子推之上文公求之不得不出。」東方

大火以此

[]其事桓譚新論汝南先賢

冀州刺史校尉薦舉尚書僕射同心朝廷左右河南輔大五穀天子親自德陽殿河南河神名山詔書才學策問:「,[]夙興夜寐大中。[]年以來稼穡五品,[]分別有所。」:「天尊乾坤以定』。萬物萬物之中人為

聖人陰陽使男女不過

嘉祥先聖

陰陽人物人物風雨不時

風雨不時□。陛下堯舜文帝光武奢侈內積怨女曠夫皇嗣不興東宮斷絕人倫所致非但陛下而已亦復良家白首歿配偶天心。[]武王;[]成湯□,克己;[]自責:[]精誠以來歷年陛下改過□,徒勞至尊暴露風塵無益州郡河伯晏子:『不可

河伯城國豈不不能。』[]  陛下所行其實,□。[]後宮天下冤枉五品司徒納言不足

易傳:『。』[0]陛下留神。」召見尚書僕射得失以為貪污文帝孝明時雨必應:「百官貪污?」:「機密不足。[一一]公卿大臣直言忠貞阿諛司徒視事忠言在此。」

其後司徒校尉。  []

[]尚書:「皇極。」孔安國:「大中。」

[]五品五常:「五品不遜司徒。」

[]歿

[]帝王:「武王召公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