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一百十四 列傳第五十二: 白華 斜卯愛實附:合周 石抹世勣 Volume 114 Biographies 52: Bai Hua, Xiemaoaishi relative: Hezhou, Shimoshiji


  進士翰林文字大元樞密院經歷九月真定來歸朝廷經理河北山東:「河西招降駸駸真定大舉。」不行

  五月桃園失利死者四百楚州十一月庚申百官所以:「盱眙楚州屠城來歸盱眙盱眙不從狼狽。」所知盱眙楚州相繼楚州臨淄東平西李全楚州盱眙不可不從淮南:「何以。」

  敗績龜山德城數百萬宰相朝廷之一賜姓

  樞密院判官忠孝經歷戶部郎中:「李全據有楚州睥睨山東監軍一千都尉萬人參謀不從從事以為何如?」:「以為李全大兵供給介懷北方北方一旦天下北方聽命不暇天下不知逆順士馬北方使北朝。」沉思良久:「退。」明日尉氏

  陝西已去慶陽河中恆山公府並立一旦節制不一:「便齟齬調停乖忤一一前日調停。」

  樞密院上下承受聖旨議事人主承受聖旨處分一二區處殿退奉行文字殿議事默記議定施行既定左右諸相異同之外顧問糧草器械名數駐地遠近之類一切事務顧問之際不能不用

  五月丞相不行尚書省關中完顏和尚忠孝一千邠州如是:「邠州往復?」三百:「。」當事慶陽一日:「我見從來一舉平時?」:「日用以南李全不能專意北方以北為難今日平時至於不得不一舉大軍三百何以平川險隘。」以為

  正月慶陽大軍:「已定忠孝都尉此外河南府務農本州府城九十七。」五月樞密判官使傳旨:「綱紀發遣和睦至於修整國家。」

  大軍去歲陝西翱翔京兆之間南山六十鳳翔澠池行省不動宰相瞻望逗遛京兆橫議蜂起以至諸相上前:「機會進而使勉強無益。」郎中門道宰相百官目今二月過半諸軍何故不動?」往復行省以上:「不見機會。」:「糧餉使不得不能。」不可士大夫可動得罪不敢不可等觀二相和尚以為何如:」他人疲困大兵所在豈可不敢。」二相:」不敢。」傳旨二相:「鳳翔不能行省領軍宿華陰次日華陰次日交手大兵奔赴鳳翔掣肘。」二相華東中牟行省副本:「二十華陰入關。」華為仰天:「至於。」奏章徒然不二鳳翔行省京兆古塔遷居河南

  五月李全浮橋楚州復仇朝廷河南駐軍桃源河口行省夾攻遣人聲勢二相:「向來半年不及而已桃源蚊虻便牧養目今決不妄動楚州浮梁可否。」以此二相二相水軍小船二十四城門為期:「天上端坐可以可否。」合流城門五十上流歸路不得遣人:「主將開船歸路商議主將閉門楚州接應。」二相發兵開船赴約明旦安慰楚州大軍浮橋二相大喜

  謀取淮陰五月淮陰楚州慟哭淮陰行省元帥都監既而五萬盱眙龜山使盱眙明日三十浮梁盱眙完顏中銀防禦使山亭:「朝廷然後。」朝服良久盱眙

  九月陝西行省大兵河中睿宗京兆一日睿宗領軍佈置如此,「與其諸軍可行半月河中目今沿一日如此漢軍遲疑投機掣肘以為如此便」。:「他人?」:「愚見如此。」平日不行

  未幾為此洛陽有意之間不及大兵前鋒冷水:「不問河中。」睿宗冗雜大兵無非大兵平陽之外然後歸路決戰不得。」:「如此果然不須。」:「樞密使一面未盡可否。」:「而已往復遲滯誤事。」機會便議定然後再三發言移時:「勾當冷水何如。」:「。」甚多大概河中前日時勢不同不敢自主二相冷水奉行故事而已十二月河中

  京城四月退十六樞密院尚書省宰相左右首領官經歷完顏退書生樞密院節制尚書省以來凡是軍事不得往往以為不當

  十二月問事至於:「外援不可車駕使裁處遣使告語北朝從此斷絕京師一二如此太后皇族正如春秋附庸。」於是華為郎中退首領官:「諳練軍務不用不見事體未盡。」上頷

  明日:「未定四面可以沿西大將不如轉往以為如何?」:「德城待斃決不不能今日事勢所謂之一不如半途半途不如所以軍食軍食野草便存亡一舉可以三軍可以人心顧戀家業未必毅然詳審。」諸相首領官元帥丞相不能明日京城聚集軍士大慶殿以此:「不可三軍欣然國家。」猶豫輿奉命參政大罵:「不知高下國家大事!」默然:「使我輩。」中止

  明日民間車駕皇太后軍士家屬留後目今城中餓死幾許完顏移時首領官丞相前日已定擇日誓師二十五車駕黃陵復有》。

  正月黃陵諸相京師河南河北詔安父老人人招集傳送:「河南詔書大軍事機。」傳旨首領官不為蒲城大軍其後十五宰相上前郎中完顏秉筆前鋒殿后不知蒲城夜半:「不知?」:「昨日已知完顏郎中諸軍渡河今夜元帥大軍蒲城主上一切忠孝上船。」:「何不?」:「昨日擬定首領官不敢。」百家諸軍大軍

  三月汴京鄧州節度使樞密院衛士朝廷其二以往徐州淹留無意襄陽提督北朝因而士大夫國危不能

  歸入姓名應對如故良久其事左右使太尉未幾家人

  儒者事機三軍士氣可行聲名掃地


  策論進士翰林學士郎中興元正月大兵點檢合為步騎三萬宿將軍長樂使封丘樞密使笑語:「作主。」蓋世酬謝明日大兵朝廷不問於是:「三萬大兵喘息未定畏縮不敢大兵用命軍政。」京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