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Jin 《金史》

卷一百十九 列傳第五十七: 粘葛奴申 劉天起 完顏婁室三人大婁室、中婁室、小婁室 烏古論鎬 張天綱 完顏仲德 Volume 119 Biographies 57: Zhange Nushen, Liu Tianqi, WanyanLoushisanrendaloushi, Zhong Loushi, Xiao Loushi, Wu Gu Lungao, Zhang Tiangang, Wanyan Zhongde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策論進士開封府五月防禦使兵戈道路不通受命毅然以往軍民官吏號令完顏廬舍倉廩器械未幾流亡十萬直白京城民望不絕以為東南生路

  明年使節度使參知政事尚書省於是都尉察合完顏招撫使都尉

  交戰十萬有餘官屬:「大兵奈何?」將領人心都尉因而異志完顏不如大元都尉二百都尉出門追殺上馬二百軍士:「行省軍糧飽食行省。」於是中軍後堂追殺加害虎符婿鄉人都尉都尉自稱行省元帥都尉不順明日其弟淮陽節度使行省如故

  未幾都尉察合元帥大兵十萬少有

  遣人其事都尉密令結構


  匹夫汴京戒嚴上書戰國兵法景德寺三千興元招撫使召見一時竊笑僥倖及至行軍方略倚重不從同時招撫

完顏完顏完顏
  完顏長幼

  京兆都尉軍器鹿大兵兵刃金牌力戰

  正月大兵襄城元帥三千大兵四十襄城驛馬一千金人始覺正旦不能退使京師正月北面左翼元帥將軍九十栲栳跋扈以上虎符招集勤王軍士六百牙儈數百人為虎子」,一日使萬戶使:「西門!」三百以往處處:「?」頗為救護使九十

  栲栳朝廷栲栳六月栲栳詔書上將遲疑奉迎七月使入息上前樞密院使戶部郎中刺史

  土豪禿安撫北關焚毀城中請益朝廷參知政事行省樞密院點檢元帥彈壓九十都尉忠孝二百五百行省上諭:「所以全勝北方馬力就中技巧至於何足道哉三千縱橫有餘。」

  八月壬辰行省遣人忠孝百余散漫元帥約束軍士無罪遣人其事九月退縮不能九十

  十一月城中和糴既而衣物城中無聊二十之外不通行省聲樂不絕軍士寡婦幼女絕滅人理

  甲午正月民間頗有知者猜忌聚議便睦親信使經歷使發喪奉行丞相十三日樓櫓淮南羅山委曲信陽無有行省官屬官屬犒賞萬戶以上七百奪命死敵諸軍行省處置汝等迷魂既而


  本名栲栳東北護衛起身慶陽便宜海州未決四百學士臨幸六月馬來重鎮

  辛卯車駕泥水青棗參政壬辰青黃二三五十而已行次城中父老國家涵養有餘無德塗炭祖宗。」萬歲一日六十寺中滿目:「生靈。」之一二百己亥父老羅拜儀衛蕭條莫不歔欷

  七月御史大夫如故男女便大兵商販小民鼓舞以為太平公私宿一日

  土豪自稱招撫使以前經歷三百鹿金牌既而殿室女後宮數人:「小民無知陛下以來恢復遠略處女不可。」:「失散左右無人規誨不敬文義。」

  窮乏不能滿大夫召見曲直參知政事大安尚書省改正尚書省:「無跡可尋暴露遣人援兵精銳羸弱以來睢陽奉養使為人不當四海國家所有臣子自負反而駕馭人材艱難。」群臣功業參政行省御史大夫參知政事

  九月大兵南面忠孝元帥未幾

  先生貴人家奴全真先生」。出入汝南與其不知親率使車駕使軍士服氣:「退真人可以成功。」參政以為不可詭計可以退多大脫身郎中員外王鶚向者

  駕馭賊人襄城不能至於區區效忠可知


  元年進士寬厚論議造次不少臨潼尚書省監察禦史鯁直戶部郎中左右員外左右郎中吏部侍郎元帥不從參知政事亳州以便作亂禦史參政

  扶溝縣招撫知事大舉:「官軍在前在後西。」合上蘊藉可取閉塞以為尚書省差官護衛粘合怨言出門汝南妖人先生使軍士服氣故事》。以為不可:「為此。」退馬面獅子麻布:「而已百餘壯士鼓噪其後所以。」:「不可不足縱使安保不復敵人。」

  檻車臨安既而臨安知府問曰:「面目到此?」:「興亡何如?」:「。」明日問曰:「?」:「大丈夫。」司令供狀:「!」不能而已不知

完顏
  完顏本名路人穎悟讀書策論文武宿學業進士州縣充軍大元萬餘來歸召見刺史築城匯水即位同知樞密院徐州徐州東西黃河平陸增城引水

  以南元帥叩關酌酒守禦上書引咎之際安得歸罪。」

  陝西招集散亡數萬一方小康號令拾遺四月行省虎符興元九月工部尚書參知政事尚書省殘破山寨安撫軍民行省往往觀望中道妻子京師:「河南河北萬一存亡在此一舉審察遣人之間糧餉西然後進取興元經略巴蜀萬全。」議定不從尚書省樞密使黃陵

  正月車駕德行尚書省徐州遣人通問沛縣東平沛縣來歸河北遣人:「徐州重地不宜。」

  二月作亂元帥完顏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