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四十三 列傳第十三 山濤 王戎 郭舒 樂廣 Volume 43 Biographies 13: Shan Tao; Wang Rong; Guo Shu; Yue Gu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 簡子)〉王戎〈(從弟 )〉


  河內少有器量》《》,隱身嵇康安善阮籍便竹林後坐:「。」

  四十主簿功曹孝廉河南從事宿:「為何時而太傅?」:「宰相三不!」:「馬蹄!」隱身世務

  表親是以景帝:「呂望?」秀才郎中將軍從事久之趙國尚書吏部文帝:「足下清明二十二百。」景帝春服

  尚書裴秀人居爭權處中各得其所大將軍從事作亂文帝西征王公:「西後事。」行軍司馬親兵五百

  相國長史宿太子齊王景帝裴秀:「大將軍未遂承奉後事歸功何如?」以為不可對曰:「不祥安危。」太子位於太子拜謝武帝受禪大鴻臚護送泰始都尉

  執政裴秀正色保持由是冀州刺史將軍冀州無相甄拔賢才三十當時風俗中郎將城守侍中尚書辭職:「在於上下醫藥。」退議郎供養床帳

  太常母喪鄉里居喪松柏:「陵遲人心崇明好惡退讓太常吏部尚書。」章表懇切會元皇后逼迫詔命自力就職前後選舉周遍內外

  太子散騎常侍尚書僕射侍中吏部陳情章表左丞:「使銓衡何必上下不得有所。」:「王道正直而已陛下不可以老臣何必日月。」:「所以不喜介意便當章表。」退從弟:「僕射近日奉詔諭旨體力便輿車輿。」視事

  有餘數人詔旨有所然後輕重任意:「用人疏遠天下便。」自若之後甄拔人物題目啟事》。

  中立專權諷諫不能上疏告退:「八十救命聖時老耄不復任事四海休息天下從而百姓風尚陛下亦復耳目不能自勵君臣父子其間是以直陳。」徒跣印綬:「天下事凡百盡意不深退垂拱高尚其事至公。」退不許尚書:「參議以為沈篤不宜居位。」:「退讓至於懇切思明詔旨何以遠近!」不得已視事

  太康僕射光祿大夫侍中如故:「道德先帝風俗朝政之至不足懇切自力不安席。」不許

  之後天下海內大安州郡五十宣武步輦以為不宜州郡于時:「天下名言。」不能永寧之後無備不能天下

  司徒。」:「是以至於反覆終始朝政朕躬。」:「天朝三十餘年毫釐大化陛下無已三司任重陛下骸骨:「朝政皇家倚賴司徒幫教自抑!」章表使者章綬:「豈可官府!」輿歸家太康七十九朝服五十喪事司徒侍中貂蟬太牢四十長史:「子孫不相容。」

  布衣家貧:「當作三公不知夫人!」儉約祿

  公卿以求虛譽于時檻車廷尉所以積年塵埃如初

  飲酒斗方

  刺史太子校尉軍校次子吏部散騎常侍

  都尉短小聰敏過人武帝不敢不肯以為:「人事不敢。」

  才智司空


  溫雅二十:「三十不為家公所知!」沛郡弘農齊名太子舍人太子庶子黃門青州刺史侍中頃之尚書將軍荊州刺史南蠻校尉不行尚書吏部尚書永嘉雍州刺史西將軍尚書僕射吏部

  朝臣所知上疏:「以為自古興替實在苟得無物不理。《:'知人。'濟濟多士風雅至於後漢臨朝大位出於是以明清陳蕃朝廷然後君臣名節古今而言建安三十年中死亡世祖皇帝天順受禪泰始躬親黃門侍郎太極東堂聽政尚書刑獄不論選舉以為其所陛下萬國聽政公卿大臣選舉所見後進任用。」朝廷

  永嘉將軍都督諸軍襄陽于時四方天下不振朝野危懼優遊土豪嬉遊池上置酒高陽童兒:「何許至高酩酊所知時時騎馬倒著。何如?」愛將

  軍事京師次於宛城自守洛陽招納流亡歸附江州:「舊友惆悵利人以為!」篤厚如此樂府伶人避難宴會:「社稷傾覆不能罪人作樂!」流涕慷慨六十追贈南大將軍三司

簡子
  余姚江左法禁戶口以為出口萬餘虞喜棄市豪強莫不切齒執事不宜屈辱與會內史:「退。」申理不能東陽太守:「東陽罪人!」自若肅然

  史臣居官天下天下東京喪亂湮滅西三公滿三代拜謝成俗可言自抑魚水專用啟事之前

王戎
  王戎琅邪臨沂幽州刺史涼州刺史穎悟:「。」宣武猛獸奔走獨立不動神色自若魏明帝李樹:「。」信然

  阮籍十五二十俄頃良久然後:「不如。」涼州故吏數百萬不受由是為人短小威儀:「言談?」:「張華》《》;前言王戎子房之間超然。」如此

  阮籍兗州刺史不及:「何如?」答曰:「不可不敢。」竹林:「人意。」:「亦復

  :「道家,'',成功。」以為

  相國吏部黃門散騎常侍河東太守荊州刺史豫州刺史將軍參軍前鋒進攻武昌江夏太守率眾大軍臨江牙門蘄春六千六千

  渡江宣揚光祿勳不容歸家議郎二千祿侍中太守細布五十朝臣:「苟得正當!」以是由是

  在職修理光祿勳吏部尚書去職至孝不拘禮制飲酒食肉容貌然後:「使傷人不免。」父喪禮法自持劉毅:「使。」:「至於王戎所謂陛下。」先有居喪醫療賜藥賓客

  駿執政太子太傅駿之後東安專斷刑賞:「大事之後深遠。」不從得罪光祿大夫五十尚書僕射吏部

  甲午選舉百姓然後傅咸:「《'考績黜陟幽明'。內外未定優劣迎新相望道路巧詐堯舜驅動浮華風俗無益風俗。」司徒王政太子一言

  婿齊王起義祿欲取博士:「多端少年?」尚書既而河間遣使成都王穎齊王檄書:「天子糾合掃除元惡臣子神明大難。」:「大業開闢以來未始論功不及有勞朝野失望帶甲百萬不可。」謀臣:「以來王公妻子。」於是百官震悚不及

  蘧伯玉為人自經未嘗退虛名調門而已司徒小馬便門出遊不知其三故吏至大道路相遇八方園田周遍天下不知晝夜算計不足奉養天下數萬歸寧不悅然後從子其一單衣出貨以此

  其後北伐敗績洛陽車駕西出奔危難之間鋒刃談笑自若未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