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五十一 列傳第二十一 皇甫謐 摯虞 束皙 王接 Volume 51 Biographies 21: Huangfu Mi; Zhi Yu; Shu Xi; Wang Jie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皇甫謐〈(方回)〉

皇甫謐
  皇甫謐安定太尉曾孫叔父新安二十不好遊蕩無度以為瓜果叔母:「《孝經:『不孝。』今年二十入道。」:「成仁有所魯鈍修身篤學!」流涕感激鄉人勤力不怠稼穡典籍百家沈靜寡欲高尚著述自號先生禮樂》、《不輟

  以為聖人出處之中可以何必鞅掌然後」。

  :「富貴貧賤何故不變及時先生年邁溝壑誰知?」

  :「不可疾病性命安得貧賤食人祿不堪富貴為人不知為人不惜天下有道天下以為人生四海以為然則是以至道至德回天四海道德之至無益損益之外形骸。」

  典籍」。損耗精神:「!」

  叔父四十所生後母還本

  城陽太守姑子當之:「布衣不出不過不以城陽太守中古是非心所。」

  孝廉相國不行其後鄉親通志

  相國三十七泰始同命莫不都尉關內不及父兄以為天下大慶未成不宜古今明王事無巨細實力不堪:「退過門不敢朝貴何人不遠常言天網恢恢出處!」賓主名曰》。

  :「蓋聞次序律呂分形是以華髮其實秋風人道符契唐朝先覺渭濱以求高聲宇宙清音由此進德及時何故精於六藝有年祿之際聖明知己清道可以真吾雲漢九泉通道

  招搖人理如今有司何必何必同命並臻不待天官衡門不加不合性命難保大火西臨川顛倒衣裳先哲聖朝虛心天池閶闔北辰翻然雜遝堯舜鼎食不亦青紫終年!」

  主人:「可謂外觀幽人仿佛俗人不容兼愛方圓規矩未知旁薄群生含光元氣天祿安丘是以寒暑宿陰陽不治無窮自然大同彼此

  權力張儀廉頗孫臏是以無常定名鼎足之勢東郭于田朝夕

  三皇溫溫和暢察察而明蕩蕩索索繩結無垠區區分別然而冰雪執法是以見機一明一昧得道一弛一張有勞是以寄跡西成名躬耕以致發令今人眾人不動不假昧昧宛轉鴻毛不得真吾師表不能宿折中

  才不是以孔子黃帝九經剖腹扁鵲齊王華佗精於明王辛苦

  其後武帝下詔不已上疏自稱草莽:「散發鳥獸陛下是以皋陶不仁唐人京城小人不仁寒食節度辛苦荼毒隆冬裸袒煩悶加以傷寒浮氣四肢救命父兄輿就道進路委身歎息》《,《》《君子小人不同<>,錦衣同命斃命陛下留神渭濱清流。」

  賢良方正並不車書披閱不怠寒食不倫自殺叔母

  太守人文:「亡國大夫不可歷代戔戔』,《自古孔子夙夜於是乎退伊尹文王太公唯恐不備貞女孔子:『我愛。』如何。」

  :「男子皇甫謐沈靜學好流俗太子中庶子。」復發議郎著作校尉劉毅功曹並不葬送名曰》,

  先生以為存亡天地定制人理六十至於九十等差以素流俗嬰疢遭喪神氣損劣困頓常懼夭隕不期是以

  夫人不得不可逃遁無不屬於命終是以升降不久形神天地今生不能七尺何故然則衣衾所以棺槨所以司馬不如文公,《春秋以為不臣王孫,《漢書以為秦始皇如今黃泉多於必將器物亡者無知無益亡者

  不得大為棺槨無異必將棺槨形骸珠玉於是自古未有無不:「使其中南山使其中!」生意無益死者所屬知者不行。《之中」。是以歸真

  棺槨不加沐浴人情氣絕之後便即時不毛之地穿平生孝經孝道之外便地平使種樹削除使無處不知不見不生終始怵惕千載形骸后土同體元氣篤愛之至前後不得周公蒼梧不從以為一定何必周禮卜筮十五日朝月朔設席不得制服不得不從地下重傷沒世王孫可以

  太康六十八方回

  甚多帝王世紀》、《年曆》、《》、《》、《列女、《春秋》,並重門人張軌名臣

方回
  方回兼有文才永嘉博士荊州閒居未嘗城府而後而後先人尊賢愛物土人崇敬刺史王敦廣州方回:「敵國功臣足下!」不從荊州百姓大行誅戮方回莫不流涕


  京兆長安太僕皇甫謐才學著述不倦主簿死生富貴所以所以道長禍福不知積憤處世不遇遠遊常人而後反之神明視聽智力之外明天任命不可故作》。

  軒轅遐胄末葉乾坤陰陽以定時運太虛搖曳太白以為以為玉衡琳琅重光

  耿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