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八十 列傳第五十 王羲之 Volume 80 Biographies 50: Wang Xizh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王羲之
  王羲之司徒從子尚書郎淮南太守首創十三牛心於是知名骨鯁隸書古今筆勢以為浮雲器重主簿:「子弟主簿。」太尉使門生女婿子弟門生:「矜持惟一。」:「婿!」

  起家秘書西將軍庾亮參軍長史上疏將軍江州刺史少有美譽朝廷公卿吏部尚書將軍揚州刺史素雅使:「悠悠足下出處足下出處豈可一世存亡足下從容不時可以開懷萬物。」:「廊廟丞相不許手跡由來足下參政進退便非一驅使關隴巴蜀不辭謹守國家威德不同使遠近朝廷留心不同漢末使太傅關東輕微所為待命。」

  宣城不許以為將軍會稽內史桓溫國家安在內外不從北伐以為

  安西公私不能須臾區區江左如此天下寒心久矣往事將來天下有所中興力爭武功因循所長大業由來

  以來內外未有深謀遠慮根本忠言天下能不痛心其事四海往事不可長江都督長江以外而已引咎百姓百姓可以倒懸

  使布衣天下未能事事未有補闕尚未以前分外宇宙不必執政所在不能行者不解

  喪氣

  會稽王不宜北伐時事

  古人不為堯舜北面豈不千載一時智力當年輕重。《:「聖人。」弘大一時往往足以擬議

  決勝萬全而後便當其實未可千里自古為難轉運西黃河至於便徵求區區吳越經緯天下十分量力痛心

  不可來者殿下三思合肥廣陵許昌彭城諸軍不可當今之上不行社稷安危易於反掌虛實目前一朝

  豈不古人之間以為大臣豈可存亡在行不可不定

  殿下宇內公室直道當年所以寤寐殿下國家伍員麋鹿不止林藪而已殿下倒懸可謂宗廟四海

  東土饑荒朝廷繁重上疏尚書僕射謝安

  所以蘇息東海

  漕運朝廷定期殿殿檻車天臺二千

  到此從事常有御史違背不復可知瞑目綱紀未嘗江左平日揚州刺史便不理不一牽制便足以保守

  督監其後便不同檢校無不余姚十萬

  以來死亡所在席捲百姓流亡戶口在此死亡不絕十年十五獲罪無益實事何以死罪可以死者兵役雜工不移逃亡除罪雜役小人以為殺戮可以適時

  服食養性不樂京師浙江便會稽山水名士謝安孫綽李充文義東土同好同志會稽山陰

  會稽山陰少長崇山峻嶺茂林清流左右以為曲水其次絲竹足以暢敘

  和暢仰觀宇宙品類所以足以視聽可樂

  夫人相與俯仰一世懷抱之內放浪形骸之外不同不知及其感慨俯仰之間陳跡不能終期古人死生豈不

  合一未嘗嗟悼不能死生妄作所以斯文

  潘岳

  性愛會稽未能親友彌日山陰一道道士:「道德經》,。」欣然以為如此詣門其父門生老姥六角:「。」自稱」。:「池水使若是未必。」不勝及其暮年章草庾亮:「章草足下家兄神明舊觀。」

  將軍少有名譽齊名會稽母喪灑掃如此不顧以為揚州刺史周行不過:「正當尚書僕射會稽便。」之下遣使朝廷分會越州行人為時既而諸子:「汝等不及!」檢察會稽父母:「十一三月癸卯辛亥小子庶幾因人忠孝退死亡而已寤寐深谷稽顙之後有無天地名教不得!」

  東土人士山水道士共修服食藥石不遠千里名山:「。」謝安:「中年以來哀樂親友作數。」:「自然絲竹歡樂。」朝廷不復

  丹陽宿飲食:「保全殊勝東山。」:「吉凶安得。」:「。」愧色

  優遊吏部

  辭世可謂宿天賜不祥

  諸子其間一味分之目前教養子孫敦厚退讓輕薄仿佛何如

  並行視地頤養閒暇衣食歡宴不能滿所行以為得意陸賈王孫處世老夫志願

  豫州都督:「不屑難為所謂通識之下不二古人以為美談實在以致高大。」不能

  五十九金紫光祿大夫諸子不受


  知名江州刺史將軍會稽內史世事五斗米道會稽不從:「大道。」設備


  不羈司馬桓溫參軍車騎騎兵參軍:「?」:「。」:「?」:「不知!」:「多少?」:「未知焉知!」暴雨排入:「!」:「料理。」酬答:「西爽氣。」

  吳中士大夫便輿良久主人灑掃不顧主人閉門便以此寄居便:「一日!」山陰月色清朗獨酌左思》,便小船宿:「乘興何必!」放誕聲色傳贊》,高潔:「。」

  黃門侍郎東歸病篤:「人命生人死者。」:「不如餘年。」:「死者有餘得以亡者!」未幾奔喪靈床調:「嗚呼!」


  公幹司馬長史桓玄太尉朝臣:「何如?」:「一時。」


  尚書豫章太守


  少有盛名高邁不羈閒居終日容止風流一時觀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