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一百一十四 載記第十四 苻堅下 Volume 114 Records 14: Fu Jian Part Two

苻堅王猛

  太元群臣殿賦詩秦州天水子曰:「不可。」:「。」上第

  法子東海王猛侍郎謀反:「《父母不同天地哀公!」:「丞相不免所以。」流涕:「哀公!」:「丞相臨終莫若!」高昌宗正不能上疏不許司徒銳意南大將軍三司

  玉器平王陳說:「:'洪水西。'陛下:'KI。'陛下京師置於邊地。」王猛惑眾臨刑上疏:「建武京兆:'平地顓頊名曰出帝名曰延壽顓頊先生咸陽西北KI。':'流星半月!'陛下之後出於壬午。」平人篆書天王王后三公諸侯大夫帝王天子王后內外次序天文帝王上元天地三元追贈祿大夫

  幽州廣袤千里使者百姓

  使諸軍將軍青州刺史諫議大夫將軍西校尉巴西梓潼太守規模

  車師前部鄯善朝服引見西堂等觀壯麗儀衛嚴肅年年貢獻以西不許一朝以為:「大宛貢獻誠節請乞故事。」於是呂光西諸軍將軍輕騎將軍定西中國萬里之外不可不可以為不可:「不能匈奴西域匈奴傳檄昆山!」朝臣

  將軍北屯六百群臣會議:「大業二十四方東南王化天下不一未嘗天下兵杖九十七何如?」秘書監:「陛下天順五嶽呼吸江海一舉百萬輿江海猛將桑梓然後岱宗封禪白雲萬歲中嶽一時未有。」:「。」僕射:「以為未可無道天下離心八百諸侯武王有人然後牧野喪德君臣和睦上下同心謝安可謂有人未可。」默然:「。」太子:「陛下六師問罪四海今歲斗牛福德晉中在於昌明國有長江以為利用孔子:'遠人不服修文以來。'養兵。」:「武王天道未可知孫皓三代君臣長江。」:「無道天下孫皓所以無德未有天時。」群臣異同:「所謂。」群臣:「自古大事而已紛紜人意:「斗牛不可朝臣用命不可不可不可之上陛下。」作色:「如此天下百萬何不子孫宗廟社稷。」:「不可大舉 而已陛下鮮卑人族遐方風塵宗廟數萬留守京師鮮卑攢聚非但而已未必萬全智識不足一時奇士陛下孔明臨終不可。」沙門道安:「天子法駕清道三代一時來世無窮道安不宜輿。」作色:「公道為時天下足以。」:「六師會稽長江臨滄!」:「陛下居中四維逍遙順時聖躬清道無為經略蒙塵東南區區地下虞舜大禹足以勞神蒼生。《:'中國四方。'文德足以懷遠百越。」:「不足混一六合蒼生天生所以大運天心唐堯之前之後帝王使衣冠桑梓。」:「鑾駕遠涉洛陽丹陽。」群臣堅信道安:「主上東南何不蒼生一言!」因此尚書上書前後中山:「國有不用陽平陛下謝安陛下。」:「國有可以公卿可以孺子。」

  幽州廷尉詔獄:「非人所致!」

  明年呂光長安:「西戎禮義中國王化。」鄯善使西域諸軍西將軍車師前部使西將軍西域

  益州西南海南遣使方物

  從容群臣:「軒轅大聖不順從而無常日月風雨莫不今天下垂東南大業優遊大同桓溫江東不可勁卒百萬文武朝廷內外不可未解天下。」太子:「不可無罪謝安兄弟一方君臣長江未可一舉威名資財是故聖王然後長江固守江北百姓江南增城杜門不可久留陛下?」:「往年車騎天道所知方命蠻夷內外如此!」道安:「太子陛下。」冠軍慕容:「陛下高湯重譯司馬昌明餘燼江東不敵大秦陛下強兵百萬子孫!《:'。'陛下訪朝而已群臣!」:「天下。」五百

  彗星建元十七四月長安視地上林洛陽

  車騎將軍率眾十萬襄陽將軍冠軍進攻涪城萬歲大怒冠軍慕容步騎五萬襄陽將軍步兵校尉姚萇涪城新野二千前鋒次於沔水三軍炬火樹枝光照十數退還退

  公私文義良家子二十武藝羽林尚書僕射謝安吏部尚書並立良家子三萬秦州主簿金城將軍少年平南慕容冠軍慕容步騎二十五前鋒長安六十二十七前後千里涼州咸陽蜀漢至於彭城東西萬里水陸石門

  攻陷壽春將軍太守攻陷將軍與其揚州刺史弋陽太守率眾五萬徐州刺史豫州刺史水陸相繼二十五將軍遣使:「不見大軍。」軍人使:「。」大軍輕騎八千軍人:「壽春。」將軍勁卒五千夜襲士卒五千水陸齊整將士精銳山上草木人形:「何謂!」朝廷會稽王威儀鼓吹求助鐘山相國草木有力

  尚書:「百萬及其前鋒可以得志。」壽春序言遣使數萬退不得遣使:「深入持久退將士周旋!」於是退不可大敗乘勝追擊至於淮北:「公孫何以!」使綿:「天池陛下蒙塵陛下父母!」退夫人:「朝臣今日面目天下?」流涕風聲僕射尚書歸順」,群臣

  諸軍慕容慕容太守集散洛陽百官威儀未及巡撫拜墓以為不可三千羽林五千四千洛陽淮南次於長安行宮而後殊死文武一級孤老士卒司馬哀公

  從事丁零河南長樂慕容飛龍丁零飛龍豫州平原招集丁零二十地道

  慕容長史亡命關東鮮卑華陰慕容使將軍自稱使大都陝西諸軍大將軍雍州叔父丞相諸軍司馬冀州

  :「鮮卑關東?」:「不可慕容山東不暇宗族種類京師鮮卑社稷。」廣平使雍州諸軍大將軍雍州刺史中外諸軍大將軍校尉尚書五萬將軍長史姚萇司馬平陽太守慕容河東進攻輕敵率眾關東姚萇:「鮮卑思歸不可。」敗績大怒衝擊慕容河東八千遣使:「無道社稷今天使關東大駕奉送家兄皇帝宗室功臣關中皇帝天下鹿銳進。」大怒慕容:「父子歸善兄弟上將破滅其實奈何便關東如此宗族可謂不可。」叩頭流血:「《父子兄弟無相忠誠。」使長安反叛遣使:「長安怪異不能保守宗廟罪人不足存亡社稷大業可以相國中山太宰司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