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八十 列傳第三十: 褚遂良 韓瑗 來濟 上官儀 Volume 80 Biographies 30: Chu Suiliang, Han Yuan, Lai Ji, Shang Guanyi

褚遂良  來濟 上官

褚遂良散騎常侍隴右舍人歸國秦州都督曹參貞觀十年秘書起居郎文史隸書歐陽詢太宗魏徵:「死後無人可以。」:「褚遂良下筆遒勁王逸。」太宗太宗王羲之書跡天下古書詣闕當時真偽舛誤十五太山洛陽太微太宗:「陛下反正超前東嶽天下幸甚洛陽彗星有所優柔數年。」太宗封禪諫議大夫起居太宗:「起居記錄大抵?」:「起居左右善惡以為庶幾人主不為非法帝王。」太宗:「不善?」:「守道不如。」黃門侍郎:「天下。」太宗以為太宗太宗:「當今國家?」中書侍郎岑文本:「《』,禮義。」:「當今四方太子定分陛下萬代子孫。」太宗:「五十長子東宮庶子五十憂慮在此自古何嘗國家公等賢德正士情深。」於是王府官僚不得十七太宗:「漆器當時食器之間苦諫?」:「雕琢農事女工首創危亡漆器所以諍臣及其滿盈。」太宗以為:「為人危亡反掌。」皇子年幼都督刺史上疏:「兩漢以外分立諸子州縣皇子幼年刺史陛下豈不骨肉四方愚見未盡何者刺史善人蘇息不善是以愛恤百姓京師歌詠漢宣帝:『二千。』愚見陛下兒子京師經學不敢觀見自然成立因此積習為人然後友愛國土幼小京師禮法恩惠善人前事陛下詳察。」太宗太子太宗太子:「:『今日陛下唯有百年之後陛下。』父子當天我見如此。」:「陛下失言錯誤安有陛下百年之後天下愛子陛下太子寵愛禮數不分所以殷鑑陛下今日陛下安置安全。」太宗:「不能。」長孫無忌房玄齡皇太子宮殿之內太宗群臣:「是何祥也?」:「文公童子陳倉南陽童子文公以為寶雞後漢南陽四海陛下所以表明。」太宗:「立身不可無學博識。」太子賓客

遣使太宗既而上疏

國本百姓是以文王仲尼萬里蕭條陛下以為奔波酋長可汗仰天莫不和風頃者遣使大國陛下於是吐蕃中國童子於是北門歡宴承德歌手終日百官以為陛下百姓安寧邊境交戰不惜可汗所以一朝進退改悔國家君子失色晉文公:「。」:「失信何以?」陛下生意忽然不通嫌隙一方所以畏忌邊境不得風塵西以此不可不可軍事陛下神功廓清天下信義莫不欣然陛下子孫公主陛下聖人龍沙以北部落中國不能芮芮突厥古人在華失信在此陛下威靈遂平高昌不及陛下愷悌有意興文左右不勝戰懼

太宗高麗:「高麗乘機便。」:「陛下隋末北狄西失禮陛下群臣莫不苦諫陛下海內威懾為此陛下興師遼東熒惑何者陛下神武不比萬一遠方忿安危難測。」太宗兵部尚書:「陛下追擊此時陛下魏徵機會人生五十年間疆場。」:「魏徵不當。」太宗銳意翌日上疏

國家等於心腹四境手足他方在身臣下思量高麗陛下陛下乘機關東陛下征戰發兵五萬聖人常規駕馭陛下兩儀三五人物效命李靖所謂萬里高昌突厥陛下指示聖明史籍近代為人人臣漢朝司馬懿為人慕容高麗人民削平陛下立功天地美化古昔陛下爪牙任用陛下使太子新立陛下所知一旦遼海之外三思神龍不可平地東京太原之中可以聲勢西足以西京節度皇家安全之上社稷根本天慈省察

太宗十八黃門侍郎高麗遣使白金太宗:「不容陛下興兵弒君不受魯君桓公:『百官武王九鼎義士?』春秋取法朝貢以為所致不得。」太宗使屬吏

太宗高昌調發上疏

華夏而後夷狄廣德遐荒是以中國分離士馬餘力西域校尉軍旅三十天馬宛城安息海內生人六畜凶年盜賊都尉主意士卒築城西域追悔哀痛海內使武帝天下生靈是以光武中興蔥嶺即位來歸

陛下誅滅高昌西域以為州縣然則河西不復陛下屯戍終年離別萬里思歸營辦機杼死亡罪人罪人邊城無益之內復有逃亡官司捕捉高昌沙磧千里行人。《:「安不忘危。」張掖酒泉陛下豈能高昌鬚髮隴右星馳電擊河西心腹高昌他人手足糜費中華無用?《:「無益有益。」

陛下先天利於西海突厥可汗高昌前例所謂四海聞見蠕動高昌首領本國洪恩中國子孫

二十太宗殿太子東宮上疏

問安退作法規模:「男子十年宿然則慈心使成凡人猶如世子親近師傅人間君臣大道使翹足陽春日月陛下三才九有太子莫不天下瞻望膝下經籍朋友不可父子不可不可旬日學藝天下微臣

太宗

前後便宜採納祿大夫二十一檢校大理明年

二十三太宗長孫無忌臥內:「忠烈劉備之後太子必須輔佐。」太子:「國家無憂。」高宗即位河南縣永徽元年同州刺史吏部尚書監修國史祿大夫太子賓客成為尚書僕射依舊政事

高宗皇后昭儀皇后太尉長孫無忌司空尚書僕射其事:「中宮其事如何?」:「必須。」高宗發言再三:「莫大皇后昭儀皇后公等以為何如?」:「皇后出自名家事先陛下:『。』陛下承德皇后不可不敢曲從再三性命?」殿:「陛下。」叩頭流血大怒引出長孫無忌:「。」翌日:「冊立昭儀固執不從既是大臣不可。」:「陛下家事不合外人。」昭儀皇后都督顯慶都督未幾愛州刺史明年六十三

敬宗長孫無忌官爵子孫愛州弘道元年二月高宗遺詔神龍元年爵位

雍州三原太僕武德大理定律高祖:「周代三千五百更多官吏至公奉法。」高祖於是開皇以為便貞觀刑部尚書秦州都督長史潁川節操博學貞觀兵部侍郎潁川永徽黃門侍郎中書侍郎來濟監修國史祿大夫太子賓客高宗皇后涕泣:「皇后陛下廢黜四海國家廢立長久陛下社稷大計。」明日悲泣不能大怒引出尚書僕射褚遂良都督上疏

聖王諫鼓逆耳甘苦發揚裨益令譽將來不朽詔書褚遂良都督夙夜感激通經未可束髮陛下涓滴勤勞忠誠早歲直道風霜鐵石帷幄公家不可四海八音國家無二千古不待陛下失業不安在於微細社稷陛下罪狀朝廷內外舉措近日誠懇陛下陛下史冊重負可以志士陛下劉毅已經寒暑違忤陛下無辜人情

:「犯上以此若是!」:「可謂社稷忠臣蒼蠅忠貞微子張華綱紀善人陛下富有四海驅逐省察勸誡群生幸甚。」不見不許顯慶敬宗皇后褚遂良刺史以為外援於是愛州刺史刺史五十四明年長孫無忌敬宗遣使使神龍元年官爵

來濟揚州江都大將軍宇文遇害流離艱險好學談論時務進士貞觀舍人太子太宗:「何以?」群臣:「陛下慈父天年即為。」員外十八太子學士舍人令狐德棻晉書》。永徽中書侍郎學士監修國史祿大夫修國史南陽縣七百檢校吏部尚書高宗昭儀:「不可。」皇后顯慶元年太子賓客如故太子敬宗褚遂良朋黨刺史刺史龍朔突厥:「刑網性命塞責報國。」甲冑五十三楚州刺史輿還鄉文集三十

齊名上元黃門侍郎

上官江都江都大業將軍藏匿沙門釋典三論》,涉獵屬文貞觀都督進士太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