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〇五 列傳第五十五: 宇文融 韋堅 楊慎矜 王鉷 Volume 105 Biographies 55: Yu Wenrong, Wei Jian, Yang Shenjin, Wang Ho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宇文
宇文京兆萬年禮部尚書平昌玄孫貞觀尚書法令江夏王私事太宗二百:「所以左右僕射。」永徽黃門侍郎遺愛萊州長史

開元富平主簿明辯相次京兆尹厚禮監察御史天下戶口逃亡免役朝廷以為便宜檢察搜括玄宗使免役大夫再遷兵部員外御史於是勸農判官御史天下所在戶口客戶調以為便皇甫上疏

智者愚夫無益不急之務不急之務無聊是以太上其次疆界堤防山水即為見地何必出使大體不知陛下愛人州縣懼罪逃亡不濟便謀生逃逸從此不可不慎蠶食府庫侵害不可戶口逃亡莫不縱使以此何以東海南山不足

拾遺上書便上方委任舍人贊成其事於是客戶八十州縣旨意客戶數百萬御史居人尚書省公卿雷同不敢戶部侍郎建議不利居人使百姓所得

天下大小勸農使而後而後決斷招集百姓流淚父母使

邦本安人方能固本所以黎庶華夏宗廟乾坤貢獻何嘗然後眇眇四海遐邇不可至於宣布政教再三實用人流想見使宇文殿土著逃亡便使安人黎元百萬流淚司長廟堂異見旬日以為折衷遵守

為人而後經教義倉近代所以菜色活國寤寐客戶所在常平倉價值常平判官勾當處置使及時常情相從使州縣商量貧富耕耘雨澤之後州縣常務一切使趨時急於

逃亡道分判官三五年內使終始當道不須使其事賞罰勾當州縣不須有勞及其宣布天下使明知

為人權重建議舍人:「宇文不可不備。」:「鼠輩!」戶部侍郎意見吏部御史大夫政事為己朋黨刺史汴州刺史禹貢稻田利人陸運本錢不息

十六戶部侍郎明年黃門侍郎相位天下為己任:「使數月海內。」於是丞相耀戶部侍郎工部侍郎朝廷多言賓客故人晨夕為時禮部尚書安王節度使殿御史下獄申訴刺史凡百

御史大夫交遊朋黨平樂汴州造船隱沒給事文案其事於是瘴毒停留都督:「朝廷以至於淹留甘心朝廷在此不相容。」刺史


京兆萬年先天祿大夫開元刺史太子楚國皇太子中外二十五長安貴人主意宇文楊慎父子財物行進轉運江淮所在督察倉廩玄宗以為

天寶元年三月太守水陸轉運使西漢關門西長安通山咸陽渭水作興關西長安長樂之上東面樓下穿舟楫東京二百置於廣陵堆積廣陵銅器丹陽會稽銅器南海玳瑁真珠象牙沈香豫章郡酒器茶碗宣城青石黃連蚺蛇翡翠吳郡糯米方丈人間唱歌:「揚州銅器郎當殿》。」開元二十九皇帝林縣令尹」,使以為靈寶太守揚州銅器縣官使婦人:「弘農弘農揚州銅器郎當殿》。」歌詞白衣偏袒第一婦人一百齊聲樓下京城百姓不識驛馬竿人人

玄宗歡悅下詔

欲求富國利人之間比來未免艱辛漕運萬代一朝縱觀太守始終檢校夙夜勤勞京官太守判官檢校始末及至處分具名使役今年地稅舟楫遠途押運一中船夫二千宴樂

太子寶物樓上鋪設進食

婿詭計構成四月祿大夫散騎常侍太守水陸轉運使勾當江淮租庸轉運處置使如故判官監察御史正月御史九月刑部尚書使楊慎

正月河西節度皇甫景龍道士不合太子玄宗縉雲太守太守使黔中資財六月江夏員外宜春太守七月嶺南縣令兵部員外河南府十月使監察御史輕賤倉部員外殿御史夜郎監察御史監察御史巴東連累夷陵員外女婿巴陵太守合浦肅宗皇太子恐懼新婦夜郎安置使江淮東京轉運使因之船夫牢獄不止公府

楊慎隋煬帝玄孫曾祖齊王正道大業宇文及至河北建德與其祖母皇后建德建德突厥可汗貞觀李靖擊破可汗正道長安中天郎中神龍刺史檢察景雲玄宗改為崇禮開元丈尺自省以為前後祿大夫弘農郡在職二十九十戶部尚書致仕太平財物以為無不省便出錢數百萬

任氣崇禮玄宗其父清白監察御史太子舍人二十六御史大理評事監察御史使水漬本州州縣調不絕歲月數年雜事風格

天寶御史京畿使使如故不由不敢諫議大夫御史依舊御史太守御史鑄錢使如故

散騎常侍太守御史水陸漕運使宰相御史中立中外兄弟不平戶部侍郎使如故受主不堪還俗學業構成家子來往國家

天寶十一月玄宗華清宮令人玄宗震怒尚書省刑部尚書大理御史殿御史使京兆東京少府洛陽獲之便先令會昌不肯答辯不得不良,向前身長欲絕」,不肯使御史所得:「不見。」使:「不可。」桑樹二十五楊慎一百外甥舍人司馬相識安置六十嶺南兄弟男女嶺南万俟使御史顏真卿東京殿御史河南名曰:「不敢稽留老年作數行書。」神色不變:「不能靜退兄弟老年何以!」監察御史大理寺合掌

衣冠門扇良久不滅下獄兄弟友愛風韻高朗過於:「兄弟如此如此當代以期何不使我少體弱?」

太原夏州都督為時名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