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一百五十五 列傳第一百〇四: 穆寧 崔邠 竇群 李遜 薛戎 Volume 155 Biographies 105: Mu Ning, Cui Bin, Dou Qun, Li Xun, Xue Rong

河內文學外傳開元玄宗偃師安陽

交遊氣節調鹽山安祿山起兵傳檄史思明東光思明遣使立斬大兵使平原太守顏真卿祿祿使:「夫子?」大喜大理評事河北支使長子:「不乏。」平原:「先人所謂輕於鴻毛以定危難。」其後不行渡河肅宗鳳翔:「不用功業不成。」右職抗直

上元殿御史轉運使元帥揚言直抵徐州大義不為深重寶應御史河南轉運租庸使明年戶部員外御史河南江南轉運使廣德庫部郎中河運不通京師鄂州刺史團練使西租庸沿江轉運使西節度使忠臣奉法設防商賈兵士行人威名致死司馬

監察御史轉運留後檢校郎中御史轉運留後江西明年檢校秘書刺史天寶泉州御史詔書寧強不能事權執政以為默默不得:「不時在於退!」居家親友一朝奉天秘書興元庶子德宗京師:「可以。」東都貞元秘書監致仕

好學諸子家道通達未嘗服藥諸子:「君子直道而已無為。」貞元十年十月七十九

濟源主簿刺史剛直廉使泉州參軍奔赴號泣上訴御史:「塵埃。」知名京兆曹參殿御史御史東都

觀察使不及其事御史持平不許參與小事不受指使御史使詣闕登聞鼓三司使郴州刺史刑部郎中因次德宗御史延齡屬吏延齡不許延齡不平刺史

即位宣州刺史御史觀察使永貞元年十一月五十八工部尚書

行人父母尚無家法兄弟指使笞責僮仆

第三至今補闕給事時政得失未嘗元和使笞掠死者轉運私鹽系囚內官招討使自古太子庶子刺史未幾

員工文辭節義東都留守從事檢校員外文集

兄弟令譽滋味有格醍醐近代士大夫家法

清河武城進士賢良方正貞元渭南拾遺補闕延齡為時所知兵部員外舍人吏部明年禮部侍郎吏部侍郎

器重兄弟同時孝敬太常吏部尚書故事太常四部自私輿公卿以為元和十年三月六十二吏部尚書

進士

文學進士元和監察御史太和元年十月太子大將軍銓衡為時

太和大將軍旬日君子禮部尚書

進士集賢殿校書郎監察御史刑部員外資質神情不可不知以為靜默吏部員外不敢孤寒未嘗為時郎中

元和十三禮儀使學者共事判官吏部郎中十五諫議大夫

即位長慶轉給

即位講學舍人殿謝恩:「陛下有余未嘗。」:「請益。」:「陛下樂善延接儒生天下?」引咎退六經要道區分名曰》,人主二百銀器

禮部侍郎東都舉人貢士無非名士至大咸通輔相十數觀察使上供不足八十廉使常用政績觀察使西團練觀察使嚴刑死罪江湖之間上下千里廉車有余遂寧開成元年六十九吏部尚書

令譽昆仲不及

太和進士舍人大中禮部侍郎西觀察使鄂州刺史觀察使終於

大中十年進士使尚書郎咸通十三選拔頗為得人禮部侍郎湖南觀察使

進士監察御史郎中太和翰林學士舍人學士工部侍郎集賢殿學士知禮兵部侍郎吏部

文宗:「吏部安得?」:「可以商量。」:「不肖安能?」:「等比如何?」:「相當可否。」:「?」:「邊遠。」:「不肖邊民疾苦可知朝廷遠近得人。」吏部侍郎

開成宣州刺史御史觀察使太常七月中書侍郎祿大夫會昌李德裕弟兄相位方鎮太子

扶風司馬代宗拾遺進士處士隱居節操後學春秋門人三十四史記》。貞元蘇州刺史吏部侍郎京兆拾遺御史使秘書監判官:「陛下即位二十拾遺陛下二十判官?」德宗御史

柳宗元劉禹錫:「不可知者。」:「如何?」:「去年傾動一時此時逡巡路旁江南形勢安得路旁?」

即位員外御史刺史節度使山南東道節度使檢校兵部郎中御史紫金宰相吏部郎中刑部郎中御史

八月淮南術士宿安邑翌日以上湖南觀察使刺史觀察使黔中大水城郭於是作亂不能九月刺史刺史經略觀察使五十

不顧生死大用

中行十四進士廣陵結廬種樹講學二十不出貞元十四節度使遣人掌書記杜佑淮南校書郎節度參謀元和湖南判官御史水部員外刺史潯陽臨川郡守國子祭酒致仕元年七十會昌黃州刺史

貞元進士秘書校書郎東都留守巡官河陽從事檢校水部郎中留守判官郎中澤州刺史國子祭酒長慶七十四大中秘書監

主簿吏部侍郎武昌推官西節度使殿御史澤州刺史使奉天登州刺史東都留守判官刺史六十三

元和進士從事掌管使御史員外刑部郎中元稹觀察浙東使檢校秘書御史武昌五言詩昆仲之間為時溫雅不能持論之際白居易囁嚅」。終於六十知名

後魏之後公房曾祖進德太子中昌明荊州石首

進士襄陽掌書記從事湖南刺史士卒三千謀殺揚州家屬其間逆順利害請罪觀察使不從虞部郎中

元和衢州刺史政績越州刺史御史大夫浙東團練觀察使貞元皇甫浙東福建兵亂觀察使權益三千三十仍舊均一貧富為己任

給事舊制群臣:「不必群臣臣下天顏可否幾何?」戶部侍郎

元和十年刺史山南東道節度觀察使襄陽鄰接節制

襄陽討賊既而罷兵襄陽軍士家口士卒既而過於不時禁軍內官貶官中人所以使曲直太子賓客

十三散騎常侍東平未幾京兆國子祭酒

十四刺史節度觀察處置使大軍約束賞罰號令數百

長慶元年討賊不許行營奉詔發兵諸軍檢校吏部尚書鳳翔節度使京師刑部尚書長慶正月六十三一日僕射

寓居江陵與其安貧講習誌業兄弟君子

清貧舊業學力進士秘書校書郎德宗拾遺翰林學士元和詹事府御史大夫殿御史兵部郎中文翰京兆宰相友善澧州刺史太常知禮取舍選士罰俸明年禮部侍郎人情改為刑部

名位不理長慶二月工部尚書知名華州刺史檢校尚書僕射

字元河中學術聞達四十不易江西觀察使從事使者福建觀察使從事殿御史泉州刺史

節制從事監軍使泉州附會權勢構成使按問無辜不從泉州盛氣賓客從容未可退佛寺如是總之操心不動搖杜佑淮南辭職寓居江湖

福建觀察使其事使浙東御史刑部員外河南刺史浙東觀察使政績辭官長慶元年十月散騎常侍

身處宗族歿之後兄弟知名

進士寡言於是大理評事拾遺補闕水部兵部員外兵部郎中

輔導皇太子嗣位聽政左右:「小子大寶先生。」叩頭:「不足大位輔弼賢能。」殿工部侍郎集賢學士刑部侍郎如故

:「?」:「先聖仲尼發明天人極致萬代史記成敗得失興亡得失是非不可經典。」:「《六經不一白首不能如何?」:「《論語六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