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Old Book of Tang 《舊唐書》

卷二百上 列傳第一百五十上: 安祿山 高尚 孫孝哲 史思明 Volume 200 Biographies 150: An Lushan, Gao Shang, Sun Xiaozhe, Shi Siming

安祿山 高尚  史思明

  安祿山柳城雜種胡人姓氏突厥巫師突厥少孤突厥將軍開元將軍突厥貞節收穫與其感愧兄弟

  二十幽州節度祿棒殺:「大夫打殺祿!」鄉人史思明威風畏懼不敢飽食

  二十八兵馬使都督使往來好言玄宗天寶元年節度祿使玄宗

  范陽節度河北採訪使如故採訪使之後使無私玄宗貴妃玄宗:「先母而後。」玄宗兄弟姊妹

  加大大夫朝臣抗禮祿祿祿以為神明盛冬祿:「?」好言喜躍大夫檢校」,反手:「!」玄宗以為

  晚年肥壯三百三十肩膊左右方能移步玄宗旋舞窮極壯麗金銀笊籬金雞載入河東節度

  十一長子太僕

  祿山陰范陽武城兵器保守戰馬五千牛羊三道節度史魚高尚掌書記西京耳目歸仁千年承嗣行間生口鷹犬不絕無聊肥大前後契丹莨菪斬首不覺度數十一八月祿河東十五契丹黃河三百契丹牙帳弓箭將士夾攻殺傷祿小兒二十走上扶持

  楊國忠祿十二玄宗使賄賂」,十三正月華清宮涕泣:「識字陛下楊國忠。」玄宗以為僕射隴右使侍郎總監使選擇奪得三月一日范陽四百范陽玄宗大怒十四玄宗觀禮

  十一月范陽逆賊楊國忠馬步十五夜半六十高尚千年天下承平不知朝廷震驚市井商販相次大將祿嚴肅不一

  十二月河南節度河北祿祿祿輿:「!」官軍夾道死者七千太守滎陽太守次於泥水將軍數百祿輿祿不敢東京留守採訪使判官河陽祿西使祿東京河南使西潼關追躡死者太守河東使太守

  十五正月燕國丞相五月南陽節度黔中嶺南子弟十萬葉縣六月出土門路嘉山河北歸降祿范陽潼關馬步靈寶西西潼關關門玄宗太子收兵靈武西京留守京兆屯兵十一月攻陷潁川

  祿不見及至正月動用日夜戶外持刀祿大刀祿所見床頭床頭不得:「我家!」哭泣宣言祿位於祿太上皇飲酒無度大小

  契丹部落十數祿黠慧祿血流祿因為閹人祿信用祿著衣抬起褲帶腰帶玄宗祿華清宮湯浴著衣

  祿第二祿善騎射祿偏愛二十廣陽太守玄宗祿兵馬使高尚懦弱言詞無序見人御史大夫

  二月肅宗鳳翔祿使使回紇結婚拔河八月回紇三千九月廣平西京死者

  十月攻陷睢陽乘勝廣平元帥陝西曲沃新店二十斬首三十東京其餘河北河內來歸三萬范陽一千三百而已成安百官旬日之內萬餘節度率眾歸順明年乾元元年德州刺史刺史宇文歸順河北諸軍使太清陷於歸順屠戮人心政事樓船長夜高尚剛直縊殺三軍不為天下兵馬使中外士卒

  九月肅宗節度步騎二十魚朝恩使使善射三千明日使求救史思明禪讓思明歸仁步卒三千及至築城穿三重樓櫓未有引水城中滿溢太清兵馬使思明節度使思明乾元正月一日思明年號

  十月二月城中人相萬餘一頭思明三月戰敗解圍河陽思明使閉門自守思明今日安可!」高尚:「。」:「見思。」思明思明太清三百思明思明引入三軍至於稽首:「負荷重圍大王太上皇。」思明:「不利為人太上皇討賊。」其四高尚縊殺

  祿父子朝夕術士:「三月西無憂。」

  高尚幽州雍奴本名乞食周遊寓居縣界令狐鄰里篤學歎息汝南:「舉事不能草根!」入籍兄弟刺史高尚京師三萬將軍引見高力士賓館丞相家事

  天寶元年領軍曹參安祿山掌書記出入祿臥內祿執筆在旁通宵祿

  天寶十一祿員外祿東京中書侍郎計畫祿以為顏杲卿土門聲言二十河北十七歸順顏真卿三萬賀蘭河北河南防禦潼關祿:「萬全無所畏四邊西不通河北萬全何在不須。」不得祿憂悶不知所為

  潼關曉諭祿:「自古帝王勝敗然後大事一舉四邊兵馬精銳不成收取數萬橫行天下十年有人隔絕相見憂懼數人豈不搖動。」祿:「無憂奈何?」:「不如慰勞。」飲宴作樂祿唱歌

  契丹人祿祿殿使封王殘忍殺戮祿使西京祿使因而

  史思明本名突厥雜種胡人姿鬚髮性急安祿山同鄉祿一日思明祿生擒祿幽州節度天寶戰功將軍軍事玄宗四十」。玄宗:「在後。」大將軍北平太守十一祿節度兵馬使

  十四安祿山思明饒陽十五正月思明顏杲卿饒陽二十九不能出土思明解圍列兵使其後束草祿范陽留後歸順留守思明征戰在外四月節度萬人土門思明退保五月思明沙河思明嘉山思明大敗走入潼關肅宗使河東兵馬入土思明隨後並行設備北平妻子二千

  思明精銳戰士河間四十顏真卿使二千河間二十勁烈鼓聲以至思明東京使平原兵馬渡河清河太守祿將軍安祿山思明使思明把臂飲酒饒陽河北五萬渡河青州便回紇二千范陽范陽閉門然後太原千里正月思明范陽上黨兵馬十萬太原使地道戲弄城中地道中人以為地藏菩薩」。思明十月會安祿范陽百餘不能祿駱駝珍寶范陽不知思明不用

  安慶三萬不知思明三千然後

  使徵兵思明判官思明:「大夫不敢一言。」思明:「。」:「大夫祿祿兵權不服大夫無罪孝感皇帝聰明少康大夫使開懷之上。」思明:「。」五千范陽思明介胄數萬之一使:「將士不勝喜躍怯懦。」思明,使萬人河東節度肅宗范陽長史御史大夫河北節度使太守大官使將軍使殘賊

  明年乾元元年四月肅宗使使節度思明開獎以此無疑謀殺范陽婦人翻動思明以為有頃上京宣恩思明有所范陽思明其父子曰:「受命便節度!」思明思明朝廷鐵券:「鐵券不了不可。」簿數百思明:「